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久,他们被一直在寻找小妙子云的艾理维纳斯·丽丝蝶和银磷发现了,并且紧快的将科斯雷·颖峰带回宫去治疗。。。。。。

 

等我们回到宫后,大雨便随即而来。。。。。。

大雨下了一天一夜,将气温给降到只剩下几摄氏的冰冷温度。

这一天一夜急诊室的大门不断被护士和魔医推出推进,他们冲忙的身影让人十分担忧。

在急诊室外等候的人,个个都十分焦虑。

我发冷的缩成一团的坐在椅上微微颤抖,心里不停的在祷告。

银磷和艾理维纳斯·丽丝蝶都被妙子云说服回到项链内去等消息,以免让人看见蝶是前朝的人物而引起不必要的骚动。

科斯雷·颖峰的父母,国王,王后,国王的侧室,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表哥表弟等等,所有王亲国戚,姨妈姑姐全都到场了,将宽大的走廊拥挤得水泄不通。

他的父亲冲忙的把国事处理完,连衣服都没换过就赶过来了。

他的父亲来到的第一时间就把我叫到一旁去问话。

他知道儿子很喜欢这位在人界认识的女子,儿子都这么大了,他也尊重他的选择,所以对妙子云在宫里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儿子自个儿去处理。

早知会有这么不如意的事发生的话,他当初就不该放任儿子去做他想做的事了。

现下可好了,儿子就无原无故的躺在急诊室的床上生死未卜。这事真叫他悔不当初啊~

 

“那个。。。对不起。。。”不敢直视那张和颖峰有几分相似的俊脸。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的痕迹,让他少了那份少年时的稚气,多了一份刚毅。

“你。。。解了我儿子身上的咒了吗?”

“咒??”我一头雾水的看着他。记忆犹在的那一幕告诉我,我身上的咒是解了,颖峰身上有咒吗?

“呵~看来,他没告诉过你。。。戴在你颈上的是。。。”科斯雷·颖峰的父亲叹了口气,转身欲回到亲友身边时,眼角的余光瞥到她颈上的项链『银磷之链』。

“这个吗?是银磷之链。”我将埋在衣领内的项链掏出来,让他看个清楚。

我知道,这东西原本就不属于我,如果要我归还他们,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只要颖峰没事。。。

“。。。原来传言是真的,你是艾理维纳斯·丽丝蝶的转世。”颖峰的父亲看着我颈上的项链若有所思的说。

“不,我不是,艾理维纳斯·丽丝蝶的灵魂还在这里。蝶,你出来吧!”我立刻否认了自己的身份,呼唤在项链里头的真正艾理维纳斯·丽丝蝶幻化出来。

“真的是你。”看到前朝公主,科斯雷·颖峰的父亲不惊不慌的看着她。他知道什么叫做转世,如果眼前这女孩是艾理维纳斯·丽丝蝶的转世,那这位前朝的公主灵魂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子芸,抱歉!其实我。。。一直都在误导着你们,你跟我长得相像只是个巧合,你并不是我的转世。”艾理维纳斯·丽丝蝶在犹豫着该不该在这个时候将所有事情都说出来。

“你单独和国王说来龙去脉吧!我不想再听了。”

“难道说你。。。已经知道了?”蝶惊讶地看着我问。

 “。。。”无言,我默默地回到位子上,恢复回原先的模样。静静的为颖峰祈祷。。。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