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碎分离

因为相恋选择相守,然而随着时光的流转,孩子的诞生,生活中各种跟钱,跟权力,跟价值观各类颠簸的事件发生,亲密的伴侣间产生更多的争吵,歧见与失望,终于,双方都受够了,决定从关系中出走 …… 

 

后母难为莫计较  计较之苦情难平

原本亲密的两个人,因为计较,走向孤单与对立之路……

郭淑仪已婚,民国八十八年她来问工作与婚姻,我就问她:“当初要结婚,为何没有考虑清楚?”她嫁的先生离过婚,还带着一个小孩,我看了她的八字,我就跟她说,她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她喜欢管教别人,我劝她,一个做后母的,要把管教放掉,因为小孩并非她生的,只能给以予指导,但不能管教,因为她不是这个小孩的妈妈,我仔细地解释:“因为你不是他妈妈,你管他,他会反弹,听不进去。”郭淑仪听我这样解释,不解地说:“小孩从小就要教啊!”但我还是提醒她,她的教,她先生前妻生的孩子一定会反弹,我还告诉她,她先生非常大男子主义,当初她先生离婚时,他的家人坚持他要自己带孩子,才同意他离婚,然而在他先生的认知里,却觉得孩子跟着母亲才幸福,但他先生的父母以死要胁,因此她先生才同意将孩子带在自己生边。

当初我还建议她不要生孩子,她很惊讶地告诉我,我跟她先生说的是一样的,她先生觉得带小孩很辛苦,把自己过好最重要,但她还是坚持要有一个自己的小孩,因此民国八十九年生了一个儿子,在的过程,她常常哭泣,很不快乐,因为她一再计较她先生陪前妻孩子时间比较多,陪她的时间较少,这期间她来找我哭诉这种计较后的苦与不开心时,我就跟她说:“战争要开始了,你一定要听我的劝,你卜得卦,是个大阻碍卦,我觉得你一直在阻碍自己。”而且她身旁的画面,充满着银白色一条一条闪烁不定的线条,就好像下大雷雨时,打雷之后,电视失去讯号产生画面,这种画面,让我感受到她很暴躁。我看了这个画面后,我跟她说:“你是不是太过于急而暴躁?”她说:“小孩很难教,我就打他。”她会打这个孩子,是因为他不肯叫她妈妈,但她先生就觉得不得了了,我还是劝她:“后母难当啦,你为什么要当后母,当阿姨当姐姐不好吗?”她说:“老师,你不了解,那个小孩太坏了。”她一讲完这句话,那个如闪电一般的画面,又强烈地闪烁不定,而且好像好发出“隆隆”的声音。

 

称量爱不平衡   称歪了争吵无休

她怀孕七八个月的时候,又来找我,告诉我,她在犹疑要不要现在离婚算了,我就跟她说:“当初,我就说你嫁错人了,你要快点加上快乐的种子,对于这个小孩给予适当的指导,你对这个老公不要太要求,只要能把自己过好,就很ok了,老公只要能正常地工作,不要失业,不要寄希望他发大财,他工作普通而已,你就快乐地工作,因为你的能力比较强。”她听我这样讲,就告诉我,她先生很多事都要她去安排,我还是劝她,要她不要扛那么重,只要把自己安排好就可以了,我便打比喻,一百分的女人就是会养育小孩,一百分的男人,就是会赚钱养小孩,一个会生,一个会养,如此就家庭和乐;然而现代的女性,不仅会生,还会小赚,如此就一百五十分,如果先生不仅会赚,还能事业有成就,这样的家庭就是两百分,我就告诉她,她现在家庭是一百五十分,也就是她赚一百分元,她先生赚五十元,我特别强调:“你不要不平衡。”她却觉得我说中她的心事,她就是因为这样子不平衡,开始对这我唠地算起来,她先生的车贷费用也要她交,房子的、她自己的生活费、怀孕的营养费等都是她出。

我就跟她说:“你赚一百五,多花一点,哪有什么关系?你多了计较生活会很不快乐。”她还是问我要不要离婚,但是我告诉她,我看不到她之后的婚姻,我就要她不要离婚,我还劝她:“你先生也没有不好,只是觉得儿子没有妈,多陪他一些时间,你就不要去计较。”当我这样劝她的时候,她却跟我说:“我现在要生小孩了,他以后是不是也要多陪我的小孩?”我一听就说:“光是你孩子、我孩子,就扯不完,扯不清了,你忍耐就可以白头偕老。”她问我:“我为什么要忍耐?”我说:“因为你曾经爱过他。”她说:“但我现在不爱他。”我听她这样说,依然还是跟她说,很多女性会生又会赚钱,就自己养小孩,到后来就是自己可怜。

当初她要结婚时,全家人都反对,分析了各种状况让淑仪了解,但是她都表示,家人分析的状况,她都知道,她能忍耐,当婚后,如家人当初所料的各种状况一一发生,淑仪也表示,她都知道,因此我就跟她说,既然婚前婚后各种状况“她都知道”,那现在孩子都要生了,更知道眼前对自己而言是麻烦事,那就用心设法解决,麻烦又心烦,不就变成烦上加烦,结果就是制造烦恼,我就跟她说:“不要变成,她的小孩没有妈妈,你的小孩没有爸爸。”她就没好气的回答我:“不用啊,我的小孩有妈妈就好了,反正都是妈在养。”我就说:“你会后悔。”

 

后悔当初看错人   瞧不起先生婚姻毁

当她生下自己的孩子之后,她的家,正式掀起战火,她真的选择离婚。

民国九十二年,我在一个开幕的场合遇到她,她化妆化得很漂亮,穿着一双细跟的高跟鞋,穿的衣服虽然很美丽,但是还传递出一种生活很不正常的讯息,我看她颜色是灰蓝色,是很不快乐的颜色,她从我身边擦身而过,我听到很小的哭泣声,她似乎想当作没有看到我,那天她带着她的儿子,与朋友约在这个开幕的场合要一起去吃饭,我看她的儿子穿着一件并不合身的衬衫,看起来给人脏脏的感觉,他儿子很想要跟在场的其他小朋友玩,但是又不知道如何跟人交朋友,我看她孩子的状态,又看看她的样子,我就在心里想,她也没有花很多的心思好好教育孩子。

郭淑仪的状态就是她的称子无法容纳别人的小孩,但是对自己这样的个性与心量的大小,又不了解,却又学策一个这样的婚姻,她的称子是假若她赚一百五,她期望她的先生要赚一百八,若是她先生赚五十,她就会从心底瞧不起这个人。我还记得我曾问过她,为何嫁给她先生,她以愤愤不平地语调告诉我,她以为她先生会很有钱,她很懊恼自己看错了人了,还骂她先生是个烂货,当时我听她如此地骂她先生,我愣在她面前,讲不出一句话来。

 

当一心想要跟一个人在一起时,对方总是样样都好,怎么看都顺眼,旁人说的任何话,因为在热恋的兴头上,全都充耳不闻,当一进入现实的生活时,却又发现对方从大事到小事,都不能符合自己心中的那把尺,以及自己种种要求的标准,因此就开始样样不满意,怎么看都不顺眼,要爱是自己,不要爱也是自己,自己成了自己生命中八点档的导演与编剧却浑然不知不觉,反而心里怨恨,让孩子也跟着怨恨,让孩子也跟着受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