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子成就不高   家中说话分量轻

带着曾经心碎的伤痕,走进下一段恋情,那种不再信任产生的不安全感,再度成了感情的杀手。 

 

陈伟诚是她的表姐介绍来的,他带着他的女友一起来,他女友眼睛很大,睫毛很长,发型是娃娃头,个儿很娇小,是一个很可爱的女人。陈伟诚是来问工作,以及父亲坟的风水状况,因为他一直觉得父亲坟墓的风水不是很好。他有五个姐姐,家中只有他一个男的,然而他的母亲并没有因为家中只有一个儿子,就特别疼爱他,反而比较疼姐姐,他希望我先生去他家看看祖先的牌位,因为他一直觉得他家的祖先牌位安置很乱,并且选择了一个不是姓陈的祖先,而他父亲过世之前,也未到这个非陈姓的祖先牌位交待清楚。

于是一个月之后,我就去阳明山上他父亲的坟去看,那是一个家族塔,旁边还有凉亭,凉亭内有石桌、石椅、来祭拜祖先的时候,就可以将祭拜之物放在石桌上,家人也可以在石椅上休息,这个家族塔当初也是花很多钱请人来看风水建的,但是后来经过时间与附近环境的变化,原来有路的地方都被隔邻堵住了,因为都没有留水流通路的小水道,除了要到家族塔要跟旁边借路外,还造成水流路线在他家的家族塔积聚不能流通,当他们发现时,去跟隔邻的主人沟通,然而都不好沟通,前面景色也被其他建筑物挡住。我看了发现曾曾祖只有一个单牌位,曾祖也是只有一个单牌位,旁边的牌位我看了也不是姓陈的,家族塔内很潮湿,样子摸起来都很是湿的,古瓮看起来也是湿的,我就跟陈伟诚表示,骨灰湿掉是不好的,他就告诉我,他父亲有四个兄弟,倒的倒,负债的负债,四个兄弟孩子也都不成材,我就跟他说,好像只有他是最成材,但他却觉得他的工作一直在换,也不知是不是这个风水的问题,然而他的母亲交待这是家族塔,不能随自己的意志去动,因此我看了他家的家族塔,我就建议他,将他父亲的牌位放到“天祥宝塔”。

而他女友觉得陈伟诚的姐姐意见很多,光是一个家族墓,大家的时间都兜不拢,而陈伟诚是家中唯一的男生,也不能做主,也没有说话的权利,他女友私下告诉我,陈伟诚要将父亲的牌位移去天祥宝塔,也不见得能移得成。当我下山的时候,太阳很大,我却听到风很低沉的声音,感觉很像风贴在我的耳朵旁吹,我心里就有种感觉,风水十年轮流转,因而他父亲的牌位十年内大概都搬不走,于是我就跟陈伟诚讲,他十年都移不走父亲的牌位,他听了就很感慨地告诉我,他是没有钱,若是有钱就可以讲话大声一点。

他大姐经营工业成果不错,讲话可以很大声,二姐的老公事业也小有成,因此讲话也很大声,他每一个工作,都是刚进去时大家很喜欢他,但是做了半年,大家就不喜欢他,觉得他做的不好,我问他是不是做的太仔细,还是做得太粗糙了,他告诉我都不是。

 

家中老少相聚   谈情说爱不方便

他家的房子是长方型的结构,但是房子的四个角都缺了一块,变成一个长方八角形的房子,到他家厨房是斜一个角,房间是斜一个角,陈伟诚告诉我他家很“八卦”,人更“八卦”,他家很吵,他姐姐带着小孩回来,不仅意见很多,讲话也很大声。他母亲把四楼出租一半,给三姐住,五楼他母亲住一个房间,他就挤住在一个有斜角的小房间,他的两个姐姐住另外的房间,他家三十坪不到的房子,到了假日,二姐姐加姐夫,以及六个小孩,就挤了十二个人,一个人站两坪半,假日是他要补眠的时候,但是小孩五点钟就已起来玩耍,吵到他都不能好好睡。

当他女朋友来找他两人待在房间唧唧我我时,就会突然有小孩推门进来,即使锁门,小孩也会不断地敲门要他开门,敲得两人唧唧我我情绪极速降温,毫无兴致。他住的房屋间刚好是三煞屋,他的眼睛又很严重弱视,视网膜剥落好几次,他的眼睛很凸出,他在看人的时候,常感觉像是在瞪人一样,由于是弱视,眼睛的镜片就像是放大镜一般,厚度很厚,因此他看东西,要距离不到一公分,贴近眼睛才看得见。也是因为他的眼睛太凸出,他在看人的时,会让别人很不舒服不愉快,并且也会让老板以及同事对他的能力不信任。除了眼睛弱视的问题,事实上,他长得很高,浓眉大眼,眼睫毛也很长,穿着予人干净整齐的好印象。

他的床头就贴在不规则的斜角,床头有窗,顶楼还有加盖,佛堂供桌在楼上,我重新调整供桌的位置,调整出一个空间,他可以搬到楼上的和室住,但和室的一角也是斜的。

 他眼睛天生就不好,但住在这个房子,他都没有办法充分地休息,常会恐惧有很多的声音,小时候常因不听姐姐的话,就会被好几个姐姐轮流处罚,然后姐姐又会再叫妈妈来打他一顿,当他跟我讲这些时都会掉泪,他告诉我他很想念他父亲,他父亲比较公正。他成年之后,他姐姐都会买好的衣服给母亲,相互地比能力与势力,例如母亲过生日要买蛋糕,姐姐们要他分摊钱,姐姐就会说,要他出三百元,但姐姐又会以嘲讽的语气笑他连三百元都没有,而他听姐姐这样嘲讽他,原本想出钱的他,就连三百元都不想出了。这就是他跟五姐姐与母亲的关系,只要他讲一句不同意见的话,立刻就会被他家的娘子军的口舌攻击,他觉得他女友对他很好,不嫌他的眼睛,还陪着他去动眼睛手术,度过他困难的时光。他女友是他唯一的朋友。

 

喜帖打开满手血   预告婚姻不长久

到了民国八十七,他和女朋友要结婚,婚姻卡是设计成菠萝蜜多心经,材质是透明胶的撕不破,但是我拿到这张卡的时候,我发现我的两只手都是血,我吓了一跳,我觉得这是一个不祥的预兆,是一个不快乐的婚姻。但结婚的两年,他们常来找我,也很快乐,隔了两年,他们生了一个儿子,生完儿子后,当他们来找我时,我发现陈伟诚的太太开始抱怨,因为陈伟诚在我的办公室的附近卖电脑,我们约六点半,但到了七点他都没有到,于是他太太就先上来,表现出她受不了陈伟诚、没耐性的脸色,同时告诉我,他们结婚到现在大小吵不断,原因是他们家的事太多了,一下是大姐的事,一下是二姐的事,虽然他帮不上忙,但他都要出席,她就举其中一个事件告诉我,例如母亲节约大家聚餐,结果是约的那个姐姐没来,原本来的人要分摊聚餐的费用,但是姐姐就说已买东西送给妈妈了,所以不愿分摊钱,于是她跟陈伟诚就要付这次聚餐的所有钱,但她觉得没关系,她最不能接受的是,在这次吃饭的过程,姐姐们的冷眼热讽,再加上陈伟诚的工作不如意,让她更不快乐。

接着整整一年,陈伟诚也不像过往,即使不卜卦都会偶尔绕过来我家,带个小点心来看看我,并跟我先生喝杯茶,小聊一下,他和他太太两人就这样消失了。后来陈伟诚介绍的一个同学林小姐过年前来送礼,并告诉我,陈伟诚和他老婆生完孩子就分居了,原因是他老婆表示有产后忧郁症,接着又表示她很不快乐,因此就分房睡,他老婆就搬到楼上加盖的房间自己睡,接着陈伟诚就发现他老婆分房之后,每天都早上五、六点钟就出门上班了,他觉得他老婆的行踪很怪异,有一天很晚了,他拿起电话却发现他老婆在讲电话,于是他就将他老婆讲电话的内容录音下来,放给大家听,但是他太太都不承认,并表示只是在和同事谈讨论公事,但陈伟诚觉得他太太的声音就是在撒娇,电话中两人都很快乐,不是在讨论公事。陈伟诚跟他太太表示,他能原谅,但要他太太回头,但因为他将这样的事摊开来,他太太因而恼羞成怒,而坚持要离婚。

 

痛苦躲进酒精里,重整心绪再出发

陈伟诚因为很痛苦,人变得很消沉,也不工作了,在家中酗酒。他离婚四个多月之后,终于来找我,他满面胡须,衣服皱得像咸菜一样,非常没精神,而且常在发呆,我问他:“怎么了?讲清楚。”他就哭着问我:“老师,我活着是不是多余的?”我说:“如果你的认知是这么浅,当然是多余啦,一只蚂蚁都知道要努力地工作,要活着,你的认知如果觉得活着是多余的,你就早去造投胎吧,你的小孩要送给谁你要想清楚,不然你就送给我好了,你死了算了!”当我这样讲时,他就用那双长睫毛的大眼睛看着我,眼泪如雨珠般夺眶而出,而鼻涕也同样跟泪水夹杂地掉落在我办公桌上,那画面我看了很心疼,我说:“要振作,小孩很可爱。”他哽咽地说:“我现在唯一大希望就是小孩,但我看到小孩觉得很痛苦。”因为没听清楚,我就问:“很辛苦?他答:“痛苦啦。”

我说:“如果你觉得辛苦,你更要死啦,连一个小孩都养不活。”他说:“我很糟糕,老婆照顾不好跑掉了,我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养小孩?工作都不顺,做这个不行,做那个不行,我很认真啊,为什么每个老板都不了解我很认真?”他哭到我看了心里很难过,接着他又说:“我这眼睛去捡破烂也捡输人家。”我听到他这样讲,心想也对,而且他这个眼睛去捡破烂,也会长受伤,因为看不清楚什么能捡,什么不能捡。我跟他说:“你这样哭,你的眼睛更会坏掉了。”他过去常为了家里,祖先的风水,还有他的工作不断地问我,但是为这样离婚的事来找,他觉得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因为我给他的都是好的,他给我的却都是痛苦的,我就安慰他,不要这样想,小孩现在谁在照顾,他就告诉我,他母亲在带。

但他也告诉我,不能怪他老婆,家里人太多,意见太多,而且他的姐姐常在假日把小孩丢回家中,让他母亲照顾,他母亲照顾不来,日子一久,他老婆就会觉得没有他们自己独立的生活,老是没办法做到自己要做的事,觉得没有空间呼吸,加上他也觉得因为眼睛之故,他的薪水不多,没办法好好照顾他老婆,没办法让他老婆得到生活上的享受,因此他老婆到后来觉得很辛苦,他们才会走上离婚分手这条路。

我就鼓励他要坚强,我还建议他可以做木类、布类、纸类、食品类的行业,不要再做电脑的相关工作,因为对他的眼睛太伤了,但他觉得做木类他又扛不动那些家具建材,我想一想,我就建议他不要做电脑的软件体程式设计。改做电脑硬体卖电脑,他真的就接受我的意见,去卖电脑。

 

旧伤痕尚未抚平抓新恋情当浮木

又经过两个多月,陈伟诚就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他现在卖电脑卖的不错,并问我,他认识一个加拿大朋友黄小姐,我是否可以帮他看一看,当他在电话那头跟我讲的时候,我就听到锣鼓的敲击声,我还因为这个声音刹那间分神了,我立刻跟他道歉,问他在说什么,他就在电脑那头问我:“老师,你怎么了?”我说:“没有,大概没有睡饱。”他说:“你要多保重。”我听他这样讲,心里还满高兴,心想,他似乎已从伤痛中走出来,开始会关心人了。

接着,他继续跟我说黄小姐的出生年月,因为他不知道她的出生年月与时辰,他才一讲这个女的出生年月,我眼前就快速的出现几个画面,我看到这个女的,在国外十年,有三个小孩,现在是从国外很悲伤地搬回国内,三个小孩都留在国外给她先生,我就还像在看连环图画故事一般地看过去,他继续在电话中问我:“她从加拿大回来,是做服装的,我又没有可能跟她合作?这个女的好不好?”我就问他:“你所谓的好不好,是男女朋友,还是男的朋友,女的朋友?”他说:“老师,这个女的能力很强,跟她在一起很快乐,她很会安排,很独立,很有建设性。”我听了就在心里想,他好像觉得自己抓到一个大浮木,这个浮木可以救他,因为他觉得自己事业无成。

我说:“这个女的能力真的不错,改天要她自己来问。”但他告诉我,这个女的很铁齿,接着过了两天,他又打电话给我,直接问我:“老师,你是不是看出来什么?”我问:“你是不是跟她相爱了?”我会这样问,是因为上一次他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看到深蓝色的色调,因此我就跟他说:“你喜欢这个女的,但是我看到的是不快乐的气氛。”他就跟我说:“当然不快乐,我才刚受伤,她状况也不好。”我问:“什么样的状况?他说:“说来话长。”刚好我电话一直响,他就说再谈,挂了电话体会到他有保留跟害怕,并未很坦然地跟我说。

 

想念孩子常哭泣   面对新人无信心

     接着又过了二十天,黄小姐就跟陈伟诚一起来,黄小姐告诉我,她要问事业以及私人的事,她讲完这句话,就看着陈伟诚并说:“请你坐外面。”他说:“不要,我不要坐外面。”我就看着他说:“你一定要坐外面。”他一听我这样讲,就说好吧,起身走到办公室的外面。

     当黄小姐跟我说的时候,之前我看到连环图画的画面,又再度快速地出现在我的眼前,同时我又看到另一个新的画面,就是她老公带着三个孩子,与她隔着一条河,她隔着河,站在河岸边独自哭泣,我就问她:“你心情很不好,对不对?”她就点头,我又问她:“你是不是离婚了?”他问我:“老师,你怎么知道,是陈伟诚跟你说的吗?”我说:“没有,他在电话里又隐瞒什么都不说,你知不知道陈伟诚的状况?”她就告诉我,她知道,陈伟诚都有告诉她全部经过,她告诉我,十年都是她在加拿大拼命工作养小孩,老公就是游山玩水,她觉得自己很辛苦,回台湾度假遇上到陈伟诚,陈伟诚就追求她,告诉她,他会给她幸福,我就问她:“是陈伟诚要你离婚的?”她说:“我现在其实满后悔,不知是对还是错。”我问她:“你爱不爱陈伟诚?”她表示是爱的,我就跟她说:“你的婚姻不快乐在先,你遇到一个你喜欢的,更加速你离婚。”她说:“对,但我很想念我的小孩,我很后悔。”我问她:“你后悔,是因为你想念你的小孩?”

她告诉我在短短的两个月内,她发现,陈伟诚的脾气很不好,会摔东西,也不准她跟三个小孩联络,我就告诉她,可能他在家没有安全感,又失去他的婚姻,所以会把她抓得很紧,陈伟诚一看她跟小孩联络,就会想到她是否又会再回到加拿大而离开他,她听我这样说,就跟我讲,她原婚姻就不快乐,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离婚,原本她是想再等五年或十年,等小孩长大的时候,在离婚。

她老大已二十岁,老二十八岁,老三是十二岁,她二十岁就生第一个孩子,三个孩子都是男的,回到加拿大办完离婚,将自己的东西全打包回台湾了,但她觉得陈伟诚太暴躁了,爱她爱的让她都不能呼吸,我就跟她说,要给陈伟诚一些时间,她的婚姻既然很不快乐,也已告一段落了,就好好地跟陈伟诚相处,但她问我:“老师,我真的和他适合吗?”

 

感情挫折疑心重   透过沟通默契生

     我就建议她:“你们是需要沟通,是需要默契的,你的事业是劳碌得要命,但不得力。”因为她卜到的卦是“节节卦”,我就解释让她明白,她做事常是有头无尾,例如,她目前的这个店生意不好,她就想再去开另外一家店,然后把第一个店卖不出去的商品,拿到第二个店去卖,我就告诉她,先把第一家店顾好吧,而且她刚回来台湾,先一步一步来,我还打比喻,就好像煮一锅红豆汤,先把一锅煮好了,再煮第二锅,而且她卜到的卦,是劳碌不得力,因此要把一件事做完成了,再去做第二件事。她坚持想问感情,但我要她不要问了,我送她四个字,“沟通”和“默契”,我特别强调这四个字之后,我要她过半年后再来问,再看看陈伟诚是否有改变。

等她问完,陈伟诚在进来办公室,就一直想要知道我和黄小姐谈了些什么,当他们俩离开我这里之后,陈伟诚又打电话进来问我,黄小姐问了我什么,这一刻我发现陈伟诚变了,变得疑心很重,第二天黄小姐打电话告诉我,陈伟诚烦了她一个晚上,一直追问她,我到底跟她讲了什么,黄小姐告诉我,她已经跟陈伟诚讲很清楚了,但是他还是不相信黄小姐说的话,在电话中,黄小姐告诉我,如果她下次再来的时候,干脆让陈伟诚在旁边,请我劝劝陈伟诚要改进的地方。

     过了大约五六个月之后,陈伟诚又跟黄小姐来卜事业运,他们两个差点要在我面前吵起来,原来是黄小姐告诉我,陈伟诚对于服装是门外汉,黄小姐要做什么事陈伟诚都要阻拦止,再加上黄小姐已太久没有回到台湾,因此不清楚台湾市场服装潮流、水准、喜好以及时机,因此原本她卖欧洲的商品,后来发现她所处的那条商店街,她买卖的商品都是最贵的,其他的商家都是三件五百那种价位的商品,而黄小姐是一件要五千元的商品,因此陈伟诚就不断地骂她,搞得她不敢补货,又不敢拿便宜的商品来卖,担心自己卖不来这类型的商品。因此过往她在加拿大都是销售欧美路线的商品,因此她觉得自己要重头开始学,这种状况让她很没有安全感也很担心,而陈伟诚每天又对她紧迫盯人,粘她粘得很紧,讲到这里,他们俩就在外面前有清争吵起来,于是我就请黄小姐出去一下,我跟陈伟诚单独谈,我就直接问陈伟诚,他为何脾气变得那么暴躁?

 

同是天涯苦命人   声声是爱相处难

     他告诉我,他快疯掉了,因为黄小姐知道他爱她,但是她却每天把分手挂在嘴边,陈伟诚还告诉我,既然他们俩他同为苦命人,就同归于尽好了!我一听。我就说:“你在讲什么?这样的爱,即使你要爱我,我都会很害怕,你爱不到就要同归于尽,真的不好,你真的要改变,上次黄小姐有问我你们两个合适不合适。”我一讲到这,他就很紧张地问我:“那老师你怎么说?”我说:“你是在逼问我吗?还是在问我?”他说:“老师,不是,那我们适合不适合?”我说:“其实,两个如果好好相处,你们的八字并没有不合适。黄小姐像想小孩,而你不喜欢她跟小孩联络,你怕失去她对不对?”他说:“老师,其实我自己有小孩,我知道她会像小孩,我有让她联络,但她联络的方式是错的,她打电话过去就跟孩子说(你们要什么,妈妈买给你们,你们要多少钱,妈妈寄给你们)她这样跟她的孩子这样说,他的前夫就更不会上进,她都已经离婚,来到台湾了,不应有补偿、宠小孩的心态。”

     陈伟诚告诉我,因为黄小姐的这种态度,她的小孩只要一接到她的电话,就不断地跟她要东西,陈伟诚觉得她太辛苦了,他只是想要保护她,另外,陈伟诚告诉我,黄小姐很歇斯底里,她问陈伟诚爱不爱她?他告诉黄小姐,就是因为他爱她,所以才会对她如此紧迫盯人,爱她黄小姐因为打陈伟诚七岁,所以黄小姐又会紧问陈伟诚,他爱她的什么?陈伟诚就跟黄小姐表示,他爱她的能力与美丽,但黄小姐听他这样讲,就说,她又不漂亮,他怎么会爱她?从陈伟诚的谈话中,我了解黄小姐没有安全感,也很怕年龄是差距,他说,他们就是不断地在争吵,我就劝他,要他多让黄小姐,若是黄小姐打电话给小孩,他就装作不知道,我跟他说,小孩是她一手带大的,我跟陈伟诚表示,妈妈爱小孩是天性,他不要干涉这部分。

    同时我也坦白地跟他说:“我觉得你有报复心态,因为你的前妻没有带小孩,所以你觉得黄小姐就不应该带她的小孩。”他听我这样讲,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也不是。”我就说:“那你要把你的观念导正,谈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她之前的婚姻是她的,她要跟小孩联络让她去联络,而且在加拿大那么远,她又不是去看,她今天的婚姻失败,她在找的对象,当然希望对方有一个大肩膀,就像你的婚姻失败,你就期望她对你是非常付出的,很相依赖的,但你们俩的疑心造成你们俩的争执。”他听完我的话,就跟我表示,他懂了。

 

生意不顺负债多   不听意见争吵烈

    但他们俩一从我这卜完卦回去,隔天,黄小姐又打电话跟我说,陈伟诚跟她吵了一个晚上,原因是他们从我这里离开,回到他们住的地方,两人因为一句话说不拢,黄小姐正在停车——那是机械式的停车场,大约有两楼之高——黄小姐人仍在停车中,陈伟诚就很气地在车子行进停靠的过程中,将车门打开跳车,表示要自杀,结果就是摔伤,摔倒嘴巴都流血,当时很多人都在停车,因此那栋楼的邻居,都知道陈伟诚跳车,黄小姐在电话中跟我讲完之后,还跟我说,要我不要去问陈伟诚,否则她又要跟她没完没了地吵个不停。

      又过了两个月,我从印度回来,我就主动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我从印度回来,帮他带了一个祈福的东西,并在电话中问他过得好不好,他在电话中表示,马马虎虎,并告诉我,他觉得真如我所说的,黄小姐做事很冲动,原本要开第二个点,后来也没有开,原本的点,补货也补得有一搭没一搭的,他为了帮黄小姐,半年都没有工作了,帮她的过程,他给黄小姐意见,她都不听,但是发生的事情,都是陈伟诚当初提醒黄小姐的,例如黄小姐去上电视购物,但是上电视购物,货色与尺码的质与量都要大,但是卖出的量不理想,造成一堆货退出来,黄小姐损失近一千万,黄小姐又只好去贷款五百万,因此造成他们成了负债的状况。

    因此他们接受我的建议,去摆地摊,一些存货就在那样的状况销售出去,结果还算不错,我听他这样说,我就跟他讲,要他多给黄小姐一些爱,要给黄小姐时间忘掉小孩,小孩会慢慢长大,而他也不要寄希望黄小姐对他的小孩多好,他就不解地问我,我为何要提到他的小孩?他们昨天才起争执,因为他要带小孩出去玩,但黄小姐不要,因此陈伟诚就很生气。我就问他为何要生气。他告诉我,他觉得黄小姐是故意不跟他的小孩玩,我就表示,我也不赞成,因为带他的小孩,就会令黄小姐想到她的小孩,她就会想,为何陈伟诚的小孩有爸爸有阿姨疼,她的小孩没有?所以不用勉强她,而且她的小孩也读书了,他听我这样说。想了一下就跟我讲,我分析得也对,接着他就问我,他们结婚好不好。

 

盲目乱想伤感情   依赖之心不分手

     我听了就表示要主动帮他们卜之后卦,看他们到底会如何,我跟他讲,我十五分钟打给他。结果一卜出来是“否卦”,我一看到否卦,心想没有一对卜到这个卦是会成功的,但想一想他们都各自离过婚,因此我就卜一个他们相处多久会成功,我又卜到一个“诟卦”这个卦的意思就是小人、迫害、男色、女色、盗贼偷窃啦、车祸,我就在电话中告诉陈伟诚,这是不清楚的卦,他一听我这样解释,他就告诉我,他们已经被劫财了,还有员工偷他们东西,但我听到这样说,我还是告诉他,诟卦是指他们两人,我又劝他,他的疑心要去除,他就跟我表示,要我不要提这个疑心,他有改变,讲到这,他又跟我像是叙述,又像是跟我抱怨地说,他觉得这个女的也是歇斯底里,一下讲这,一下讲那,讲话又快,什么事都要做,但什么事都没有做成,又常常哭泣,又常常问陈伟诚爱不爱她,又常讲干脆他们分手吧!我听到这,我跟他讲先挂电话,我想帮他卜个流年的卦,打完卦,我就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卜到“空芒”跟“流离”,空芒的意思,就是芒芒目目,有可能彼此都易胡思乱想,而造成口角是非;流离呢,流水也是流,流血也是流,可能是感情会付诸流水与分离。他一听我这样说,他就跟我表示,他不想要如此的结果,他觉得自己满依赖黄小姐的,我就问他,他依赖黄小姐什么?

    他在电话另一头说,其实他觉得黄小姐拼起来很拼,这是他所没有的特质,只是他觉得黄小姐拼起来,没有章法,没有方向。

但没有想到,民国就是四年五月有一天,陈伟诚打电话来,在电话那头哭得很惨,说;“我惨了,怎么办?救救我,我惨了.......”

愤怒自杀相逼   感情复活携手

     一见到他,他的头发乱七八糟,衣服脏兮兮,我看他如此狼狈的样子,就问他,他是不是跟谁打架了?他表示,他身上连一百元都没有,但他是要来卜卦的,我一听,我就要他先讲清楚发生什么事了,他就告诉我,黄小姐现在医院急救,原来他们前一天晚上吵得很严重,当时黄小姐就紧抓陈伟诚问他,他到底爱不爱她,像发疯一般地一直重复这句话,陈伟诚也很不高兴地问她,一天到晚谈分手,他不懂她到底想干什么,然而黄小姐在当下就坚持要分手,表示要冷静一段时间,但陈伟诚不愿意,于是她就跑进浴室,拿起浴室的消毒水喝下去,送到医院急救,嘴巴喉咙都烧伤,黄小姐的妈妈很生气,表示要告陈伟诚,而他呆在医院一个晚上,都没有阖眼休息,之后就在马路边哭。

     于是我就帮他卜了一个卦,是“晋卦”,晋卦的意思,就是有贵人帮助,就会得救,有贵人帮助,就会升官,有贵人帮助,就会听得懂,有人钱借你,就会解套。我就跟他说,一切都会安好,我强调,他们求救医生就会得救,他们来求救我,就会得救,我又再度跟他说,之前我曾提醒过他们,只有默契,有共同的兴趣就ok,但他们的默契都没有办法增加,都相互猜疑,两个都在讲一些无聊的话伤对方,我就不解地问,两个受伤的人在一起,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也看过受伤的人在一起,很甜蜜的也有啊!我就跟陈伟诚表示,他跟黄小姐是我看到过最失败的一对,我就跟他说,黄小姐不会死,要他去求黄小姐的母亲原谅他,但陈伟诚听我这样讲,依然哭哭啼啼、喃喃自语地说,她死了怎么办?她死了怎么办?我就很大力地敲我的桌子,并很大声地说:“不会死啊,我跟你讲不会死啊!”

结果,黄小姐安然地活过来,经过这一次之后,他们两个认真地想我跟他们讲的话,不要谈过去受伤的往事与心态,重新开始,陈伟诚最近一次打电话给我,我就跟他说,他要学习用感恩的心,去看过往的婚姻,毕竟他前妻替他生了个儿子,虽然目前他和黄小姐目前各自都有负的负债,虽然加起来有二的负债,但是中间要加上彼此相处互相扶持的快乐,不要再去谈论苦痛,要忘掉过往的苦痛,否则老是用过往记忆经验的有色眼镜去看待彼此,这段情感不会有美好的未来,我跟他强调,重要的还是要增加他们俩相处的默契。

陈伟诚又想要卜卦,但我跟他讲,不用卜了,我鼓励他要有信心,只要有信心,就是这段感情的护身符,不用卜什么卦了。但我挂了电话,还是帮他卜了一个卦,获得的是“谦卦”,谦卦的意思,就是只要很诚恳谦虚地突破的话,就会有美好的结果。

 

两个心碎的人,都没有从过往的心碎关系中,学习到在旧关系中为何挫败的原由,以及自我性格中不能创造美好亲密关系的盲点,若又在很短的时间内进入新的亲密关系,彼此不自觉地带着心碎的恐惧伤痛,就会让自己成为情感中的藏镜人,不敢敞开心,只是不自觉地带着过往的恐惧与伤痛,彼此不断地要对方给予保证,彼此不断地在生活的大小事上掌控对方,这种要保证与掌控人的状态,两个心碎大藏镜人的意图,只是想要让对方成为自己能够掌控的傀儡,但双方都想要当控制者,谁又甘于当傀儡?于是双方再度在关系中权利较劲,身旁的任何一个旁观者看了都会捏一把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