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回想到这,艾理维纳斯·丽丝蝶感觉到事情有如昨天才刚发生一样。

她的眼泪已不知觉的划过脸颊。

没错,当年那位妙龄女子就是她。

在曦妲离开之后,她将居酒家关闭了,带着雒绫离开了那个已经残破不全的家。

她没办法让那孩子一直跟着自己到处流浪,虽然她体内有一半是鲨鱼精的血统,也有一些魔力存在,但她毕竟是个人类,应该要像人类的孩子般长大。

所以她为雒绫偏了一个弃儿的荒谬故事,将她交给一家姓妙的夫妇当孩子了。

那对夫妇都是个慈善的人,俩人生活无忧。

夫妇俩结婚多年却只有一个儿子,一直都想再添多一个女儿,但再无所出。

现下艾理维纳斯·丽丝蝶带了个女儿给他们,他们当然是高兴都来不及了,完全没有介意她是个弃儿,将她视为己出,百般宠爱。。。。。。

直到现在。。。 。。。

 

***

 

“不好了!~”刚进去急诊室里头的银磷大呼大叫的从里头跑了出来。

“怎么样了?”

“发生什么事了?”

“颖。。。颖。。。峰他,快挂掉了。”

“。。。”艾理维纳斯·丽丝蝶听完银磷的话后立刻想冲进急症室去

“蝶,等一下!”看见她情绪不稳定的进去,我赶紧扯住她的衣服,让她停下来。我知道她想起了什么事,也知道她当初是有多么自责自己阻止不了那场悲剧的发生。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救他,我要去救他,放开我!”蝶挥开我的手后又想着要进去,我连忙抱住她的腰让她再次走不了。但她的挣扎更是凶狠,快将我甩开了。

“银磷你还愣在哪儿干什么?快来帮忙阻止她啊!”

 

我们俩合力将失控的蝶给安定了下来,强迫将她封到项链里去,让她一人去冷静一下。

“银磷,将刚刚在里头看到的,听到的,清楚的说出来。”以现在的情况慌乱是办不了事的。要是颖峰真的是要挂掉了,以国王就他们不会在这个时候召开紧急会议。一定是在想什么办法。

“颖峰他失血过多,几次陷入休克状态,幸好几位魔医集合施法让他仅存的血液能在干枯的身体如常运行。他们这样的方法只能维持一个钟。国王他们那边现在,正在找着适合颖峰的血来给他续命了。但一个钟实在太紧逼了,现在都已经过了半个钟了,国王那一点消息都没有,身为他的父亲为了国家的将来又不能输血给颖峰,而他母亲人现在又不在国内,这下该怎么办啊。”银磷一溜嘴的把话说出来,说的连他自己都紧张不已。

“那他的兄弟姐妹呢?”他的兄弟姐妹这么多,不可能没有一个能输血给他的人啊!!!

“你有所不知了,颖峰是比较偏向母亲的血型,他母亲跟国王只生下他一个孩子罢了。颖峰的母亲乃是海豚公主,血型是只有鱼类才有的,所以整个王室可说是没有适合他的血。”

“那么是鱼类的血都适合他吗?”

“嗯,只要有一丁点鱼类的血统,就适合了。”

“银磷,你当过医生吗?”看他说得自信满满的,很怀疑他不是一只雪精灵进化而成的。

“没死前曾对血液做过研究和分析。”

靠!几万年前的是还这么清楚的记载着??你还真像台会行的笔记本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