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走异乡  婚姻未受祝福

在柴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件事,以及孩子、工作中来回奔忙,当二十几年过后,蓦然回首,爱人的心,已远去他乡了。

 

民国八十六年四月,清明节的前后,有一个女的从美国打电话预约,她是经由别人辗转介绍的,在她打电话前,我正在讲一通电话,讲的很快乐,她这通从美国来的电话,是插播进来的,我在接她电话约五分钟的过程,我的情绪从很高兴,到不高兴,到沮丧。我心里想,她的婚姻是令她非常不快乐的,于是我就问她什么时候从美国回来,她说过十天,十天后她就出现在我的办公室,她长得很瘦小,一百五十三公分,约四十三公斤,长得很普通,脸色偏黄,五官也一般般,她告诉了我她的故事。

她是台南有钱人家的女儿,在她念台南女中三年级的时候,遇到在台南的美国大兵,就跟他谈起恋爱,到她念大二时,美军要撤离台湾,但是她的父亲为了她跟美国大兵谈恋爱非常生气,母亲也很伤心,为了美国大兵的事,父亲跟她断绝了父女关系,母亲就拿了八千元台币给她“讲到这她哭到不行,因为她说她母亲很爱她”,于是就拿着八千元,跟美国大兵回美国去了,也因为这样她没有完成她的大学学位。

她十年都没有回家,生了两个男的,一个女的,到了第十二年回来,是因为父母亲重病,回来看父亲,她抱着期望,希望她父亲给她祝福,因为当时她的婚姻状况还是不错,接着又过了十二年,她先生却变心了。

她先生过去都会按时回家,并且帮助照顾小孩,但是在结婚第二十四年,她先生就常加班,她第一次发现,是她老公做梦喊出一个女的名字,隔天她就问她老公,她先生就跟她说,是因为工作压力大,有一个女同事常帮他的忙,可能是在梦中谢谢她的;但是她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听她老公解释,她不是很相信,但又不想强行跟她老公沟通,之后,她老公就偶尔会请这位女同事来家中吃饭,那位女同事都会问她“你嫁给你先生会不会后悔?”、“觉得你老公的好处在那里?”这类她觉得很奇怪的问题,她觉得这位女同事很不友善。

 

想改变想再谈恋爱   选择分手搬离家

她是在会计事务所工作,过了一年后,有一天她因为人不舒服,就在中午回家休息,但是开家门时,发现家门没锁,一进门就愣在门边,因为她听到她老公跟一个女的在房间翻云覆雨发出呻吟声,但是房里没有发现有人看门进来,于是她又把门关上,回到自己的车上等,等了大约两个多小时,她老公和那个女终于出来,他们很亲热地不断地接吻之后,那个女的才开车离去,她看着这一幕,全身不断地发抖,她又在车上坐了一会儿,看她老公都没有再出门,于是她就在车上坐到下班时间,才鼓起勇气回家。进门,看到她老公,他就问她老公为何在家?她老公表示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下午回家休息,她就问她老公:“现在是否比较舒服了?”她老公就说:“现在很舒服很快乐.”她哭了两个晚上,但她都不想把她看到的事摊开来。

     一直两个星期,她老公就说要出差到另一个国家两个星期,她老公出差回来没多久,就跟她说,他要调到国外去工作,她听了就问她老公:“那我呢?”她老公就跟她说,她只是去工作而已,这是她就问她老公:“你是不是已经不爱我啦?你想离开这个家?”她老公就说:“也不全然,应该讲是一半,我们分开生活看看会比较好,我应该有权利过过自己的生活。”她就问:“你喜欢过什么样的生活?”她先生就说:“我喜欢下午喝茶,我喜欢跟人家聊聊天,我想要跟别人谈情说爱,这个事你不会接受的,可是我已想要这么做,我们结婚已经很久了,我都没有谈过情说过爱。”她就问:“我们不是恩爱吗?为何你会突然变了?”她老公说:“不是突然变了,是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了。”她这时就求她老公:“你可不可以不要改变?因为我很需要你的爱。”她老公说:“我也会爱你,但我会搬离开。”

 

父母离婚儿女冷淡   陈年旧账翻出重算

     她老公离开三个月后,就寄了一封信给她,信的内容大意就是谢谢她二十年来的照顾与付出,并且表明他无法再回到这个家,以找到他的爱,他要重新生活。她接到这封信,似乎崩溃,之后两个月她打电话给她老公,她老公的反映都是淡淡的,令她难过的是,她问过她小孩,也将她老公想要离开这个家的选择告诉孩子,她的大儿子就很轻松地跟她说:“你就让他去吧!”她因而觉得很后悔离开台湾,后悔离开父母,更后悔生下三个小孩,她觉得这么爱护这三个小孩都不对,她觉得她的孩子对于她跟老公要离开这个状况,态度上都表现得很冷淡、也很冷静,又无情。她这样讲时,我就跟她说,她的三个孩子基本上是外国人,性格比较冷静,我们则比较激动,她小孩,两个儿子都已离家独立生活,大儿子的态度是“这没有什么”,女儿学艺术的,就跟她说:“他要离婚就跟他离啊,你也可以去追求你的爱情啊!”小儿子则说:“这是你们大人的事,不便发表意见。”要是没有发生离婚事件,她还不知她的孩子是如此洋化,我就提醒她:“你嫁的是洋人耶!”  

     当她与先生谈离婚的过程,她老公跟她说,她是一个很制式化的人,她总是在制式化下,要求儿女与老公“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她总是在认同的模式运转,她老公觉得跟她生活很辛苦,她老公过着很中国的生活,下班就要去买菜,她还叮咛她老公要记得买小孩的哪些东西,或是买家中要的那些日用品,她也不喜欢她老公去参加其他的活动,二十四年婚姻生活下来,她老公觉得没有什么自己的生活,虽然她老公有曾邀请她一起去度个假,但是她都觉得小孩很小,以没人看为由拒绝她老公的邀请。她老公觉得她很顾家,是个好女人,但觉得他们的婚姻既没有得到女方家的祝福,男方的父母也不是很喜欢她,因为男方的父母有任何的家庭活动,她甚少出席,她老公跟她沟通过这种状况,但她也不觉得怎样,因为她不去,她都会打电话跟她老公的父母说明,她老公的父母表示,了解她很忙,没有关系,因此当要谈离婚时,她老公将这么多年的不满提出来,她很受伤,觉得她老公与她老公的父母没有讲真话,事后再怪罪她,当作离婚的理由之一。

 

伤痛何时能疗愈   独自一人对河泣

     她来找我的时候,已是结婚经过二十六个年头,已经五十二岁了。

     当她找我叙述这段二十六年的婚姻时,我一直看到一条河水在流,河水的颜色,就好像淹完大水,混杂着黄泥的浊浊黄土灰色,我一直看到一条河从她身上不断地流过,我体会到她的失落、她的懊恼、她的痛苦,她的失望、她的崩溃都在那条河水里,我觉得那条河水也无法洗涤她内心的这些伤痛,我就问她,她有什么想法,她说:“我听说老师会帮助人家,我一直觉得我会白头偕老,他什么时候回来?我会不会原谅他?”我说:“很难,你的个性太求完美,即使他回来,你也不会原谅他,也没有办法维持夫妻关系,况且你打的是否卦,你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她听了就说:“老师你不要这样讲,中国人就是要白头偕老,不然,他有没有可能跟那个女的断了?他在国外生活,我就安排我自己。”他她还告诉我,从结婚到现在,她所有的薪水都拿来养小孩,从来没有私房钱,再加上她老公赚得也不多,她老公喜欢偶尔买一点东西,过的生活只是中上,而是几年下来,只有一栋房子,除了房子,也一无所有,两个儿子都在都在外地,女儿目前跟她住,但也有她的爱情,她觉得女儿不久也会离开她,过自己的生活,大家都走了,只剩她一个人。

她来找我之后回美国,有打电话来,希望我到美国帮她看风水,我真的在她回去后两个多月,我就带着我母亲以及小孩参加美西团去玩,我就一大早从拉斯维加斯飞去休士顿,去她家看风水。要去休士顿的前一天晚上,我一直听到河水声、哭泣的声音,以及风吹一阵又一阵的呼啸声,还有叹息的声音,她来机场接我的时候,人更瘦了,脸颊都凹陷了,我在她房间窗户外,真的看到一条河,她卧房外的窗边有一棵很大的树,大约有三百八十公分高,把窗外的景色折掉一半,有一天她回家躺在床上哭“这一天是她老公加班三天都没有回家,也是看到她先生跟那个女的在家翻云覆雨之后的日子”,她突然发现这棵树不见了,她在窗外一探,才发现这棵树呈弯腰驼背状似死了,一星期后她先生就跟她提要离婚的事。由于她每天上班下班,生活很忙碌,也很少在社区活动,她根本不知道后面有一条河,她窗外的那棵树,真的脱皮老死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一棵树老死了。

 

两张座椅显示关系远   情感如水泼地难收回

她家的格局是大门一进来可直通她的卧房,中间只用了衣橱隔起来,她一直觉得她家的风水不好,她躺在卧房的床上,就可以看到从大门直通卧房的走道。

但,我觉得她住的房子,比较特别的是,在客厅坐着就可以看到厨房,也就是厨房的拉门不拉上,就可以直接看到炉火以及水,也就是直接见“火” 与“水”,而且从主卧的床边就可以直接看到厨房一边的火,我就说:“在你的客厅可以看到水火,在你的主卧可以望到火,两把火,就称之为发(炎),你应该厨房的拉门不要拉开,在门边放一棵树,或木相生,你的心情会比较好。”接着我就问她,常坐客厅哪里,她就告诉我,她常坐在面大门的那张椅子上,她讲到这里就哭了起来,因为她发现她先生离她很远,因为她先生都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跟她的椅子刚好呈九十度角,她先生椅子的左手边刚好是大门,而且两张椅子大距离很远,我就问她,她住在这房子多久了,她说,刚好十二年。

我说:“照理这十二年不是,他已经不是很爱你了,他已经对这个生活乏味了,他只是还没有很好的机会跳开这样的生活。”我就安慰她不要哭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她问我要放什么东西,她老公才会回来睡这张床,我就告诉她,她老公不会再回来,我会这么肯定是因为我昨天晚上,不断地听到河水声,哭泣声,即使我站在她家的客厅跟她说话,那条河依然在她的头顶上不断地流动着,她看我盯着她的头上,以为是因为她没有精神打扮,头发凌乱,因此还觉得失礼跟我道歉,她问我,为何我可以回答得这么直接肯定?这时,我就告诉她,她回台湾找我的时候,我就在她头上看到一条浊浊的河,在她头顶上不断地流,现在我在她家的客厅,依然是一条河在听头上不断地流着,我就拿一句台湾俚语比喻:“水泼落地上,难收回。”我跟她讲,我跑这一趟来帮她看风水,我也会很难过,她就问我怎么办,我要她把房子卖了,可以有一点钱,否则她呆在这个房子,会一直不快乐,她送我到机场还抱着我哭,她表示,她虽然比我大,但是她觉得我好像她的母亲,她在跟我陈述她的痛苦与委屈时,我就跟她讲,她的“因”已种了十二年。若是刚刚开始发生,可以用儿女或是改变自己生活方式,设法挽回这个婚姻,但已十二年了,就像那条河水已浊到很浊,源头已不清了。

我就劝她要坚强独立站起来,她就问我,她老公会坚持离婚吗?我依然肯定地说是,但她依然觉得是这个房子的风水有问题,她觉得小孩在十二岁前是她的,在小孩十二岁之后搬到这个房子变得与她水火不相容,愈来愈远,搞到后来亲子关系是相敬如“冰”,而她和她先生也是搬到这个房子之后,变得很难沟通,有很多口角冲突,而且她在住这个房子之后,也变得愈来愈暴躁,我跟她说,她住在这房子,妇女方面的疾病也会很多,她告诉我,她在这房子十二年,她失去了卵巢跟子宫。

 

多年付出只得美金八千元   莫回首掌握当下一切

就在我回台湾的半年后,过圣诞节,她寄了那张卡给她先生,上班的第一天,她就收到她先生寄来的离婚证书,隔年三月份,她先生诉请离婚,法院也通过了,因为在美国只有一方不爱了,搬出去六个月,就可以诉请离婚,也不下需要另一方答应不答应,她只是法庭点交财产,因为财产一人一半,当她从法庭回到家,几乎不想活了,但她事后告诉我,要不是我告诉她这是十二年种下的因,沟通不良,导致不快乐,而造成她先生响往自由,她真的想不开。

她告诉我,她与先生在法庭上见面时,发现她先生变得很苍老,对她很客气,但她看她先生苍老,她还以为是她的视力不佳,看错了,点交完财产,她拿到八千美元——又是一个八千。她表示她花了二十七年,一年就是二百九十六美元,再除以十二个月,一个月才美金二十五元,我就劝她不要这样换算,我说,以我的角度来看,她还有二十五美金。有很多婚姻,是女性要付出很多钱,不仅娘家拿钱支持女儿的先生做生意,女性自己赚的钱还要养小孩,养老公,我这里有个案例,结婚十年,先生搞了三千万的负债给老婆,这又怎么说呢?这位负债三千万的老婆,也曾问我。十年等于三千万吗?我就说,等于啊!我要这位负债三千万得老婆想,三千万等于三个孩子,是划得来,我就劝她要回想,自己恋爱是甜蜜的,结婚也是美好的,够美好的是有三个小孩,但我这样讲,她不觉得,只觉得这三个小孩太西洋化了,都没有帮她的忙,都没有在在她的立场想一想。

离婚后,她被公司遣散,没有工作了,之后找到新工作扣完税,不到六百美元,房子她再住三个月,就卖掉了,租了一个小房子,过了半年,她女儿的男朋友要到台湾来,她女儿就跟着男朋友到台湾,她也来帮忙女儿安排教书以及英文的工作。她来见我时,她头上的那条河不见了,起色也变得粉嫩多,人有变胖一些,她告诉我她放下了,一切就这样算了。她问我,她会不会活得很好?我说会;由于她不喜欢她女儿的男朋友,因此她想籍由我来劝劝她女儿,但我劝她不要全排女儿的生活。

 

霸道固执导分离   两道彩虹春天到

我跟她说,她会有新的感情,因为我看到她身上出现两道彩虹般的红光,她听了,却认为不可能,因为觉得自己已经五十岁了,况且生活很拮据,要很小心过活,她车子若万一坏了,她都会很害怕,但她女儿却在一旁说,六十岁都有人谈恋爱啊!在她回美国前,我给了她《正信佛教》、《学佛群疑》、《学佛知津》这三本书,她回到美国,就把这三本书看完,她告诉我,也因为这三本书,让她放下对小孩的不谅解,从这三本书她发现,她的三个小孩会有这样的个性,是她自己造成的,她不让小孩出去与别人交往,她以中国式的教育教孩子,打小孩打得很凶,所以小孩跟她的感情变得很淡,她回想自己是太固执、太霸道了,她老公发现这样的生活是他不要的,就像过去她在打小孩的时候,她不准他老公过来管,她会狂叫吼叫。

她老公寄离婚证书给她后,她打电话问她老公只能这样吗?她老公跟她说,他也曾在这段婚姻家庭生活快乐过,也试着想要改变,但发现没有办法改变,于是她老公才选择离婚,她老公还跟我说,为了要调离这个国家,因此一直选择不升官,一直等到有机会调离美国,才提出离婚的要求;也因为她自己的固执,让她一直没有真正了解老公在想什么,要什么,也是因为这三本书,她才开始懂得以儿子的立场去关心儿子,没想到儿子很快地也会主动关心她,目前一个月会和儿子见一次面,吃一次饭,而且人儿子偶尔会主动贴补她一点钱,让她可以零花。

结果,在隔年春天过后,她从美国打电话给我,我似乎听到小鸟在唱歌的声音,她在电话那头跟我说,她认识了一个男的,两个人在同一栋大楼不同的公司工作,常常在电梯内碰到,但两人都没有讲话,就这么巧,她离婚,那个男的太太因为癌症撑了八个月离世(她现在只要遇到“八”这个数字就会很害怕),有一天,就这么巧,两人一进电梯,电梯就不动了,她因为害怕而一直哭,那个男的边安慰她边敲门求救,他们就在电梯内共度四十分钟,又隔了一个星期,两人又在电梯内碰到,她觉得要谢谢那个男的那天的安慰,那个男的也表示,要谢谢她那天在电梯内跟她做伴,于是两人就一起去类似麦当劳的店吃东西,两星期后她与那个男士就开始交往。

就这么想当然尔的认为,在说出婚姻誓约的当下,就已卖了白头偕老的恒久通行证,然后对彼此的认识与了解,就不自觉地也定格在婚姻誓约的当下,于是就带着想当然尔的态度,像钟表内的齿轮,彼此以为对方想什么、要什么,都若指掌,甚少人去思维,自以为熟悉的亲密伴侣,一早出门之后,在外面经历了些什么,心中产生什么变化,如果晚上回到家,彼此没有机会说说话,谈谈心,那么自己对这位亲密的伴侣的熟悉度,已经减少了一分,陌生度却增加了一分,若是如此过了一年,五年,十年……生活依然像钟表内的齿轮运转,依然没有分享与谈心,又如何能说彼此是老夫老妻,彼此都很了解呢?然后到了有一天,彼此的关系,透过外在事件如背叛的冲击,才猛然警觉钟表内的齿轮的凸与凹槽,已是凸碰到凹槽,凹落陷凹槽,齿轮以损害不少,齿轮密合运转的状况、事实上早已在好多年前就不存在了,只是想当然尔的态度,让自己过去的经验与记忆,去面对亲密的枕边人,过去的经验与记忆,让自己没有活在生活的每一刻当下,去发现对方,了解对方,即时地调整彼此的亲密与亲近的脚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