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蓝色生活遇瓶颈  心生怀疑精神不济

猜疑与自私,筑起关系中的心墙,从此关系进入冷漠与疏离的冬天中……

 

    廖小姐打电话跟我约时间的时候,我发现她讲话常不清楚,光是约个时间,就约了很久。她带着幼稚园中班的小女儿来,她来的时候,是带着深蓝色的色调近来的,我看着她以及这样的色调,觉得她很不快乐,而且很忧郁,她的双眼有黑眼圈,脸颊凹陷,头发乱乱的,我都很想帮她把头发梳一梳,她头发夹了很多夹子,我觉得她很没有安全感,想把自己弄美一点,但越弄越糟糕。她在来找我之前,已找了十个风水地理师去她家弄风水,花了很多钱。

她主要是要卜事业与婚姻,关于她的事业,我觉得她已经遇到瓶颈了,她卜卦的时候,六个铜板总共重叠了十二次,但是因为事业是她先生的,所以我就要她卜公司运,卜出来是一个“井卦”,我就问她:“这个井,不仅是你的生活井卦,连你的事业也是井卦,你到底有什么不快乐的事,要不要问一问?”她听完我这样问,就哭了起来,她告诉我,她生完老大之后,因为她跟先生拼命地为事业打拼,她先生也觉得不一定要生很多小孩,老二是隔了很多年之后不小心怀孕生的,生下来又是一个女儿,她觉得自己是因为没有生儿子,所以她先生对她不好,她要问她先生有没有外遇,当她讲到这里,我就看到蓝色、紫色、粉红色,我已看到答案,我就问她:“你怎么知道?”她告诉我,她先生以前都很正常,但是这两年来都很晚回家,她先生为了印刷业务,因而参加狮子会与扶轮社,事情是发生在半年前,她老公常为了开会,弄到半夜连两三点才回家,有时候甚至她先生几点回家她都不知道。

而半年前,她先生告诉她跟狮子会去泰国去玩,就那么凑巧,她出去收款,就遇到狮子会的刘先生,她就问刘先生为何没有去泰国,但刘先生却告诉她,狮子会要去新加坡,但还未决定,她一听就觉得不对劲,而她先生以出国后,手机就关机,完全联络不到人。

 

通话热情分享玩乐   井水用田生机盎然

等她先生回家之后,她问她先生:“你们狮子会是要去新家坡,也还没有决定,你为什么告诉我要去泰国?”她先生听她这样问,就跟头起了很激烈的争吵,大声地问她:“你问什么查我的行踪?”她就辩解,她只是凑巧遇到了狮子会的刘先生,她先生就跟她说,她去泰国是去谈生意,对于她先生的解释,她听了心里很难过,她就想要查个清楚,但她也不知道要怎么查。

平日她是谁在三楼,她先生睡在四楼,有一天她想要打电话,电话一拿起来,才发现她先生正在讲电话,对方是个女的,两人有说有笑,她听了半个小时,他们都没有发现另一头有人在听。电话的内容是:“上一次去玩,很好玩,相片还未洗出来。”隔天她就按电话重拨,结果就是那个女生接的,一听发现很耳熟,一时想不起来,原来本想以打错电话为由挂断,没想到对方却问她:“你是不是吴太太?我是某保险公司的某某。”廖小姐只好说,她是要打电话,不小心按倒重拨,做保险的那个女的就说:“我昨天晚上跟你先生聊天聊了很久,都在谈保险的事,我觉得你们要多保险一些人寿险、意外险。”廖小姐就如此意外得知,原来跟她先生一起去泰国的是做保险的陈小姐。

但是她在叙述这个过程时,我发现她的眼神非常的不定,好像两只眼睛分开,无法一起聚焦,但也不是斗鸡眼,我就想是因为她的心神不宁,加上内心的痛苦,以及她深蓝的颜色,结果就造成眼神无法聚焦。

 她告诉我,他们的生意一直不是很好,当时她先生用住家一楼半当办公室,做彩色的名片印刷,纸是撕不破的,但一直都没有推广,她想问的这类型的名片是否市场看好,我就跟她解释,井卦同时也是显现他们没有“井水用田”,好好地去加工,没有专心去推广这项业务,她听了就告诉我,公司有四个业务员,但都专心在印刷业务,其中一个是负责这项名片的业务,却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

 

因吃素先生不满   卧房供佛夫妻分房

她来找我的隔天,刚好是周末假日,她表示她先生假日活动多,不会在家,她要我偷偷去她家,帮她看风水。

我看完她家四层楼之后,第一个我发现她家到处都不整齐,感觉很脏,整个家东一样东西,西一样东西,例如二层楼有两棵树,看起来要死不活的,蚂蚁蚊虫一堆;二楼有一尊弥勒佛,弥勒佛附近又放饮水机,二楼后半是厕所,厕所的垃圾桶也很久没清理,所以气味很不好闻;到了三楼,有个房间,床上挂着蚊帐,棉被也没有折,衣服满堆都没有整理,看起来很零乱,这是她大女儿睡的。有时候大女儿会去四楼后面的房间睡,她先生是睡在四楼前面的房间,但是房间是锁的,根本没办法进去看,我心里想,同是一家人,为何要锁门?她自己是睡在三楼,但她的床边放了一个矮的佛桌,佛桌上有两个莲花灯,也不开窗,窗帘又拉起来,房间看起来很暗。而且楼上楼下,地上边可以看到垃圾。我看完这又当家又当办公室的四楼,我心里想,家这么乱,这么不干净,先生怎么会爱回家呢?

     而且她还把佛堂弄到卧房里,怎么跟先生又亲密关系啊?我就问她:“你先生会来你三楼卧房睡觉吗?”她说:“几乎没有。”我就问她,为何把佛堂设在卧房里?

她告诉我,说来话长,她之前是一贯道的道清,因为她要吃素,也坚持她的小孩要吃素,又一次有人请她女儿吃麦当劳的薯条,她把她女儿打得很惨,结果她先生也因此跟她吵了起来,她先生觉得只不过是薯条。但是她表示,跟荤的是同一锅油炸的,她先生非常不高兴,就再也不在家吃饭,她先生就跟她表明,除非她开火做荤菜,否则不会在家吃饭,她的大女儿也不愿意吃素,就常在外面吃完才回家。我一听,就跟她说,因为她的执著要吃素,让她的先生很痛苦,而俗话不是说“要抓住男人的心,要先抓住男人的胃”若是一个男人在家吃饭很快乐,一下班就归心似箭,赶着回家吃饭了。我就跟她说,她先生晚上狮子会、扶轮社的聚会很多,她又不弄早餐与中餐,她先生当然很不快乐,但是她说,她先生不肯吃素,我就跟她说,她自己吃素,但要煮荤食给她先生吃,但是她觉得煮那些荤食很痛苦,我跟她说这样学佛就不对了。

 

女主人无心整住家   即不通风又有霉味

后来她觉得学一贯道很不快乐,家里也越来越乱,于是又跟一个朋友去皈依了另外一个师父,她觉得自己业障很深,于是就把地藏王菩萨,两个莲花灯,一个香炉放到卧房,我就问她,她到底在拜什么?而且她的卧房也不开窗,一点香,空气不流通,整个房间都是香灰,恢恢雾雾的,她的家又是长方形的房子,前面有窗,后面有窗,但她又把后面的窗户关起来,厕所的窗也不开,整个房子前后空气没有产生对流,因此整个房子都是发霉的味道,袜子的臭味,厕所的臭味。这个家,我看了之后,我就跟她说,第一不能把佛堂放在卧房里,第二她的房子要通风,房子要干净。

我坦白跟她讲:“你真是不及格,我是你刚认识的朋友,我从来都没有看过这么脏的家,莲花灯一个有亮,一个没亮,香灰掉满床,哪一天火烧房子,你都不知道。”她听了个,还是问我,她先生在外面有没有别人,我就告诉她,她先生应该有很多狮子会,扶轮社男男女女的朋友,她执意要问她先生去泰国,是单独去还是全体去。我就跟她说,我看到是团体去,她先生是要去谈生意,但是那个女的硬是要跟去。她又问我,她先生是否跟那个女的住同一个房间,我说,应该个人有个人的房间,但我要她不要住那个房间方向去想。我建议她要把她的家整一整,把卧房的佛桌移走,小孩的房间上方弄一个排气窗通风,她先生的房间挪下来和她睡在一起,她就告诉我,原本去年她和她先生住在同一个房间,但后来她先生就搬到四楼,然后就把房门锁起来。我听了就跟她说,她的小女儿也大了,要让她独立睡,这样她和她先生还是睡在三楼的卧房。

她先生是佛教徒,曾一直跟她说,想弄一个佛堂,后来我就建议她将先生一楼半的办公室调整一下,弄个小的佛堂,并且将她先生的办公室调整,让她先生座位的坐向是人的左手边向大马路,而非原来的背向大马路,所谓左龙右虎,左边就是龙腾飞耀,人也会变得较活耀,对于她先生取拓展生意业务也会有帮助,而右手就是她先生的佛堂。

 

当众如乱童比手划脚   先生失面子而沉默

在我帮她弄佛堂的前一天,因为老仁波切来我家讲经,主题是为什么要皈依佛法,于是我就邀请朋友一起听老仁波切讲经,我也约她来,她就在电话中问我可不可以约她先生来,我就说可以啊!到了当天,第一排坐了五个人,第二排第三排第四排都是各坐六个人,她就是坐在第二排面对老仁波切的右方,她的对面坐了一位王大哥,她先生坐在她的右手边,因为人很多,我就站在后面,当老仁波切开始开示时,她就开始比手划脚,比莲花指,还用手势比了一个虚拟的瓶子,她手的花样好多,口中还发出“嘘……嘘…….嘘……”的声音,其他人看了都很害怕,但她先生就闭着眼睛不动,依然听老仁波切开示,我就走过去靠近她,叫她的名字说“好了”,并拍拍她的肩,她才停下来,这时她先生依然闭着眼,低着头,一动也不动,她旁边以及前面的人都跑光了,介绍她来找我的高小姐,悄悄地问我:“在干什么?真的好丢脸,是神来上身?”我就跟高小姐说,等下她就知道。

我只好要我的朋友以及我自己去坐在前面还有她与她先生的旁边,老仁波切开示后,我正忙着招呼大家时,她过来跟我说话,我就说:“你刚刚比划的不错喔!”她说:“真的,我每次都会这样,刚刚好像是观世音菩萨来,我控制不了了。”我说:“喔,你知道是观世音菩萨来,这么厉害!”接着我就跟她说:“你这样做不好,你很想引起你先生的注意,可是你这样做,他会更讨厌你。”她问:“那我要怎么做?”我说:“你先生真的不错,你要好好跟你先生学佛,你把家里整理好,他今天就跟你来,他今天来会往外面发展,都是因为你的关系,你一天到晚弄神弄鬼,刚刚大家都被你吓死了,但仁波切都不为所动。”

她问:“老师,你有看到什么?”我说:“我没有看到什么,我只是看到你的故意。”她听我这样讲,就哭了,她告诉我,只要她先生在她身边,一起参加任何佛法的场合,她就会想要全身抖动,想要发泄,我就说跟她说:“你可以控制啊,你可以不要抖动,你可以不要打嗝,我现在跟你讲话你也没有打嗝啊!”接着我就问她:“你先生呢?”她说:“他去开车。”我说:“他怎么在好意思再呆下来呢?如果人家问他你老婆怎么了,他要怎么回答?所以你先生才不敢带你去参加各种佛教活动。”从这次我跟她讲了之后,她就没有再产生这样的状况。

 

一念之间差点出轨   愿意沟通情感和谐

之后,就帮她选了一个日子,去帮她家弄佛堂,弄完之后,她先生非常高兴,因而跟我聊了很多,他告诉我,他真的觉得他老婆不错,但就一天到晚疑神疑鬼,事实上他参加狮子会、扶轮社,是想多交一些朋友,同时也要拓展生意,我就直接说,他老婆认为他到泰国有带女朋友去,他听了就跟我说:“我有带女朋友去,其实我真的差点走偏,但是我及时踩煞车,那个女的很生气,我们没有发生任何肌肤之亲的事,今天我在佛堂讲,我敢发誓。我觉得这个女生真的很好,但她也有老公,我怎么敢做这样的事?只是我觉得这个女生很积极很努力。同时她的两个朋友在泰国有工厂,她带我去看,当时真的差点擦枪走火,但我一直持地藏经,观音菩萨,所以那天晚上我才没做错事”

她先生表示,之前他老婆找人看风水,一下家里要挪动那,一下又要挪动这,又在房间里烧香,还按时烧香,到了半夜还要烧,搞得他睡不好觉,小孩的鼻子也不断过敏,因而让他在这个家待不下去,他真的很感谢我带他老婆学佛,改变家里的风水,让家里变得整洁清爽。在佛堂原来放弥勒佛的地方,我建议他们放一对紫晶,可以产生能量的交流,紫晶就是人缘、和气以及智慧,我就跟他们说,只要相信紫晶,就会产生互动,产生力量。他们夫妇之后的沟通确实也渐渐改善,情感慢慢转好了,她后来就只诵地藏王菩萨本愿经以及心经,经过半年后,我在看到她,她的脸相都变了,脸变得饱满了,眼睛也变得有神多了。

婚姻关系,就好像唇与齿的关系,若是强要唇变成齿,齿变成唇,婚姻就会变成面子的权利竞技场,双方的互动常处在猜疑、抱怨、指责、评断中,情感也会常处在冷漠、厌烦、为了孩子不得不在一起的疏离状态中,只有当一方愿意先问:“你想要的是什么?”从婚姻生活中一些小地方开始着手,无私地为对方创造生活的小快乐与小满足,双方的沟通之门才有机会再度敞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