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头红线显 喜孕已在身

婚姻生活是很浪漫的杀手  还是浪漫隐身在日常问候中?

陈阿蒂当时是带着她的小女儿来卜卦,是来问身体健康,当时她的小女儿在国外做人力中介的工作已两年了,陈阿蒂来就要我帮她看身体健康状况,由于她是一个很乡土、很有生命韧性的人,因此她心中有什么会讲什么的,她就说:“我命怎么真么不好啦?我的身体这边酸痛,那边酸痛的,还有帮我看看我这个女儿什么时候才会孝顺啦?”

她小女儿坐在一旁,就露出“怎么会讲到我身上”的表情,我就看了她女儿秀宜一下,发现她额头上的刘海很长,并且看到她额头上无形红线,接着我在算陈阿蒂的时候,秀宜因很热就用手拨额头上的头发,我有再度看到她二头上的红线,我就问她:“你从国外回来多久了?”秀宜就说:“回来不到一个月。”她刚又开始上班不到两个礼拜,我心里就肯定她怀孕了,这是她妈妈陈阿蒂就开口说:“老师,您都不知道,她根本没有心工作,一天到晚打电话啦,我现在把她护照都收起来了,她还一天到晚想要跑,想要跑国外,我这么老了,她还不回到我身边孝顺,她哥哥在外地工作,姐姐嫁的也不好,我怎么这么命苦,没有让她嫁个好一点的,我自己也可以享清福。”我就说:“嫁给有钱人,也要有条件。”

 

拿金饭碗出生  天生嫁入豪门

阿蒂一听我这样说,就对着她女儿说:“对啊,你听到没?老师说,嫁给有钱人也是要有条件,像我们这我有的条件,怎么嫁给有钱人?”事实上,阿蒂的女儿长得很可爱,但不是美女型的,体型是属高胖型,阿蒂接着就问我:“老师,有没有人命中就是会嫁个有钱人?”

我说:“有,她福报很大,拿金饭碗出生的,就是要嫁入豪门的,这是很大的善果,真的有,还有就是要修口,我觉得你对你妈妈讲话不客气。”我才一说到这,阿蒂就立刻接口对她女儿说:“你看,你看,老师都讲了。”这时秀宜露出小女儿的任性,对我说:“可是她也是这样每天炒得要命,每天就一直骂一直骂,烦死了。”我就说:“你们俩就像机关枪一样,班来班去。这样子啦,大姐你去外面坐着,我跟她讲一讲。”阿蒂就问:“我不能坐在这里?”我说:“对啦!”阿蒂又自顾自地碎碎念了起来:“好啦,好啦,我自己就任分一点,不让我听,我就不要听啦,有什么了不起?我也不想听啦,虽然我书读不是很多,但道理我也懂,你眼睛一眨,我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啦,但,讲大声一点,我在外面才听得到。”话讲完,阿蒂的人也走出我的办公室,秀宜就对着她母亲大声地叫了以声:“妈啊”我就故意扯着嗓子说:“我现在要开始讲了,有听到吗?”阿蒂就在办公室外面大声地应:“有,有,有!”我就继续声量放大一点问:“还要在大声吗?”阿蒂就立刻说:“可以,可以。”我又再说:“等我讲完,我嗓子也哑了。”阿蒂说:“没关系,我去买润喉的要给你吃。”

秀宜一听她母亲说完这句话,就无力地趴在我办公桌上说:“老师,你知道我的日子多难过了。”我说:“我了解,可是妈妈是爱你的啦!”

 

男友不负责任   分离三十天就变心

接着我就把音量放得很小很小地跟秀宜说:“这段不能大声,你怀孕了。”秀宜很难过地哭了起来跟我说,她前两天去买验孕的用品验、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要我帮她再到国外去,她觉得自己目前这个工作不会坐太久,于是我就要她再卜一个跟感情相关的卦,问秀宜的男朋友是否是个会负责的人,结果却卜出一个“坎坎卦”我看了卦象我就问她,她是否有跟她的男友联络?秀宜就告诉我,有,这时我就试着要寻找画面,事实上,我在帮人卜卦看风水时,甚少主动地想要寻找画面,当我的眼神在搜寻时,秀宜觉得有些奇怪地问我,我到底在看什么?我只好跟她说,她的发型还不错。

看了半天,我并未看到任何画面,这时我就问她,她男朋友是否知道她已经怀孕?她跟我讲还未跟他说,我就问她为什么不跟男友说?她就跟我表示,她想回到国外再说,在电话中讲不清楚,我一听我就说,她是不敢告诉她男友,她怕男友不承认,她一听我这样分析,她哭得更伤心了,她还告诉我,原本她打算从她妈妈那把护照偷出来,然后不告而别,我就劝她,这样她母亲会非常伤心,而且她父亲过世后,她母亲就很孤单,还要照顾孙子以及父亲生前的一个好友,事实上是很辛苦的,

秀宜就表示,只要给她妈妈钱就好了,她觉得她妈妈很计较钱,我就告诉她,她母亲很计较钱,最终都是用在儿女身上,事实上她母亲都很省,秀宜听,想一想,也认同我的分析。我继续用卦象跟秀宜解释,即使她回到她男朋友待的国家,她男朋友也不会要她,因为坎坎卦,两个都是阻碍卦,完全没有希望,我坦白地跟秀宜讲,她国外回来不到三十天,她男朋友就已经变心了,即使她回去她男朋友身边,她男友也会要将小孩子拿掉,我说,最终她都要因为拿掉小孩而造一些业,另外,如果她觉得造业不好,就将孩子生下来送给不能生的人收养,她一听就告诉我,还没有把孩子生下来,她可能就已经被她妈妈打死了,她表示母亲虽然书读的不多,但是对于女德很重视,因此连她交男朋友,她母亲都不认同她交这个又换那个的做法。

不过,我还是特别强调,如果她要再到国外去,除非她是想要到国外好好发展,否则她现在回去,一定会想要把她男友给杀了,因为她看到她男友变心,她会很生气,她听我这样说,她表示,光听我这样分析她已经很受不了,哭得很伤心了。即使如此,她还是问我,卦象会不会错了,她要重新卜一次,我就说不行,但她还是不断要求我,我想一想就答应她了,前后隔不到二十分钟,第二度卜出来,依然是坎坎卦,而且六个铜板滑下去的跳法居然是一摸一样,连她自己看了都愣住,我就跟她说,要她打电话给国外男朋友,跟她男友说她怀孕了,同样跟她男友表示,因为怀孕,她要回去跟他结婚,并把孩子生下来,看她男友的反感。

 

情爱之乐的幻想  认不清男友的为人

     于是她就按照我的方式去做,后来她打电话告诉我,她男友听到她怀孕的第一句话是:“怎么会?”她就反问她男友:“怎么不会?”接着她男友就在电话另一头哭起来跟她说,她回来先工作,先赚钱,不要考虑生小孩的事,也不要考虑结婚,因为他们还年轻。秀宜在电话中很伤心地跟我说,对于这段关系她还想要试试看,她不能明白,她才回来没多久,为何对方会变心这么快?我就劝她不要再试了,我告诉她,她男友还有其他的朋友,但是她还是跟我说,她和男友在一起一年多,很相爱也很快乐,她实在不能相信她男友变心了,我就在电话这头跟她解释设法让她明白,一个人可以在短暂时间变心,对于多相爱都要打上一个问号的。

     我又问她,当她要回来的时候,是否有跟她男友表示会再回去?她告诉我有,去就跟他说,她男友都已经跟她讲了,还年轻,先赚钱,不适合有小孩,还有这个男的还用你的钱。她听到这里,就替她男友解释,其实她是她自己的愿意,而且她男友钱赚的比她多,我说,既然他赚得比较多,他家又在台湾,照理说她男友多少会愿意帮助她在台湾的家庭,他有没有想过她要寄钱回家,帮助家里?秀宜就告诉我,没有,甚至有一次她要汇款回台湾,她男友还问她干吗要汇钱回家?他不断地骂她,说不需要如此做,我就告诉秀宜,她男友觉得她会照顾自己,不需要他照顾,因此觉得跟秀宜交往不麻烦,而勉强跟她在一起,这个爱很不稳固,因此秀宜回来没多久,她男友就变了。

     这通电话结束后,再过了一个星期,秀宜又打电话给我,电话一通,她就在电话那头不断地哭,哭完了之后,她就告诉我,她男友真的有了别的女友,我就安慰她,也不需要责怪她男友,只能说是自己没有看清楚她男友的性格与为人,况且是她真的回到她男友身边把小孩生下来,也太危险了,我就在电话中问她,她现在要怎么办?她就告诉我她自己去医院将孩子了。

 

粉红光芒热恋中   性格不合断恋情

     我就劝她还年轻,可以再去读书,于是接着两年,她就专心在台湾工作,之后,我到高雄去,她都会很热心地到机场来接我,有一次她来机场接我的时候,我看到她的左右两边都有粉红的色彩,这是谈恋爱很快乐的色彩,我就对秀宜说:“喔,谈恋爱了。”她有些害羞地回答我:“老师,好讨厌喔!”我就很关心地问她是什么样的男生?她就告诉我,只是刚认识,是公司的同事,比她小一岁,当时秀宜是在做跟人力资源相关的工作,她就要我帮着她对新的这段恋情卜个卦,卜出的结果,我看了卦象是“小序卦”,我就跟她讲不是一段适合她的情感,而且还有女祸,阻碍的是女生,我就问她:“你是否去过他家?”她说:“没有。”我就建议她最近找机会去那个男同事家看看状况,我告诉她,这个女祸应该是这个男的妈妈,还有她要去看一看之前的女朋友断了没有,我才一说到这,她就以十足肯定的口吻跟我说:“没。”我一听就反问她,“没?那你怎么会拍拖?”她说:“可是他不喜欢他女朋友了啊!”我说:“不能这样。”她问我:“这样也有罪吗?”我说:“可是他没有断啊!”她说:“他在努力地断。”我说:“那你要不要等他断完之后,再跟他交往?不然他那个女朋友会想不开。”她问我:“真的吗?真的会想不开吗?”我说,“这个女生和你男友交往很久了。”

     又隔了两个礼拜之后,我又去高雄,这次秀宜没有来机场接我,我就主动打电话给她,她在电话中告诉我,她失恋了,她真的去男方家拜访,因为男方的父母及弟弟很反对,觉得她的外形很“大支 ”,也非男方家理想的对象,男方的妈妈也趁男的不在时,跟秀宜表示,觉得自己的儿子应该要跟交往很久的女朋友结婚,并跟秀宜说:“那个交那么久,可怜啊!”似乎在暗示秀宜不应该介入,秀宜听了很难过,我就问她这次是怎么谈分手的,秀宜就告诉我这次有智慧了,以平常心处理,她就很认真工作,男的再约她,她都不再有回应了,她还跟那个男的说,他应该回去找他女朋友,秀宜跟那个男的说,她不想要做第三者,除非他跟女朋友分手,但秀宜也坚定地表示,也觉得彼此不合适,因为最终她自己还是想要到国外发展。没多久,那个男的就离职了,后来秀宜告诉我,她觉得那个男的满喜欢她的。

她表示,最后会看开的主因,是因为我要她去男方家看一看,她去男方家后发现,男方的家彼此感情冷淡,都不交谈,而秀宜是生长在一个想什么,就说什么的家庭,她觉得处在这种什么话都不说的家庭,自己一定会闷死,她还强调:“我是一分钟不讲会死,我妈是半秒钟不讲会死。”

 

两厢看对眼   大红光芒喜事近

     到了民国八十八年,秀宜又找我卜读书的卦,但我一看卦的结果,我就跟她说,她并未准备好要去念书,一直到了民国八十九年,她才开始读夜间部,白天念书。

     有一次她特别从高雄到台北找我,她表示,因为从未来过我台北的家,但我听她这么说,觉得奇怪,我就直接问她,“不会是为了找男人,顺便来看我的吧?”她就说:“老师,你好坏,对啦!”她交了一个男朋友在台北,我就问她,她不会是要嫁来台北吧?她说不会,那个男的是高雄人,在台北工作,姓陆。我一听,我就跟她开玩笑说:“你的感情真的来的快,去的也快。”她说:“老师,哪有?我中间已经停了很久没有交男朋友。”

     当她与我面对面坐在我的办公桌前,我就跟她说:“可以结婚了。”她问我:“真的吗?他没有钱呢!”我说:“你跟我认识到现在,我从未跟你说过,你会嫁给很有钱的,但这个人很上进,满认真的。”她说:“是啦,可是我很胖   。”我说:“他就喜欢胖的,他真的很爱你。”她不太相信地问我:“真的吗?”我说:“真的。不过,你不要再胖下去,稍微瘦一点比较好。”结果,交往半年,陆先生就调回高雄,她真的跟这位鲁先生结婚,生了两个女儿,秀宜在怀孕生产前后,体重都高达一百一十公斤左右。

她结婚后,我到高雄还去她的家看过,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秀宜的先生,长得不仅帅,而且对她真的很好,可是我还是全秀宜,要节制,不要再胖了,秀宜就对我说:“谁讲我胖,我就会很生气。”这时她先生就对着她说:“不会,你好可爱,你好可爱啊!”我看陆先生这样的反应,我体会到他真的对秀宜很宠爱。

 

浪漫幻想玩男人   玩心一起不顾家

我私底下跟秀宜说:“你不能变心喔!”她听我这样说,不解地反问我:“老师,会吗?是我会变心吗?不会吧,我怕他,变心。”我说:“不会,是你会变心,你要记得我这句话。”我会这样提醒她,是因为从第一次她来找我卜卦,从她的八字中,可以看出她的个性爱幻想,又爱胡思乱想,并且还很固执,同时又懒又没有自信,例如她想去逛街,常到路途的一半,就觉得很累,不想去了,因此我曾因为她太懒的性格而跟她说,怪不得她会胖。她又很浪漫,如果她先生没办法符合她的期望与需求,这样就容易心往外发展而走错路。

去年,生完老二之后,秀宜就继续上夜校将未完的学业完成,晚上下课后,其他同学都还可以相约去玩,秀宜发现自己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就觉得有些不平衡,玩心也因而又被勾起,所以就为了和同学一起去玩,常常和先生争吵。秀宜的母亲阿蒂就打电话跟我说这样的情形,我看了电话旁的罗盘,就看到秀宜跟她的先生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男的,另外那个男的色调,是有些灰蓝的色调,我就跟啊地说:“不是玩心呢,是玩男人呢!”阿蒂在电话那头一听,就噼里啪啦滴说:“要死,这个女孩要死了,老师,你看清楚一点,真的吗?”我说:“真的。”阿蒂就在电话那边骂要死了、要死了,边哭了起来,说:“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我说:“你要秀宜打电话给我。”阿蒂说:“她不敢啦,老师你帮帮我啦,她已经是两个小孩的妈了,老师,其实她先生和婆婆对她很好,怎么会这样?到时候被抓到就很惨,一定会被踢出家门啦,她命也不错,砰砰结婚,砰砰生了两个孩子,砰砰买了房子,秀宜就是不爱带孩子,也玩到三更半夜不回家,唉,怎么会这样?”我就听她在电话那头讲个不听,在她停顿空档,我说:“是你女儿的错。”后来我就请秀宜的姐姐要秀宜打给我。

 

已婚要过未婚生活   不满之心自找烦恼

     一个星期之后,秀宜才打给我,在电话中先绕弯聊生活的近况后,我才问她:“你好不好?”她说:“老师,你说呢?”我说:“你不乖喔!”她说:“唉,老师,你看到了。”我说:“对,你有男朋友了,          几年次的?”她说:“比我小很多。我说:“你都爱幼齿的喔?”她说:“老师,你不要这样讲啦,我也不知怎么会这样啦,老师,你一定会骂我。”我说:“我当然会骂你,之前我就跟你讲,你不准变心,你还说是你先生会变心,结果,是你变心。”当我这样讲时,她就说:“是我先生每天嫌我,跟我吵架、骂我,我才故意的。”我说:“怎么样故意?故意不回家是不是?”她说:“对啦!”

我说:“那你妈妈知道不知道?”她表示,她母亲只知道他们夫妻俩常吵架,我就跟她说,她活到现在,过去一直因感情而辛苦,既然已经嫁个好老公,就要安分守己才对,她说:“老师,我觉得我太早婚了。”我就说:“已经结婚,就不能讲这样的话。”她还跟我抱怨,找她先生去看电影,她先生不想去,找她先生出去玩,她先生表示要带小孩一起去,她说:“我就不想要带小孩一起去啊!”我就跟她讲:“这就是你的问题。小孩生了,你又不想要带小孩,你就想要浪漫嘛,你晚上想要出去唱歌,他累得要死,他当然不想出去啦!这不是有小孩的人想要过的生活,偶尔可以,而且他已经做到偶尔了。”她说:“也是啦!”我说:“你看,真的你很坏,你不仅要求每个星期六、礼拜天,甚至你还要求礼拜五要出去玩。”

但,她还是要我帮她卜个卦,是她先生比较好,还是她现在这个正在交的男生比较好?她对于自己这样的要求,问我:“老师,我这样是不是很丢脸?”我说:“之前,我已经提醒你会变心了,既然已发生了,如果你真的跟另外那个男的有缘,那也没办法,你明天下午再给我打给我。”

 

只是玩玩为性爱   回头柔情挽夫心

   隔天下午,她真的很准时地打给我,我从她打的行为,就明白她真的很在意要知道答案的,我跟她说:“还是你先生比较好。”她问:“真的吗?”我说:“你新交的朋友,只是因为没有玩过,觉得很好玩,是好玩而已,也不会真心。”我还跟她解释卜到的是“水雷卦”,我说,又遇到水,又遇到雷,会被雷公打死,我跟她说,男人找女人,一般世俗的说法,是觉得这个男的很有办法,但相反的,女人找男人,话就很难听了,就说这个女人“讨客兄”。

后来她真的发现,那个男的找她之前,中午已先去找过别的女人了,由于秀宜疑心很重,后来她还跟踪这个男的两次,终于证明那个男的和班上的一个女同学早已是性伴侣了。因而,她终于了解到我所说的,这个男的只是玩玩,是需求,而非爱意,她已发现自己错了,要回头了。

但当她要回头时,她却告诉我,因为她有时候没有回家,她先生就把感应卡换了,造成她进不了家门;她先生不让她回家,我就跟她说,你先生知道他被戴绿帽子了,怎么会让你回家?

没想到,隔两个礼拜后,她打电话告诉我,她先生在外面有女朋友了,都不回家,我一听,我说:“那不叫女朋友。”她不满地问:“老师,你为什么都护着他?”我说:“我没有护着我他,他故意报仇,报复啦,他上网交友。”她说:“他不是上网,他是上床了。”我说:“没有感情啦,他是下半身思考。”她说:“老师,他有那个女生家里的钥匙了。”我说:“你错在先,他错在后,你要把他拉回来,你要把家里弄干净,把小孩带好。”同时,我也教她,不要提外面女生的事,不论先生给她什么脸色,都要先忍耐,并且使出她最大的魅力,挽回她先生的心,让她先生觉得还是家里比较好。她问我:“有用吗?”我说:“有用,是你错在先,万一你先生追问你,你也不要承认。”

关于她先生外面的那个女朋友,是有一天,她先生自己跟她说,那个女的不只是有他一个男朋友,她钥匙给很多人,她听她先生这样说,她只是安静地听,也不敢接话。

后来,她跟她先生的感情渐渐转好,但我听她母亲说,她婆婆却对她念东念西的,于是我就主动打电话给秀宜,提醒她,她睡得晚,又起得晚,也不煮饭,不认真带小孩,因为太懒,她婆婆难免看不惯要念叨她,她一听我这样说,就说:“老师,都被你看到了喔?”我说:“对啊,所以你要改变。”而秀宜也接受我的建议逐渐地改变,而她的婚姻也恢复到过往甜蜜安稳的生活。

人虽然年龄增长了,身形也变成大人了,却依然像个小孩,在自我的喜好习惯中任性着,只要自己亲密的伴侣不符合自我喜好习惯的框架,就发脾气,就不满意,就失望,就指责对方错了,然而,当亲密爱人一直配合自己喜好习惯的框架,时间一久,对方就会觉得自己是喜好习惯下的影子,终究会受不了扮演没有个人意志兴趣情感的影子,而选择离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