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先生生意失败,太太靠手艺赚钱

福来,祸来,定则何在?举头问天,天不答,低头自问,问自心。

 

王先生是新庄人,王太太是外省河南人,王先生是做五金贸易,后来自己又建工厂生产五金相关的产品,却因此亏掉五千万,两夫妻就很刻苦耐劳,开水饺面馆赚钱,王太太因是外省人,擅长以手擀水饺皮,手脚很利落,但是王先生却因为生意失败,就常自怨自艾,觉得自己为何如此不得志。王先生的爸爸也是白手起家,由于刻苦勤俭,年轻时从晚上看工地到隔早,回家睡一下,又去打散工,后来因为工地老板很赏识王爸爸,就要王爸爸不要到别的地方打散工,专心跟着工地老板做,王爸爸也因此学会盖房子相关事宜,后来就自己出来帮人加盖房子或是整修房子,结果好手艺的口碑传开来,客户就愈来愈多,并且从加盖整修房子,到加盖公寓,赚了很多钱,王先生做贸易与五金制造也是王爸爸拿钱出来资助的。

王先生、王太太来找我时,我看了王先生的八字,就跟她说,他从民国七十九年开始,连续三年都很惨,不仅所赚的钱都赔光,家里拿出的五六百万最后也都赔掉了,现在还有负债,而他的弟弟也跟王先生在差不多同一时间,因为投资以及被骗,也赔了很多钱,王先生的弟弟不仅事业毁了,同时也把婚姻弄垮了,他弟弟因为事业毁了,每天就籍酒浇愁,喝醉了就乱摔东西把太太吓坏了,因此太太觉得很没希望,就带着孩子离家出走,不知去向,音讯全无。

王先生活来找我,除了问自己有没有机会再发,同时也想要知道如何帮他弟弟。

 

赚惯大把钞票   赚小钱难低头

王先生会知道我,是因为有三个客人在他店吃东西,边吃边讲我的事,由于三个人讲得兴奋口沫横飞,因此王先生就忍不住去问那三个人:“你们讲的那个老师,真有这么神吗?”原本他是想要跟那三个客人要我的电话,却没有想到其中一个客人就直接从口袋中掏出名片给了王先生。

那天预约,不是王先生本人打的电话,而是他太太打电话预约的,王先生一来,就跟我说他现在很穷困潦倒,当他这样说时,他太太就在一旁解释,他们也不是穷困潦倒,目前经营的饺子面店生意很好,每天一开张,到晚上打烊,都是客满,刚开始是路边摊,现在已有店面了;王太太还告诉我,还是路边摊时,王先生都不愿意来帮忙,是看生意很好之后,王先生才帮忙剁菜,剁饺子馅,刚开始,王先生觉得很丢脸,因此屁股都朝着马路,还带个鸭舌帽,几乎把半边脸都遮住了,有人来点东西的时候,王先生还是不愿意回头,生怕别人认出来。王太太强调,王先生只是不满足啦,我听了王太太直刺刺的叙述之后,我就问王先生:“真的是这样吗?”王先生也诚实承认,他表示,他以前是赚大钱的,现在却是两块钱、两块五毛钱地赚,要赚到那一年啊?他也认同他太太说的,以饺子面点的生意而言,他们的生意真的非常好,他老婆觉得很满足,他只是想要来问一问,他到底能做什么?

 

面点发分店开  卖水饺送药单

接着就打了卦,我看了卦象的结果,我就告诉他,多开一家分店,他一听我这样说,就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反问我:“什么?多开一家分店,面店吗?”我很肯定地说:“对!”他说:“死了啊!”我看他丧气的样子,我就继续跟他解释:“其实,你做吃的是对的耶!”他反问我:“我不能东山再起吗?”我一听就说:“那叫东山水饺好了,东山饺子馆。”这时他就有些没好气地跟我说:“我还叫山东呢!”我问他们的店有没有名称,他告诉我,没有,还是路边摊的时候,就用油漆写卖的饺子,阳春面及大卤面的价钱,他说,其他卤菜也不用写,用看的就知道是什么了,现在虽然有店面,但没有店名,说到这,王太太就跟王先生说:“我最想的就是把店扩大一点。”王太太才一说完,王先生就骂了王太太一句:“神经病!”

王太太就跟王先生说:“你怎么这样啊?我们都已经忙不过来了,扩大一点,可以多找几个人手。”王先生更没好气地回王太太:“你爱包,你自己去包,我明天开始不帮你包了。”我听他们夫妇俩在我面前吵嘴,这时我就跟王先生说:“你真的可以做食品啦,你除了做食品,还可以做药品,中药,西药,任何的药品,草药也可以。”王先生一听,就说:“草药?”他就告诉我,他的爷爷曾在青草店帮忙抓过草药,也去山上采过草药,后来他爷爷得肝病是自己医好的,他自己家有一贴治肝病的药贴,他不断地给人家,治好很多人的肝病,他就说:“我们卖水饺,送药单啦!”

 

老婆无怨无悔拼   先生看了重振作

后来,有来吃水饺的客人,他发现客人的脸色太黄,或是口气很臭,王太太人又很豪爽,就会主动地跟这样的客人攀谈,然后得知客人确实是干不好,就会将药单送给这类干不好的客人,第一个药单的男客人,王太太形容那个人的脸色像地瓜一样黄,眼睛也是黄的,王太太在煮面时,距离虽不近,但都可以闻到这个人的口臭,王太太就将药单给这位客人,两个半月后,这个客人就带着一盒水果来谢谢王太太,脸色也转为粉嫩色。这位客人描述,拿了药单,先去庙里问神,问这药单可不可以服用,连续三个都是圣,这位客人才敢服用,但服用的第一天晚上,这位客人却想要拿菜刀来看王太太他们,原来他又吐又泻,如此反反复复地吐与泻,全身都虚脱了,结果是像昏死般的睡着,然后隔天早上不到十点就醒来,不像以前,不论几点睡,他都要睡到下午或是黄昏才醒得过来,而且那天一行醒来,这位客人就觉得好饿,已经很久没有没有这种肚子饿、想吃东西的饥饿感,长达一两年之久,没有觉得什么东西是美味。因此那天就去喝了凉碗豆浆,吃了两套烧饼,但吃完回家,又继续吐,吐到不行,同时写到不行,如此反复四天后,就好了。

我听王太太活灵活现地形容这个客人的状况,我就建议王先生,可以卖,煮好的草药水,当作养生保健饮料,但,王先生听完我讲的这番话,回去一个星期,一点精神都没有,一个星期只去店里三天,看着自己的老婆无怨悔的拼命做,而且还开开心心的,他看了心里就想,这样拼命要做到什么时候?觉得很没有希望,但是一个星期之后,他就觉得拿一些草药来熬。但是那天熬草药是想先熬给自己喝,因为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快重感冒了,没想到才熬好,就有客人问他,是否有熬好的草药水?于是,草药水就这样跟着饺子面卖开了,王先生真的卖起煮好的草药水,一天光是卖这个草药水,就可以卖五六千元,而且他卖的很便宜,一包二十元,一天他可以卖大锅煮的草药水,二十锅左右,后来,如我所说,在新庄开了两家店,在五股又开了一家店,隔了三年后,除了把负债还清,还买了一栋公寓。

 

先生失恋染酒瘾   妻离子散更失意

原本第一次王先生有还要问弟弟的婚姻状况,但听我那样说,沮丧忘了问,而是隔两天之后,王太太趁生意午休时间的空档,顶着大太阳,从新庄骑车到台北来问我,我就跟王太太说,不用找她小叔的太太,对自己的丈夫太灰心了,不要这个婚姻了,但是之后,她小叔子会找到他太太和自己的小孩。结果在民国八十七年,因为孩子也到了入学的年龄,她小叔子就到每个小学去查,因而找到自己的小孩。由于她小叔子跟他哥哥一样,都想要东山再起,但是我跟王太太说,她小叔子只有帮人家打天下的命,因此帮人家做就好了,当时王太太听了就跟我说:“怎么可能?我小叔子比我老公更铁齿,更想要发财,所以一不得志,就酗酒。”我跟王太太说:“不会啦,你跟他讲,就讲的通。”王太太怀疑的问我:“我跟他讲?”我说:“全家人,他只听你的话。”王太太静下心来想,发现确实,以前她小叔夫妇俩吵架,王先生愈劝就愈吵,公公去,她小叔就把门关起来,但王太太去敲门,她小叔就会开门听进王太太劝解的话。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临个纷飞,或是有机会一起并肩同飞,飞越难关,这中间决定性因素,不是所谓命与运的黑手,而是身为妻子的性格,也就是对生命的乐观态度,对家人的热情与宽厚,以及面对现实生活的韧性,感染了自己的丈夫,让丈夫从自怨自艾的挫败中,学会了面对,以及从小钱中学会脚踏实地,而有机会亲手为自己的失败翻盘,重新在人生的新舞台上重振士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