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尾声

 

时光飞逝,一年的光阴一下子就过了。

我成功念完高中,以优等生的成绩毕业了。

依如和小倩在毕业以后就回了魔界去。

在这一年里他们完全没有科斯雷·颖峰的消息,只是听说他正在疗养罢了。

这也代表着他已经没事了,真是太好了。

当初走的时候一眼都没看到他,让我的心一直惴惴不安。

现在可以安心的气做自己该做的事了。。。 。。。

 

***

 

毕业以后,我便借打工为理由搬出那个温馨的小家庭。

回想着小时候的记忆,来到位于马来半岛-西岸东部南中国海上的一个小岛。

我在这里找到一家小小的café当侍应生。

Café的老板长年都在国外公干,开了这家café只请了两个人。

在繁忙的时候俩人简直忙得手忙脚乱。

现在有我的加入了,还是一样忙得不可开交。

二十年光景,这个小岛已经和我小时候看到的不一样了。

现在已成了马来西亚的旅游胜地之一了。它有个名叫作『乐浪岛』。

在这儿的每一天,我无时无刻都在观察游客们到这儿享受着他们的假日。

乐浪岛在 39月期间是乐浪岛游客最为旺盛的时刻。

被人称为渡假天堂的乐浪岛,是游客们划船、游泳、潜水以及森林漫步的理想地。

在阳光普照的午后,清澈的海水透明得让成千上万绚丽缤纷的珊瑚有如浮现在海面上,仿佛能在有三十尺高的海面触碰到它一样。

美丽热带鱼儿也会在这个时刻极力的展现自己优美身段来吸引游客们的关注。

乐浪岛除了海水的清澈外,还有沙粒的洁净和质感。走在湿润且细嫩如丝绸般柔滑细的沙滩上, 即使是暴晒35摄氏高温的午后也不会感觉烫脚。

曙色朦胧十分可以看见有许多人靠在岸边的木椅上聆听大海心跳,或品尝着最好吃的刨冰, 也有许多人结伴在海滩漫步,享受凉凉的海风。

待夜色渐浓,酒店前的椰子树便被点亮,摇滚音乐声渐起。

在静谧的星空下与情人踩着沙滩携手漫步,此时天地仿佛只剩俩人。

如果记忆的美好必须经过时间的焠炼,那么此时此刻白皙细沙,原始风味,如诗画般的沙滩 ,未经人工雕琢,给了它一个与世无争的面貌,让旅客可以永远温存这美好回忆的圣地。

 

***

 

看着游客们脸上挂满快乐的笑容,我也同样被他们快乐感染了。但却在每个暮色来临的时候,那些快乐的感觉就会被暮光驱散了。

我来这里的目的是希望在人海茫茫的故乡找寻父亲的下落。

这儿的原住民都不晓得有人和鲨鱼精恋爱的故事。

我试着找寻母亲的家人,在问了很多人后得到一个答案,没有母亲的祖名是找不到的。原因是『曦妲』这个名称是很个很普通的名字,在这儿居住的原住民将近有十个八个都叫这个名字。所以我放弃这样徒劳无功的找寻。

已经两个月了,完全没有他的消息。

或许他在和母亲分开的时候就被他那些么有感情的族群软禁起来了,也或许是在那个时候就逝世了,也或许在某天他回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见不到我们就开始到处寻找我们了。

我始终相信,我们会有相遇的一天。

***

 

这天,天气一样是那么炎热。

café的老板终于回来了。

老板一踏进门就向店里头的侍应生和游客们热切的打招呼。

当他见到我的时候,手上拿着的行李“啪啦!”一声,全都松落在地上了。

那是因为我抱住他的腰际,哽咽的告诉他“爸,我回来了!”

命运这玩意儿很难准确的预测到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管是谁只要缘份未尽,就会有再相遇的一天。。。 。。。

 

 

让你感受我的世界 ~ 完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