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黑的脸色露恐惧  时时担心恶运来

恐惧分离, 担心失去,亲密之门自动关闭

刘玲文来找我的时候,化了一点淡妆,嘴唇也上了一点口红,但是脸色是灰黑色,那种感觉好像脸没有洗干净,我看了心里就在想,这个女人皮肤怎么会是这个颜色?她来找我是因为,第一是她觉得她的人缘不是很好,第二觉得自己的上司缘不好,她的主管常听不懂她在讲什么,第三是她认为自己的工作机会不好。我听了心里想,她的脸色这样,人缘不大可能会好吧!她穿着很整齐,很日本传统女人的穿法,典雅而保守,但她整个人的脸色与表情,还有她在跟我讲话时,眼神常会飘忽,不会专注地注视着我,除了让人感觉她不礼貌与很之外,还会让人觉得她很不快乐,这种气息会让人不想要接近她,但,她在行为举止上是很礼貌语气,不过她才跟我交谈没多久,我就觉得她在沟通上有问题,予人一种不清楚的感受。她告诉我,在沟通时,别人常会不耐地跟她说:“麻烦你讲重点!”我就跟她解释,因为她讲话常绕着弯讲,讲太长了,不简单直接。我发现刘玲文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她一直都觉得她周遭的事物会离她远去,她常恐惧明天起来,她可能就死掉了,明天她不会过得比今天好,她是一个悲观的人。”

她工作机会不好,是因为她以自己力求完美的标准,去处理上司交代的工作,做得很仔细也很辛苦,但老板却觉得琐碎没有切中事情关键点,老板就会觉得叫一个小妹妹做远比她有效率多了。

她一直觉得目前她住的地方不太好,她有一个妹妹跟她住,常会语无伦次地讲话,讲的话别人也听不懂,她觉得她妹妹出于要疯的状态,同时她也觉得和老公之间没有什么交集,彼此没有什么话要谈,她的婚姻可能也不保险了!我先帮她的工作打卦,打出来的卦是个“谦卦”,谦卦的意思就是谦虚认真学习,认真地请教,并透过自我的肯定就可以有成,同时谦卦表示在用心一点,就有升官的机会,关键就在于自己是否要打造了,因此我就跟她说,她不用换工作,她表示,她喜欢写东西,我听了,就跟她说,她可以写东西。可以在写作领域发挥,但是要写的让人看得懂。

 

活在自我的感觉中  感受不到先生的喜好

于是,我就跟她约了五天之后,到她住到玫瑰中国城去看她的住家,一到她家,我发现她家潮湿有霉味,非常暗,而且空气不足,住在这样的环境下,人绝对会不健康,因为空气不足就缺氧,缺氧就会产生幻觉、会心悸,她住在山里,照理应该不会有车水马龙造成的灰尘,但是我在她家,却老是闻到灰尘很多在空气中,我才在她家待不到十分钟,我就觉得我的头很涨,因为她家的窗户都关起来,将窗帘拉下来,我建议她把窗户打开,让山中树林散发的芬多精进到屋内,但是她觉得窗户打开,小偷会进来,她跟我解释会有霉味,是因为墙壁有壁癌造成的,潮湿是因为住在山中故;我又建议她潮湿可以用除湿机,她又说曾经试过用除湿机,但是她在外面工作一整天,会没有安全感,她觉得家里会跳电、会走火,会被火烧掉。我就告诉她,她若这么害怕,房子可以用断电系统,遇到电源超量,它会自动关电,不会有安全之虞,我在跟头这么样说时,她不断地告诉我,她看电视新闻,洗衣机洗一洗也会烧掉,热水器也会爆炸……她在我面前这样叨叨述说,这些新闻让她更害怕,更没有安全感,但我仔细看完她的房子之后,我觉得她的不安全感就是房子缺乏空气,她只需要把窗户打开,并让阳光照进屋内,她就会慢慢变得比较快乐。

看完房子,她就问我她的婚姻状况,她一直觉得她跟她老公不够相爱,她不是她老公的爱人,她和她老公不太能沟通,”我就跟她说:“你很爱他,但是不要求太大的沟通,感情是需要默契的,例如他现在需要可乐,你就不要拿面线给他吃,要投其所好,要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要他在苦恼某件事,你却硬去提他正苦恼的事,只会增加他的痛苦”,我在跟她谈她的婚姻时,要很谨慎地用词,若是我不小心,提到“离婚”两个字,她就会用双手很紧张地去抓她那一头老是梳不整齐,看起来乱乱的长发。

她会对自己的婚姻有这么多担心,就是沟通不够,再加上没有很亲密的肢体关系。我就跟她提到,曾有一个女的来找我,她一坐下来,我就看到她跟先生很恩爱的画面,但是颜色是米白色的 米白色的色调是很恩爱但是没有性生活,一般有性生活,是粉红色、桃红色及大红色,结婚就是大红色的色调,那种大红色的色彩,散发一种很可爱的喜气,怀孕也是桃红与大红色 ,我举这个女的例子让她了解,她的老公是个很艺术的人,喜欢看山,看水,聊天喝茶,但她又不知道投其所好,不知道她老公要的是什么,所以她一直在恐惧害怕,一直觉得她的婚姻不保。

但我看到刘玲文的婚姻,并不会有离婚的状况,主要还是因为她在婚姻中要的感觉很多,但是又不用心了解她先生,培养双方的默契,只是不断地活在自以为的感觉与恐惧中,这就跟她在工作上一样,一直处在自以为的想法与标准中,反而让同侪与上司觉得她不好沟通,事情都没有说到重点,处理到关键点上。

她家有不少错的艺术品与佛像,但是她东摆一点,西摆一点,家中又显得很杂乱,而她那自以为如何才是好的个性,让她跟她常住的妹妹也被她搞得束缚很多,常常都受不了,她妹妹在私下跟我说,她跟她姐夫算有点话可以聊,可以沟通,但是她跟她姐姐就没有话聊。

恐惧就好像黑暗中背后有一盏灯,映照自我的背影,将自我的影子投射放大到墙上,而自我却被墙面上自己的影子吓坏了,而无法动弹,并且认为墙上的自我的影子就是恐惧的来源,因此在亲密的关系上,不断地以恐惧为由,要对方配合自己,然而对方一旦不予理会这种自己吓自己的恐惧,又会进入孤立的自怜自哀,想要获取得到对方的怜爱,却没有想到反而更要将自己的心,与对方的心,用一扇恐惧孤立的无形之门阻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