非注定姻缘    男方已变莫伤感

命运之神操纵我的爱情之里,还是我的性格关上了爱情之门?

民国九十年过完旧历年,廖小姐因为男朋友不是手机关机,要么就是电话通了,铃声一直响,却没人接,她非常沮丧来找我,但是我看到她的男朋友变心了(因为我已经看到一个画面,一个男的骑着摩托车很快乐地去接另外一个女朋友下班、彼此肢体的动作是很亲昵的),但是我跟她初次见面,看到她如此的沮丧,我也不好直接告诉她我看到的“画面”,所以我就建议她,去问认识她男朋友的朋友,打听她男朋友的近况,同时我还是很婉转地告诉她:“如果你给他机会,他又不回电话,以我多年卜卦的经验,要嘛他觉得你不合适,不然他就是对你已经没兴趣,已经变心了,你不是他心中理想的对象。”

廖小姐后来真的去找他们彼此的介绍人,才得知她的男朋友去唱KTV时,带了另外一个女朋友,因此当廖小姐隔一个星期又来找我的时候,心情更难过了。那天她有预约,带着一盒水果来谢谢我,并问我:“老师,你看到了,对不对?”我就反问:“你去问到了什么?”她就告诉我,介绍人要她不要联络了,因为那个男的过的很好,已交了另外的女朋友,她接着又追问我:“老师,我是不是不用等待?”我就说:“对。”

廖小姐又跟我说,上次她来,我给她的那张卜卦结果的单子,她一出我的门,才走到路口,她就怎么找都找不到,她还到车上把皮包里的东西全倒出来找,那个写着卜卦结果的红包袋,依然找不到(我通常都会用一个红包袋装好,让卜卦的人带好,也好保存,而且红包袋对我来说,也是珍惜每一个来到我面前的人,同时,也是让离开的人讨一个喜,带一个福气离开),我就跟她说,那张单子上写着她男朋友的名字,连出我的门都会掉了,可见真的没缘分,她跟我说,这几天她难过得一直哭,并又问我:“老师,这是我欠他的吗?”我说:“其实,你跟他不是注定姻缘,注定姻缘就是怎么跑都跑不掉,你一定会嫁给这个人,这是选择的姻缘,你不用这么难过,其实你谈了五次恋爱了,你不用这么难过。”我一讲到这里,廖小姐就很讶异地问我:“老师你怎么知道?”

 

有缘千里相遇   买东西良缘牵

     接着,我叮咛她,五月前她一定记得把自己弄得美美的,六、七、八、及九月,一定会遇到不错的对象。结果,真的在六月五日,认识从国外回来的一位男士。那天她到光华商场买东西,原本廖小姐要拖他人帮她买,但是那个人因故无法帮廖小姐的忙,于是廖小姐就自己去,她正在挑选时,那位从国外回来的男士以为她是店员,就问她相关商品的事宜,后来才弄清楚,原来廖小姐跟他一样,都是来选购商品的,之后男士就主动跟她聊起来,四个月后两人就结婚了。

 

交往一年之牵手   问卜爱情心低落

后来廖小姐介绍一个从事幼教工作的陈小姐来找我,她除了问工作相关事宜之外,主要是想要了解,她已交往一年的对象李先生,彼此的未来会如何?我听了之后,就反问她:“那算交往吗?”陈小姐一听我如此反问,就想了一下说:“对啊,老师你这样一问,我也在想,那算交往吗?那怎么才算交往?”我说:“拉拉手,看电影啊,他会想要亲你啊,甚至想要住在一起,想要结婚啊!”她听了我如此举例描述后就说:“我们有拉过手啦!”我听了就对她和她口中的男朋友是如何牵手的问得更仔细,而我为了让她了解,还用双手表演不同不同亲昵程度的牵手状态,她就告诉我,只是在过马路,灯号快变红灯时,那个男的拉了她的手一下,并提醒她过马路时,要加快脚步。我一听,有些惊讶地反问她:“交了一年,才如此喔?那这样遇到红灯他拉你的手的状况,一年中遇到多少次?”

陈小姐一听我这样问,就说:“老师,你这样问,我很尴尬呢!”可是她一这样说完,就很认真地回想,真的要数一年这样的状况发生多少次,我看她这样直的个性,我就赶快制止她,要她不要数了,我为了让她放松,就半开玩笑地问她:“那你是不是要找红路灯,才牵手啊?那最好是到中华路那样红灯多的地方约会,牵手的机会才会多啊!”她听玩,又很直地反问我:“喔,那一定要找中华路吗?”这时,我就忍不住逗她:“还一个地方,那里有火车铁轨,当火车平交道栅栏一放下来,时间足够到可以将车子熄灭,在火车上谈恋爱。”她一听完,就说:“真的喔,我从来没有去那个区域活动过耶!”

从这样短短的对话中,我发现她很单纯,很直,再加上是幼稚园的老师,真的童心未泯,接着我又问她:“你都不会主动拉他的手吗?”她说:“他都走得很快。”我问:“你都穿高跟鞋对不对?”她就点头说是,我就告诉她:“下次你穿布鞋就追得到了。”一说完这句话,我又担心她很直的性格会开始认真地往这个地方去想,我就立即加了一句:“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啦!”同时我也发现,讲到关于感情的事,我都没有在她身旁看到任何画面,而且跟她讲话的过程中,我的心情莫名其妙地愈来愈低落。我帮人卜卦这么多年,很少发生这样的状况,除非那段时间,刚好遇到我的家人—例如母亲的身体状况不佳,正在生病,才会发生这样的状况。

 

男不主动女害羞   坎坎卦中指情路

讲到这里,陈小姐就瘪着嘴忍着要掉下来的眼泪,跟我说:“老师,听你这样讲,我好像真的很白痴,我看也不用卜卦了。”我立即安慰她:“不要难过,还没有卜卦,也不知结果,卜了再说。”她告诉我,她没有勇气面对卜卦,又同时跟我说,她和这个男朋友在一年的交往中,曾经没联络一段时间,期间也经由他人介绍,又认识另外一个男的,但是出去几次看了几次电影,另外一个男的就音讯全无,但另一个男的比较小,又差三岁,再加上他家忌讳三、六、九的岁数,因此另一个男的没有再联络,她也就不那么放在心上。说到这就问我,男女之间真的差三、六、九的岁数是不好的吗?我就答:“没有。”她又继续追问我:“那看农民历上哪个生肖配哪个生肖,准不准?”我说:“……有的好准,有的刚好不准,但,不准的比较多啦,仅供参考。例如,我这里也有那种差两岁的很棒结婚,结果搞到后来还是离婚了,还有的差八岁会很发,但夫妻差八岁却负债累累。”接着她就卜卦,她才一卜完,我就发现她背后呈现灰色的色调,而她卜到一个“坎坎卦”,我看了这个卦象,就跟她解释,她的男朋友很难主动,再加上她又很害羞,也很难主动,最重要的是,男的不主动很麻烦,因为即使她主动靠过去,那个男的一直都不动,是没办法更进一步的。她听了我的解释,就跟我表示,她愿意尝试,因为她想要结婚了,加上周边的同学都结婚了,所以心里有点急,而以她目前所接触的环境,并没有其他条件不错的男生。听完她这样说之后,我就坦白地跟她说:“我觉得你会很浪费时间,因为不是一个困,是有两个困的现象,很困难,几乎没有希望,最重要的这个男的没有准备好,他对于自己要什么样的对象,从外形、性格到从事哪些行业,他完全没有概念,而且从卦象也看到这个男的没有一般的男性朋友或男性同学。”她听到这,就跟我说,这个男的除了在研究室,就是在工作,要不然就窝在图书馆里,他好像是独行侠,我听到这里,就提醒她,关于这个男的个性,她要去了解他的家庭,说到这,我就问她:“那你不了解他的家庭?”

 

劝君莫白费力   固执性格强努力

她就跟我说明,他父母感情不是很好,他的母亲跟外婆住在一起,我又继续问她,她有没有去过男朋友的家,她就对着我摇摇头,我有些惊讶地反问她:“一年了,只拉几次手,又没去过他家,那也应该真的是没有准备好,因此根据这个卦象,我劝你不要去努力。”但她却依然坚定地跟我说:“老师,我很想努力,有没有什么办法?”我听到这里,就了解她的个性不仅很直,也是很固执的,我只好想了一下,跟她说:“他没有时间聊天讲话,你就偶传简讯,以及用写信的方式跟他联络,因为现代人不大写信,他收到信,或许会感觉别有一番不同的味道。”然后,我还是再度地强调:“我劝你不要努力啦!”

    说到这,她就拿起皮包准备要离开了,我不解地问她:“你不要问了喔?”她不解地问我:“我好像讲很久了耶!”我就说:“你可以问完啊!”她说:“我也不知道问什么?”我说:“你可以问,下一个男的会不会更好?或是什么时候会出现姻缘?”她听完后,依然以坚定的口吻回答我:“不用,我还是努力看看,两个礼拜再来找我。”但她隔了三个礼拜,她才打电话跟我约,见了面她就告诉我,她传了一个星期的简讯,每天传两次,内容都是简短的关心之语—因为我有提醒她,简讯的内容,不要问男的在干什么,因为男生通常不喜欢别人管他干些什么。她传了一个星期的简讯之后,她的男朋友就回了一通电话,只是很简短地说:“我很忙,有空我们再聊。”就将电话挂断了,接着她又打了四次电话,第三次、第四次聊的比较多,都是男的在谈他在医院为病人看病的事,以及他写了什么内容的实验报告,但都没有提到要与她一起出去约会的事。我听完她的叙述之后,我就问她:“你不觉得真的很难吗?”然后它却回答我:“至少我打电话,他没有挂电话。”我一听就说:“哈,挂电话就很惨了呢!一般朋友聊天都会有很多话题,但你们谈话的内容,感觉上好冷喔,今天,要不要我帮你卜个卦看看,什么时候会比较好?”她听了,依然说:“不用啦,我还是在努力看看。”

 

关公送月桂树  梦中未说明如何用

在隔了两个月,她好不容易约到一个礼拜天的晚上卜卦,而我在前一个礼拜六的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在我的办公室桌前想事情,关老爷端了一盆月桂树走进办公室给我,给我之后转身就要走,我看着那盆树,就在想:这是什么?我对着关老爷问:“关老爷,这是什么?”关老也就转身跟我说:“月桂叶啦,反正你会用到的啦!”我一听赶紧追问:“要怎么用?”这时,关老爷却回答我:“我来不及了!”一眨眼,关老爷就不见了,在梦中,我从我的办公室走出去来到佛堂关老爷的神像前,对着关老爷的神像问:“关老爷,您有这么忙吗?”在梦中,窗外的天色是黑的,我凝视着关老爷的表情,依然是威风凛凛。

这时在梦中,我就想:现在我应该要睡觉了。想到这我就整个人醒了过来,醒来之后,我还在心中自言自语:月桂叶到底要干什么?上完厕所,又躺回床上继续睡,又接着做梦,梦到有人按门铃,在梦中我还想这么晚,怎么还有人来?一开门那个人对我说:“老师,你不是要我拿相片来,并要用月桂叶才有效吗?”我就拿了相片把门关上,转身走回屋内,梦到这我又醒了过来。

到了星期天的晚上八点,陈小姐依约前来找我,她一走进我的办公室时,我还以为我眼花了,因为我看到她的头上顶着一盆月桂树就走进来,她一坐下就告诉我,她昨晚梦到我,要她带相片来,我听了愣了一下,接着就反问她:“我上次有要你带照片来吗?”她说:“没有,但我昨天梦得很清楚,我以为你今天会用到相片,所以我就想准备好像片带来,你还告诉我要三张,两人单独照的表情一定要笑到看得到牙齿,另外一张是我今天特别去弄的,因为我只有他的独照,因此我今天到照相馆,请照相馆特别帮我设计一颗心,用电脑合成两个人一起放到心中。”不过仔细看相片,依然可以看出两张单独的照片合成在一起的。

这时,我只好跟她说:“你先把相片留下来,晚上关老爷跟我讲之后,我再告诉你下一步骤,可能是要用爱心这张,但照片是合成的,背景不同,会不会又是两个困卦?”她一听我这样说,就以略带紧张的语气跟我说:“老师,你不要这样讲,他人满好的,没什么坏习惯,就是研究报告,然后就是在医院工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