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根同源姐妹花 气质个性差异大

内在的贪心,让自己在情感上的需求,向另一半无止境的索取,造成生命中的情伤。


我第一次遇到这么嚣张的客户,是一位信任我的客户王太太的姐姐。她要来的那天早上,我向关老爷上香,三支香插上香炉都息掉,我一看觉得很奇怪,我又将三支香拿下来在点燃一次,确定点燃了,才又插回香炉,但一插回香炉又熄了,我心理想:会是香的问题吗?那再另外点三根好了。我边点香的时候,就边问关老爷:“您要不要告诉我,是有什么事?”我发现关老爷的眉头越来越皱,好像在摇头,我心想:到底有什么事?我又把新点的三支香插上去。下午两点二十分左右,王太太和她姐姐到了,坐下来,我就问王姐姐:“你们要问什么?” 王姐姐看了她妹妹一眼才说:“我要问婚姻。” 我说:“你要问婚姻喔!”王太太一听就不解地问她姐姐:“你干吗要问婚姻啊?”
王姐姐就当着她妹妹及我的面表示,她嫁了一个很没有用的先生,所以要问她老公为何对她这么不好,当王姐姐在叙述时,我就看着坐在我面前的这对姐妹花,长相气质真是截然不同。王太太长得高壮胖胖的,看起来很有福相,王姐姐却是两颊凹陷,感觉脸上的轮廓有棱有角的,同时眉毛又纹得很粗,眼睛上的眼影,前半段涂白色,后半段涂黑色,远远地看,会觉得眼睛好像只有一半,鼻梁上画上很明显的两条黑线,我看着这两条线,都很想伸手将这两条看起来脏赃黑黑的鼻梁线擦干净,她讲话的时候,还会不自觉地抽动鼻头与鼻孔,感觉好像是猴子才会做出的动作。总而言之,她的脸与眼神传达出来很不友善的讯息。
当我在观察这两姐妹的气质差异时,王姐姐又再度重复地说:“我嫁这个男的就像没嫁,这老公很没有用,常对我大吼大叫,我要问,到底我欠他什么?”我听了就说:“你欠他什么,其实你心里知道。” 我这样一说完,王姐姐就不解地看着我,我就继续说:“有因就有果啦!” 王姐姐就问我:“你这样讲 ,我听不懂啦!”我说:“因为他知道你得行为,很生气,所以不会给你好脸色看。”王太太在一旁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听懂了,这时王姐姐就说:“你要不要讲明白一点” 我就说:“我觉得你应该把你……”我说:“我觉得你应该要把你得朋友稍微理一理,而且,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原来是你自己做不对,怪不得姐夫会这样对你。”


说破婚外情 恼怒要报复
我又跟王姐姐说:“其实你先生满认真工作,依然把钱交给你管,所以问题在你身上,不在他身上 ”王太太听我这样说,就很直地跟她姐姐说:“对啊,姐夫很老实耶,而且你比姐夫还凶。”王姐姐就对着王太太大声地说:“你闭嘴啦,不要讲话啦!”我说:“王太太人也不错,你是她的姐姐,我也坦白跟你讲,你应该把你外面的朋友清一清。”(我在王姐姐的身旁,看到一个画面,就是王姐姐的身旁有四个男生,然而碍于她妹妹王太太在一旁,我只能很含蓄地说是朋友),这时,王太太又对着她姐姐说:“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当王太太一说完这句话,王姐姐就很恼羞成怒,说:“妹,没你的事,你不要讲话!”然后对着我很生气地吼起来:“你乱讲话,莫名其妙!”接着王姐姐就像抓住一般,突然站起来,快速地冲出我的办公室,并把门用力地撞了一下,这时王太太就对我说:“老师,不好意思,原来是我姐姐自己做错事,我姐一直跟我说,我及我姐夫多坏、多坏,但我看我姐夫明明就是个很老实的人。”
这时,王太太就起身要离开,才走到办公室门口,就见王姐姐又折返回来,姐妹俩就在我办公室门口拉扯,我听到王太太问她姐姐:“姐,你要干什么?”王姐姐就很凶地大声对着王太太说:“你让开!”接着我看王姐姐冲进来,一把就将我手中的书抢走,我就问她:“你要干什么?”王姐姐说:“我要把我的八字带走,王八蛋!”我把我的书抢回来,对王姐姐说:“你太不礼貌了,我会把你的八字还给你。”于是我就把写着她八字的那一页撕下来还给她,当我把撕下的那一页还给她,她伸手来揭时,还用力推了我一下,便推我边骂脏话,并说晚一点要来砸我的店。
当时,我先生看到王姐姐这样愤恨地从出我家,我先生就很担心,再加上那是我女儿还小,我带在身边自己照顾,同时我还帮我小叔照顾他的女儿,我很怕会吓到小孩,因此我就卜了一个卦,从卦象看出王姐姐一定会再回来找麻烦。


男壮丁守护 制止报复心
因此我跟我先生就找了身旁最亲近的好朋友—阿树与阿宗晚上来我家泡茶,但是当时我觉得找这两个男人来好像还不够,因此我就打电话,找一位我曾救过他生命的地方有力人士,我在电话上跟他说明我遭遇的状况,那位有力的大哥听了我的叙述,就跟我表示,往王姐姐这样无理取闹的个性,一定会找人砸店,于是他就找了其他可以帮的上忙的壮丁开着车来,总共来了八辆车,停满了我家的巷子。
那位有力人士来我家上香之后,就留了几个壮丁守在我家附近,由于这些男壮丁即高大又壮,引起邻居的注意而报警,结果跟我们家很熟的管区警员就来了,没想到其中一个男壮丁和警员是旧识,彼此就聊了起来,聊到十点时,那几个男壮丁就和警员要从我家离开,才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长得矮小、神态鬼崇的男子出现在我家门口,跟那几个正要离开的男壮丁以及管区警员撞个正着,身高的比例两个相比较好像是大人跟小孩。我看着那个矮小的男子问:“你找谁?”那个矮小的男子看着几个高壮的男子及警员,犹豫了一下就说:“走错了。”但是那几个男壮丁立刻抓住那个矮小的男子说:“这个地方还要爬楼梯,你会走错地方?如果你来砸老师的店,那你真是不知好歹!”结果,经由那几个男壮丁以及警员的协助,发现这个矮小的男子确实是在车子的后座,载了十几块红砖块,以及一桶十公升的汽油要来砸我的店。


抢别人老公 骂他人老婆
结果,隔两天之后,王太太打电话跟我说,她姐姐被撞了,王太太去看望姐姐时,王姐姐还跟她说,一定是我做的法,她才会撞,王姐姐就托王太太来求我,要我不要做法,王姐姐告诉王太太,她已经知道我不仅有有力人士保护,连贯取管区得的警员也对我很好,还让王太太表示,虽然载了汽油去,但是并没有做出危害我的事,当王太太听她姐姐这样说之后,气得很想打她姐姐一顿,并不能理解地质问她姐姐:“带汽油去干什么?你要放火烧人啊?”后来王太太打电话来边哭边跟我道歉并在电话中跟我说,她不知道她姐姐是这么疯狂的人,我就在电话中跟王太太表示,撞她姐姐的人跟我无关,但是撞她姐姐的人,一定是跟她姐姐有因果关系的,同时我也请王太太劝她姐姐回到老公身边,我跟王太太说,最后对她姐姐最好的,还她姐夫。
后来,终于搞清楚,撞王姐姐的是王姐姐外遇对象的老婆,对方是抱着要跟王姐姐同归于尽的心情,去撞王姐姐车的,王姐姐的脸受伤,骨头也断了,但是撞王姐姐的人,却只有一小点皮肉之伤而已。后来王太太才知道,自己的姐姐除了抢人家的老公之外,还每天打二十通电话去骂对方的老婆,闹得对方的老婆都不想活。
王姐姐就是要那个男的离婚,王姐姐却不会离婚,当初王姐姐来找我,真正的目的是希望我能帮她做法,让她外遇的对象离婚。我就问王太太,王姐姐要那个男的离婚,王姐姐自己为何不离婚?王太太跟我说,她姐姐不愿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她姐夫的父母若过世,可以分到很多财产,她姐姐是不会放弃这些财产的,可是她姐姐又不爱自己的老公,于是就到外面偷吃。王太太因为她姐姐这样行径,她觉得很难过,也觉得对我过意不去。


车祸撞醒迷途人 道歉回家皈依佛
后来,王姐姐经过这样被撞受伤的事件后,就跟她老公含蓄地道歉,表示过往常在外,没有专心把家照顾好,而王姐姐的先生,虽然心里清楚发生的事,但也没说破,依然接纳王姐姐。后来王姐姐也因为自己的父亲中风,而开始念佛,吃素、还打电话询问我,如何正确地学习佛法,我就在电话中跟王姐姐说,要她在住家附近找出家的师傅先皈依,后来她不仅皈依,还带父亲皈依,因为王姐姐觉得自己做错事的果,报应在自己父亲身上。王姐姐在父亲中姐姐风后,才跟王太太说,父亲劝王姐姐好几次,一直跟王姐姐说,做个女人一定要有女德,但是当时父亲发跟王姐姐说时,王姐姐不仅不承认自己做错事,还对父亲态度不佳,王姐姐还曾对父亲说过“老死不相往来”的话。
后来,王太太来找我,告诉我她姐姐这几年念佛、吃素之后,脸相以及神情都变了,变得慈眉善目,亲和多了。
这两姐妹个各自的婚姻状态,令我有许多的感触,妹妹王太太在先生很潦倒失意的时候,就卷起袖子卖水饺面食,先生不帮忙,不愿意做,王太太也依然开开心心地拼命做,并且还不断地鼓励先生;而王姐姐的先生好老实,赚大钱也交王姐姐打理,但只因为王姐姐的不满足与不满意,伤害了自己以周遭人,不过,那不幸中的大幸的车祸,以及父亲的生病,就好像无形的棒喝,将王姐姐敲醒了,对自己的迷失有所警觉,重新回到家中,并分担起照顾生病父亲的责任。
“情”这个字的左边,就是“心”之意,当彼此用真心相待,两人的世界就呈现海阔天空般的天蓝“青”色,然而当一贪心,用错心,就成了“悲”剧,因为贪心,造成对另一半不满意,形成三角关系而引起愤怒,引来尊严尽失的身心伤害,同时也让自己的家人在担忧受怕中,饱受煎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