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背后两把刀   先生被关寻贵人

跟先生打拼同苦二十多年,原本以为好日子就在眼前,但没想到灾难才开始……

民国九十三年过完年后,她是中历的朋友介绍来的,她告诉我她叫素云,当她来找我到时候,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一个人的背后有两把横的菜刀,我看到的时侯,还以为我看花眼了,长达五分钟那两把刀都在她脖子背后。她告诉我,她先生在监狱中九个月了,一直被审中,她老公是在泰国种东西与养猪。她主要问的是目前的律师对不对?以及如何找贵人帮忙,并问她老公什么时候会回来?由于她心急,不断地去求神问卜,听佛堂的人的意见改来改去,弄得她觉得家里的佛堂怪怪的,她也不喜欢现在的佛堂,她一直不确定祖先的牌位弄得好不好,是否能保佑她先生?她在跟我谈的时候,我一直听到磨刀很尖锐的声音,而且越来越大声,我就跟她讲,先停下,然后我就去泡了一壶红枣花茶,当我又再坐到她面前时,她问我,谁才能把她家的佛堂弄好?我就跟她说,我啦,由于我看到她脖子背后的两把刀,我就觉得她要拜护法神,我就问她,她喜欢哪一尊佛像,我跟她表示,摆佛堂要她喜欢,也要她认识,否则请了一尊回家她不认识,也很难有体会与感应,她就告诉我她喜欢观世音菩萨,我就跟她讲,她供奉观世音菩萨,一边可以放韦陀菩萨,一边放伽蓝菩萨,于是就约好隔一个礼拜后,去帮她重新弄佛堂。

她先生被抓的原因,是因为她先生在泰国做生意,毒贩被抓,供出背后的老板就是她先生,在泰国贩毒是唯一死刑,但她不相信她先生做了这样的事,觉得是被人陷害诬告,但她打得卦是“叠卦”,我跟她说,她先生真的做了这件事,我要她为她先生真心忏悔,做了这件失去良知的事。

 

让河流走 留住孩子是生命根基

     我到她家时,她家弄得很干净,有一套古董座椅,她告诉我当初买了五十六万,一栋楼共五层,五楼是休闲室跟佛堂,她就问我佛桌放的方向对不对?我告诉她佛桌的方位是没什么问题,当我帮她弄好佛堂隔天,她就打电话告诉我她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站在一条河中间,周遭的东西一直在流在流走,她一直往河的上游走。我就问她,到底什么东西在流走?她就告诉我,她的发夹,她的衣服、家具、电视、收音机,我就跟她解释,梦到水中物,这个“物”她要“悟”到,她要了解,我觉得这是一个有关要了解的梦,我就问她,如果梦中那些东西都流走了,她要如何生活?她听我这样讲,就一直哭,这时,我的耳朵就听到观世音的佛号声,我就问她,她是否愿意再捐多一点东西出去?即使她全部都没有了,她去想一想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布施,她就告诉我,她听不懂,我就跟她说,假设她的床、她的电视、她的音响都流走了,她还有冰箱,她还可以把她的冰箱放在河里一起流走,若家里还有花瓶,就再把花瓶放进河里,如果家里还有饰品,就再把饰品放进去,如果河要将她所有有形的物质东西流走、带走,就让河带走一切,她只要留住小孩,三个小孩(二十二岁,十七岁,十六岁)就是她的根基,我就跟她说,什么东西都留不住,唯独手足亲情是可以留得住的。

我就跟她讲完这通电话之后一个月,她又打电话告诉我,她又做了一个梦,梦到香炉旁边有个福袋,福袋烧掉了,有一个出家人跟她讲,一切放下,一切都为空,她就告诉我,她从梦到出家人,我就跟她讲,梦到出家人是好事,是福报,同时表示她可以更好。她听完之后带着怀疑的语气问我,她老公的判决迟迟没有下来,也不知该怎么办?同时她还问我,她摆了佛堂之后会不会更好?我想了一下,就告诉她,会了业,现实生活会更辛苦,但心灵生活会很快乐,若是她要因为请了菩萨和护法,就能立刻庇佑在她先生身上,我告诉她,不会如她愿的,但一定会有所感应。她表示,她大姑不知去哪问,拿三枝香给她先生握一下,然后把三枝香带回来点,看香燃烧的状况,就可以判断她先生这个判官判决的结果;她大姑于是就拿了三枝香,设法到泰国监狱看她先生,然后要她先生握一下那三枝香,结果她大姑把那三枝香带回来给她,她就早上点了一根,到了中午点了一根,但点完第二根香之后,她想一想,应该在一天之内将三根香点完,于是她就点了第三枝香,但一点就熄,再点还是熄,连续三次都熄掉,她就要我跟她解释,香这样的状况,到底是什么意思?

 

先生被关发现外遇   伤心痛责先生不是

    我就解释,她要忏悔,她的先生真的做了贩毒这样的事,她的生活都是用上等的东西,这三枝香并没有如她所愿的都烧掉,可能连神明都不认同她老公的做法,神是有感应的,当一个人做了亏心事,香通常点不着,我就告诉她,在我这里好几个的案例,都是如此,我解释,两枝香有着,一枝没着,表示神明都不愿意收她点的香。

她跟我打电话的那天晚上,当我诵完“地藏经”的时候,我就听到一个我不认识的声音告诉我,她先生还有另外三个小孩,我就问谁,那个声音就告诉我她先生的名字。

隔天一早,我就打电话给她,问她,她知不知道她老公外遇?她一听很惊讶地干问我:“有吗?”我就要她做心理准备,她老公在泰国有小老婆,还生了三个女儿,她就在电话那头哭到不行,边哭边跟我表示,如果这是真的,那她觉得她先生太过分了。

接着因为五月的时候,她先生的案子要宣判了,她就问我,她要不要去泰国?我就跟她讲,她一定要去泰国一趟。她从泰国打电话告诉我,这个女的是她老公的小老婆,是帮忙她老公养猪的,跟她先生生了三个女儿,她最气的是她婆婆在泰国,根本就知道她先生已有另一个老婆,还看过那三个女儿,最小的才两岁,老大已六岁,老二四岁,她觉得很痛苦,我就告诉她先回来再说。她从泰国来之后 ,昏睡了两天,到了第四天她才来找我。

 

前世三人情纠缠  今生再来了旧缘

她来找我,我就询问她是否想看看她的前世,看的时候发现,她老公前世也是一个男的,非常有钱,她老公前世和一个村女相爱十年,但是她老公前世的父亲不准她娶村女,要他娶一个富家女,于是她老公前世就遵照父亲命令娶了富家女,并生了三个小孩,但和富家女不快乐地生活了二十二年,前世村女等她二十二年,在期间还拿掉三个孩子,到了第二十二年,她先生就和村女相邀殉情。看完前世之后,我就跟她说,她要接受,她就是那个前世的富家女,今年她的老大也二十二岁,今天终于知道,她老公在外面生了三个小孩,她老公的在泰国的小老婆就是前世的村女,她的三个女儿就是前世拿掉的三个小孩,我就劝她要接受,要忍耐,她一听,第一个反应是她做不到,我就继续说,如果她要跟她争,又有什么好争?她先生的命已快没了,况且这已是事实。

当我跟她讲完的隔天,因为介绍老仁波切以及宗萨学院的大殿成立带子拍好了,于是我就要邀她来一起观看这个带子,因为那时她非常地沮丧,在看的过程,我就跟她说,有一个女孩用大佛纪念她的父亲,现在带子中大佛的旁边有文殊菩萨以及观世音菩萨,并且还有一尊度母,她听到这就问我:“度母是什么神?”我解释:“度母是以慈悲化众的菩萨。”说完,就拿着一张度母的照片给她看,她看到度母的照片就一直哭,我就跟她讲,大佛有人捐助,是一百二十万,观世音菩萨与文殊菩萨已有人各捐七十万,现在只有度母以及旁边的小尊佛像,尚未有人捐助,她就问我她可以捐助度母佛像吗?我就告诉她可以,她当下决定捐助度母,我就跟她说,她跟她先生以及泰国的小老婆就有前世的因果,既然这一世又遇到,就了业吧,而且如愿,她也不要去跟她老公生气,但她表示,真的很难,我就要他拿度母的照片回去,每天看着度母的照片努力观想,我跟她讲,度母真的很慈悲。

 

先生嫌她不识字   感叹受苦谁明白先生

大约过了半个月,她都在梦中哭泣,而且是在梦中抱着度母的腿一直哭,而且度母在梦中就抚摸着她的头,又过了半个月,她梦到她左手绑了一个不同颜色的布,我就告诉她,她老公家有丧事,她一听不能相信,然后讲完的隔天,她婆婆就暴死,因为她婆婆一直都不知道她先生入狱了,被判了死刑,而是她在讲电话的过程,她婆婆无意间听到伤心过度,于是就因高血压引起脑溢血而暴死,于是她就赶到泰国,料理她婆婆的后事,接着她就到监狱去看她老公,跟她老公表示:你真的不应该做这种事,我被你隐瞒了那么多年,你骗了我六、七年,你在外面生了三个小孩,到现在我才知道。

听老公就问她,她怎么知道的?她就跟她老公解释,因为去找一个算命的老师她才知道她先生所做的一切,于是她老公就跟她承认一切,她老公跟她讲,他觉得她不识字,并没有脑部,她听她先生这样嫌她(原本她听我劝之后,又因为供奉度母,让她能较能以她先生小老婆的状况感同身受的设想,就觉得这个小老婆很可怜,没有跟过别的男人,就嫁给她先生,生了三个小孩,而且跟她先生的日子也不好过,每天都要辛苦地养猪,扛很重的东西,做很多的事情,她老公也没有跟小老婆住在一起。她算了一算,觉得这个小老婆,可能还是靠养猪养自己以及三个小孩,对她老公很帮助,她比较不那么痛苦,以及沮丧了),她真的很灰心,她觉得她老公这样讲,对她的侮辱,比她老公在外面生三个小孩还严重。

 

吃苦受罪终过去  接纳一切互照顾

因为她跟她先生吃了很多苦,在乡下切猪菜养猪,打拼了十二年,她跟她先生的生活才渐渐地从没有到稳定下来,经济条件也日渐变好,她也曾到泰国二年,但不适应,就又回到中历买房子,自己带着孩子在台湾住共八年,而头五年,因为台湾仍有一个农场要照顾,她依然过着苦力般的生活,果子要成熟时,要将一个个果子包起来,在这个过程,她被虎头峰咬过,发高烧,还被毒蛇蚊虫咬过,那样的日子很辛苦,一直到近三年,她才过比较舒适的生活,才买了一些好家具,但没想到就发生老公贩毒被判死刑的事。不管前世是如何,但是这一世,她很确定,她没有害过人,她很认真地照顾家庭与小孩,老公却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生三个小孩,我就安慰她,那就度化她老公。

到了年底,她又去泰国看她老公一趟,回台之后,她老公的小老婆就来台湾找她大姑,她也跟小老婆一起吃饭,小老婆一直跟她说对不起,她就把小老婆大女儿留在身边,在台湾读小学,帮小老婆照顾老大,接纳了小老婆的一切。目前她先生的案子在泰国仍在上诉中,但我还是告诉她,她第一次找我来看到的那两把刀,要她有心理准备,即使上诉打官司,仍是不乐观。

 

就以罗素的这首诗为结语,祝福天下所有的有情之人:

长久以来,我寻找平静,我找到狂喜,我找到悲痛,我找到疯狂,我找到寂寞,我找到孤独的痛苦,啃吃我的心,但我找不到平静。

现在,我老迈接近终点的时候,找到了你,认识你,使我同时找到狂喜与平静,我终于可以休息,在多年寂寞的岁月之后,我知道生命和爱的可能境界,现在,如果我长眠,将心满意足的安息。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