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单纯气质好  该嫁年龄卜喜卦...

 

吴小姐从美国念书回来,是个个性很单纯的孩子,她的哥哥姐姐都结婚了,因此她的母亲就来找我,问她小女儿的婚事,我就要她母亲先问,她女儿是否可以嫁得出去,结果她母亲一卜,卜出一个喜卦,我一看卦象就跟她母亲表示,民国九十一年底到民国九十二年因该是会结婚。

     没多久吴小姐自己就来找我,吴小姐大约一百六十五公分,是属于气质美女,人看起来很有福气,当时有人帮她介绍了两个对象,一卜卦后,我就告诉她,她比较喜欢从事医生工作的詹先生,他们俩的年龄是相当的,因此我就跟吴小姐说,詹先生可能会嫌她的年龄比较大,因为她卜的是“风卦”,这个卦呢,若是詹先生信任的人,说吴小姐是合适的对象,就会打消他两个人同年龄的疑虑,若是詹先生信任的人,说虽然两个人是同年龄,但是女人会看起来年龄比较大,好像在娶老母亲,詹先生就会受到影响,也就是詹先生会受到他人强烈的影响,如随风摆荡。

吴小姐跟詹先生一起出去约了两次会,吃过饭看过电影,吴小姐觉得詹先生不是很热情,吴小姐告诉我,他们第二次出去时,詹先生告诉她,有很多人在追他,并跟吴小姐表示,他们比较适合做朋友,因此之后,吴小姐约詹先生出来,詹先生都以忙为由拒绝,我就问吴小姐,她很喜欢詹先生吗?她告诉我,因为詹先生是医生,她的父母就觉得医生品德不错,詹先生的家世也还普通简单,父母是公务人员,詹先生只有一个哥哥,吴小姐觉得自己个性很直,不适合嫁到大家庭,她母亲认为她若嫁到大家庭会吃亏的,吴小姐从小受到很好的栽培,不仅在国外受到很好的教育,并且会吹长笛以及拉大提琴,整个人散发出很有涵养的气质。吴小姐还曾买东西到詹先生的诊所去看他,但詹先生很生气,觉得她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诊所里,我听了就不解地问她,为什么她不能出现在他的诊所?吴小姐就表示,可能是她太直了,没有事先打电话给赞先生,她自己就想中午詹先生要吃饭,就买了一碗汤去,结果詹先生很生气地骂她,她就很快拿着买的汤走,但她又觉得把汤扔了很可惜,因此她又把一碗汤喝了,可是之前她已经吃了一个便当面,因此她就告诉我。那天中午她快撑死了,我听了她这样讲,觉得她真的是个很直、很单纯,很可爱的女孩。

 

前世姻缘卦   一见面生感情

     我问吴小姐她是否想要嫁给詹先生,她跟我表示,她母亲还满中意詹先生的,加上他年纪也大了,已经三十出头,我就建议她,让她母亲去找介绍人推她的好,我有建议她问卜,问她跟詹先生到底有没有因缘,同时我也帮她看看他们两是否有前世姻缘。但这时,我看到一个两手握着的画面,于是我就要她在卜卦的时候,左手拿着三个铜板,右手也拿着三个铜板,并且左手念着詹先生的名字,右手念着自己的名字,然后两手合在一起,在将铜板甩在桌上,结果当她甩铜板时,我看到她手势甩得很开,结果却是六个铜板如叠罗汉一般叠在一起,几乎成了一直线,我就跟她说,她跟詹先生是注定婚姻,也就是“谦卦”,是前世姻缘卦,我告诉她,他们两个一定会结婚,我说,他们两个一定前世有许愿今世再来,她听我这样讲,说她对詹先生并不是一见钟情,但是第一次见到詹先生时,心脏就很强烈地跳动两下,我问她,是不是被电到的感觉?但她说,不是,就是有一种感觉,但她讲不出来的感受。不过,她在国外交过一个男朋友,但是情感受伤很深,她母亲并不知道她这段感情经历,但这段经历让她不敢再去谈感情,也不敢再去看男人,要不是完成学业从国外回来,经她母亲的安排介绍,她也不会认识詹先生。不过,我也跟吴小姐表示,詹先生有好几个女的都很喜欢他,他心也还不定,并不清楚选择什么样的对象当老婆。

但是我跟吴小姐说,詹先生这样的心思不定,只要她愿意用心,花心思,他会慢慢改变的。

我就跟她讲,既然是注定因缘,我就请喇嘛去修他们之间的善缘,帮他们祈福,修完之后的三个礼拜,詹先生就主动打电话来约她,吴小姐就很紧张打电话来问我:“他约我了,我该怎么办?”我就鼓励她跟詹先生一起出去约会,并教她一些约会中,女孩子要注意的一些小技巧。这次出去约会之后,再隔了半个月,詹先生有再约她,然后两个人就真的慢慢地进入恋爱的状态。

 

先生不满太太身材   表明会交小老婆

后来,他们俩结婚了,结婚后,因为吴小姐并不会做家事,有一次她想煮一只鸡,因为锅子太小,一整只鸡太大,于是有三分之一的鸡身都露在外面,因此吴小姐不断地将汤浇到露出锅子外的鸡身,当然这锅鸡就煮失败了,詹先生就很生气地对吴小姐大吼大叫,骂了吴小姐一个小时,接着就把整锅鸡摔到地上,并且拿鸡扎吴小姐,吴小姐就吓到跑到我家,抱着我一直哭,哭完之后,我就带她到百货公司买个大的砂锅,并教她如何煮鸡汤,接着吴小姐就去学意大利及中国菜,要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

两人结婚之后,詹先生就跟吴小姐表示,他觉得被她骗了,因为吴小姐都穿塑身内衣,并且懂得用衣服的比例以及款式,掩饰臀部稍为宽大的比例,詹先生结婚后才知道她身材的真实面貌,觉得吴小姐的身材松垮垮的,因此满还失望的;但是吴小姐是个很保守的女性,因此婚后有关夫妻之间的一些闺房内的困扰,她都会打电话问我,因为她很信任我,同事也不知该去请教谁。

结婚后,因为吴小姐一直都未怀孕,因此新婚之后的生活,吴小姐常是哭哭啼啼的,她来找我,我就告诉她在几月怀孕的机率不较高,还帮她算好日子,去做人工受孕,结果就受孕成功,她生产的时候,她老公詹先生就送她去美国待产,而在她老公要单独回台湾的那一天,她发现她老公的手机在震动,就拿起来看,发现是一个简讯,上面的内容是“老公,我非常地想念你,你什么时候回来?”她看到这时候,她几乎要崩溃了,然后就哭起来,她先生看到她哭泣,却跟她表示,她不要哭,他要她接受,因为他就是会有小老婆,而且还坦白告诉她,他跟这个女性已交往三个月了,他们都有到旅馆开开房间,吴小姐不敢跟自己的母亲讲,只能从美国打电话给我。

 

修家庭和乐法   第三者现佛堂

     我听了之后,我还是主动打电话给吴小姐的母亲,告诉她这件事,并请她常打电话跟女儿聊天,免得她一个人在美国钻牛脚尖,但也提醒她母亲装不知道这件事,同时我也跟她母亲表示,我会帮她女儿修法祈福。就在隔十天之后,一个星期三的下午,我准备好要修法,就在修法的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在一个法会上,我把窗户打开,看到三个重叠在一起的彩虹,到了下午,当喇嘛在修镇法与护法,也就是去除障碍的法当中,因为我下午并没有约任何卜卦的人,但是门铃却响了,我就去开门,进来的是一个女的,她就直接跟我表明,她没有来过,也没有预约,问我在这样的状况下,我是否可以接受她的问卜?

我一听,就问她,他怎么知道我这里?她表示是一个朋友介绍的,但朋友姓什么,她也忘记了,我一听想一想,还是请她进我的办公室坐下来,她一坐下来,我就看到她的头上,有两个无形的窗,那种感觉好像是华德.迪斯奈米老鼠的造型,我的直觉是她跟今天修法的事是有关的,因为今天我修的法是要去除吴小姐先生的外遇,让家庭和乐。

这位吴小姐就写下她的名字,问她是否有事业,以及夫妻的感情,同时她也把老公的名字写下来,结果她卜出来的卦是“谷卦”,而且是在不挂的过程,还产生了七个重叠卦,我就说,她似乎不喜欢这个婚姻,因为外卦是七个卦,内卦是六个卦,也就是她想要跳开这个婚姻,她对这个婚姻并不满意;她表示她结婚的时候,她先生是个教授,家人就认为嫁给教授很好,但是她自己也不是真的要离婚,只是想要找到自己的快乐,接着他头顶上的那两个窗户就不见了,我就告诉她,她没有工作运,看起来是不会工作。

 

心不满意觅他人   忽略幸福在眼前

她听我这样说,就告诉我,她从结婚到现在,将近十年,都没有工作过,也没有一技之长,只是在她先生的补习班帮帮忙。我就跟她说,是她的问题,是她想离婚,她老公并不想要离婚,她告诉我,她老公整天就是忙着工作,她就觉得老公不在乎她,觉得自己好像不重要,她去补习班,她先生也没有高兴;她不去补习班,她先生也不问她,为何她没有来补习班。她告诉我,她最近遇到一个男的,当她讲到这句话时,她的头顶上,又突然出现六七扇窗户。她想要问我跟这个男的,会有什么结果?我就跟她表示,她想问的男的姓詹吧,她一听,就跟我说:“老师,你好厉害喔,你怎么知道他姓詹?”这只是我的直觉,我说:“如果是姓詹,他是有婚姻的。”她说:“我知道啊!”我问:“这个詹先生有告诉你,他是有婚姻的?”她说:“他对我很好,他跟我讲他跟他老婆不是那么幸福,是他找我出去的。”我说:“喔,真的,那你跟他快乐吗?”她问:“哪一方面?”我说:“性那一方面。”她不承认很快乐,因此她问我,她会离婚嫁给他吗?詹先生会离婚娶她吗?

我一听,我就要她卜卦,第一次逼出来的是个“否卦”,她不满意,因此又卜了第二次,依然是个“否卦”,前后只差十分钟,卜出来的卦是一摸一样的,我就告诉她:“他不会离婚,你也不会离婚,你们两个没有姻缘,我劝你要清醒,如果你老公知道你外遇,还知道你跟人家睡觉,他一定会把你赶出去!即使你离婚嫁给他,也不会白头偕老,他离婚,也不会娶你,那不是很好笑,两个都离婚!小姐,你嫁给这个老公是你的福报,你有没有一技之长,而且高中也没有毕业,你要找工作?”她一听我这样说,就问:“你怎么知道我高中没有毕业?”

 

铜钹声大响  敲醒梦中人

我是看她的八字算出来的,除以八,都是零,那天的时间,算出来除以八,也是零,也就是完全没有,她真的很懒,她自己也告诉我,他觉得自己真的很懒,她向往快乐,向往浪漫,她又向往友成就,但是她连去补习班都懒得去。我就跟她讲,她可以帮她老公做出一片天,但是她说,她连去补习班都懒得去,我说,每个师娘都穿的美美的的到补习班,一副很快乐的样子,这就是老公的成就,但是她却告诉我,她对老公没有兴趣,对老公的事业也没有兴趣,我就告诉她,她不爱她老公,所以不会为她老公去打扮打拼,她跟她老公没有共同的心与共鸣,同时我也告诉她,当我在修法的时候,是没有预约人的,即使有人来,我也只是给来的人名片;我并提醒她,当她进来的时候,修法的法器—钹,正敲出高拔的响声,我和她几乎都听不到对方的讲话声,而且我俩还同时被这个铜钹的声音吓到,我想我有责任把她劝醒。

我也不想问她詹先生叫什么名字,我跟她讲,既然是她朋友的介绍,她可以回去问她朋友,我厉害不厉害?她说,她朋友跟她讲,我很厉害,从刚才到现在,她已经举得我非常厉害,她说,就是詹先生介绍他来的,我一听不能理解地问:“他介绍你来?”她说:“也不是,是我偷拿他的电话,因为他都在讲你,所以我偷拿他的电话,他也不知道我来。”我说:“大家心知肚明,你在讲谁,我知道,我在讲谁,你也知道,所以你要踩刹车。”在修完法之后,我也跟吴小姐的母亲讲,在修法时,来卜卦的就是詹先生的外遇对象,吴小姐的母亲还问我,是否劝劝她不要介入他人婚姻,我就告诉吴小姐的母亲,我有好好地劝对方,但我并未讲詹先生外遇的对象是人家老婆。

修完法的那天晚上,我就梦到吴小姐生了一个男孩,天空有仙女在跳舞,好多彩虹,我醒来之后,我就想是一个喜悦梦,这个男的会改变的。

吴小姐在我修完法一个星期生下男孩之后,她老公去美国看她,就坦白跟吴小姐表示,自己回到台湾之后,仔细一想,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做,觉得自己很糟糕,因此就没有再跟那个女孩联络了。

小孩对玩具没有什么抵抗力,一旦玩具到手,把玩具的新鲜兴奋期已过,见到另一个更好玩,更新奇的玩具,常是见新忘旧;长大了,玩具似乎变成了外遇的诱惑,总想透过外遇的新鲜感与刺激感,让自己可以一直处在甜蜜的情感高潮中,逃避现实生活中要面对的责任,与成长的课题,但是却不知若像小孩般满足情感的高潮,会造成所爱之人的痛苦与伤心,以及幸福悄悄地从生命离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