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妲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那个男子坐在她身旁为她检查手上的伤口。

那天遇险的记忆清晰的让曦妲马上弹起身子,惊骇抱着胸口躲开他。

“你。。。”男子愣愣地看了她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因为他没想到曦妲会这么排斥他,和讨厌他的接近。

“你到底是什么人?”曦妲将抱着胸前的越抱越紧,把刚刚结痂的伤口崩裂了。

“我。。。你伤口流血了。”男子看见她弄伤自己了,欲上前去为她料理。

“别碰我!”曦妲抗拒的将他伸出的手挥开。

“。。。我真的没有恶意,你的失血过多已经很虚弱了,别再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好吗?”男子耐性的劝说着她,好让曦妲可以放下戒心,给他好好的料理伤口。

“呃~”经他这么一说,曦妲才感觉到自己的视线开始模模糊糊的,头也沉重得让她快承受不了。

“让我看看。”

“不要!。。。 。。。”曦妲毫无说服力反抗着,但虚弱的身子让她抵抗不了黑暗的来袭,再一次昏了过去。。。。。。

 

曦妲再一次从见光明的时候是在隔天的早晨了。

寒冷的早晨让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挪靠向温暖地方。扑鼻而来淡淡海草味令她舒服的睡了一会。

 

当有一个东西搁置在她的腰上时才将她从梦中惊醒过来,愣愣的看着呈现在眼前特大的下半张脸和一段完美曲线的颈窝。

那一张完美无瑕,细嫩乳白的脸深深的吸引着曦妲。

曦妲上下打量了一会,才从记忆里翻出,这是那位救她的美丽男子的脸。

没意想到他被自己这么距之千外,还能忍受这种屈辱呆在这里照顾自己。

她看得太出神了,没留意到男子已经醒了,同时也在打量着她。。。

 

男子名叫洋,海洋的洋。

他们现在在离乡村不远的一家被荒废多年的寺庙里。

和他多天相处下来,曦妲没再对他的接近做出任何恶言的反抗行为。

而那天在海里时候的事,洋也毫不隐瞒的告诉曦妲。

洋,是那天曦妲从海里捞起的那天海鲨鱼。。。。。。

洋是来自大西洋,他陪同族群到太平洋这儿游玩的时候走失了。

洋在无边无际的在太平洋寻找了七天七夜,始终找不到他的族群。

寻找了七天,他也同样没进食了七天,而得快昏的他,就被曦妲捞了起来。

没见过人类的他,害怕的闭着呼吸,装死起来。

结果曦妲以为他死了,为他流下伤心的眼泪。

不知为什么曦妲的眼泪让他感触,也感到内疚不已。

鱼儿是不会有感情的,他们一旦拥有了『感情』就会进化成『精』。

成『精』后,他们可幻化成人类形态,生活作息完全可以像个人类一样。

所以洋现在可以说是个『人类』,也可以说是个『精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