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上方一团黑气   天色仿如暗夜来

我遇到一些满离奇的案子,在处理的当下,我常会有天外飞来的灵感,知道处理得关键在哪里,旁边的人常会问我,我都不会怕吗?当然,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因为阴界的事而怕过,我只担心我帮不到,没办法让来找我的人,烦恼的来,快乐地离去。

有一个很怕高的老太太,先生过世好多年,有一儿三女,她来找我是因为她有一个平房租给别人都很不平安,李太太就在讲这个过程时,边讲嘴还边发抖,她一直说被那个,被那个……一直讲不出“那个”到底是什么,在我一直追问之后,她才吞吞吐吐地说:“被鬼强奸!”

终于讲出这句话时,还很害怕地问我:“会不会被听到?”并跟我解释,这两年租给四个房客,每个平均都住不到半年,有的得病

住不到半年就病死了, 空了两个月有人要租,但嫌房子旧,于是李太太就去粉刷,重新油漆。房客住进来头一个月、第二个月都按期给房租,到了第三个月房租不给,到了第四个月,不仅房租不给,还会动手打人,房客很凶地跟李太太说,这个房子有鬼,到了晚上饭菜都会腾空,在屋子空中飞来飞去,感觉好像有两个人在互丢这些饭菜。后来房客半夜有看到同样的景象,还被一锅汤泼到,被泼到时,房客万万没有想到那早该凉的汤,居然是热的,房客被泼到那锅汤之后,就一病不起,房客就不满地跟李太太说,这房子有鬼,还付什么房租?

隔了两个月,那房客就搬走了,等李太太发现时,屋内的东西全被搬个精光了。

     第三个住了两个月,房客半夜就跑了,还是邻居打电话给李太太,李太太才知道房客又跑了,第四个住不到一个礼拜,就告诉李太太,要她请出家人来念经,因为她一个晚上被鬼强奸两三次,还是不同的色鬼。

听完后,我就跟李太太约隔一个星期去看她的房子。

     这一次看房子的经验,的确令我吓了一大跳。我到李太太房子的附近,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车子快到时,我开始头晕,起鸡皮疙瘩,我从未遇到这种感觉,在车上远远地望见李太太的房子,散发出来的气是黑色的,感觉好像她的房子是在晚上,隔邻的房子则是白天,那天是他女儿开车载我们去,我就要车子停在巷口,因为那条巷子很窄,下车之后,因为我急着想上厕所,原本想先跟邻居借厕所,但却这么巧,邻居都没有人在,李太太后来就说,她家就有厕所,干嘛跟别人借?当时,我心里想,好吧,该面对的就要面对,我就把我的包包打开,正在找东西时,李太太就问我:“老师你在干什么,你在找护身符吗?”我确实在找护身符,通常我身上都会带金刚冥沙,或是檀香油,若两个都未带,我身上还会带一条红线或是一条五彩线,但那天我居然什么都没带,指带了一盒很小盒的印尼。

   我看到这个印泥时,才想到我前一天做的梦。我梦到一些人在排队,拿很多的衣服,关老爷就拿一个四方形的章,印上印泥,将人家拿来的衣服打开,并将章盖在衣服里,在梦中我还记得一个女生,没有带衣服,关老爷看了一下,关老爷就用右手指沾上印泥,盖在这个女的胸前。

   我在心里想,关公是用右手,那位应该就用左手,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为何要如此,但就觉得应该要如此,于是我就用左手沾了印泥,压在我的胸前,压完之后我就想万一左手没效怎么办?于是我又用我的右手沾了印泥,压在我的胸前,李太太看我这样做,就跟我说,她也会怕,所以要跟我一样这样做,也帮女儿压了印泥在胸前,当我一帮她们两个盖完红色的印泥之后,房子上大团的黑气就不见了。

 

生前习性魂魄相随    面对已死阴风远去

    于是我就跟她们说,可以去她们家上厕所了。她们家的厕所是一个木板隔的厕所,很窄没有过身的地方,坐在马桶上,手都可以摸到厕所的门,而厕所的门跟厨房的门是相对的,厕所和厨房相对,这是水火相望,加上整个房子只有两个窗户,通风很不好,根本没有所谓的住家品质。

上完厕所之后,我在厕所内看到第一个死掉的房客的魂还躺在房间的床上,我就在厕所内看了一下,这位房客在死前可能多喝了一些酒,在加上这个房子的空气不流通,因此是缺氧造成死亡,我上完厕所,要打开门却打不开,这是就有三个灰灰的站在厕所的门口,拉住门不让我出去,三个都是男的,长得都一副无家可归的样子,我看着这三个灰灰的,我心里就想:人的习性,如果在死之前都没有机会调整。或是忏悔想要改变,生前有什么不好的习性,死后依然会魂魄相随。

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灰灰的,把手放在裤裆里,不断做出自慰的动作,还发出猥亵的声音,我就看着这个灰灰的说:“你很恶心耶,没有礼貌!”

那个灰灰的,一听我这样说,就发觉我可以穿透木门的隔板,看到他们,之后这三个灰灰的就不见了,可是我的门还是打不开,这是我干脆坐在马桶上,同时我也听到李太太跟女儿说:“老师怎么在厕所这么久?”

李太太又在外面半开玩笑地喊:“老师你在里面生孩子喔?”

我也不敢跟她们说,我看到了什么,或是打不开,就将我是来这撇金条,把鬼臭死。

接着十二个灰灰的有来到厕所门外,我就说:“哇,你带吗么多人来喔,那又怎么样,把我的门打开,否则呆会儿你们就走着瞧!”

外面十二个灰灰的听到我这样说,每个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嘴巴都变成o字型,我体会到这些灰灰的觉得惊讶的是,我居然“真的”可以看到他们,接着我又说:“我是人,我不是跟你们一样,是灰灰的,你们也不应该在这个房子里,因为你们已经死掉了!”

这些话我讲的非常大声,我就指中间的那个说:“你们还在那里摸,你生前这种个性,死后还没有改,很奇怪耶!”

这是我发现站在最后那两个灰灰的,是戴着手铐和脚铐的,因为他们的表情是喝醉酒,很慌张茫然的表情,我的判断这两个戴手铐脚铐的灰灰的,应是被处决而死亡的,我又再度地强调:“你们死了,这个房子跟你们无怨无仇,你们不能来这个房子!”

站在中间那灰灰的就对着我说:“乱讲,我们没有死,我怎么会死!”

我就说:“我门关着,你们看得到我,我也看得到你们,你们不是死了,那么你是什么人?”

我一讲完这话,十二个灰灰的又一闪不见了,又过了两三秒钟这些灰灰的又来到厕所的门外,其中五、六个的表情是哭泣的表情,我就说:“干嘛要哭?你们知道你们死掉了,这样好,你们把门打开,我帮你们超度,唯有超度你们才可以离开这个房子!”

接着我就把台北的地址念出来,要这些灰灰的记得地址,并答应他们我一会去北就帮他们超度,我钱掉要他们离开这个房子,不要再对房客作出不好的行为,我特别指着那个做猥亵动作的灰灰的说:“特别是你,生前喜欢对人家性侵害,现在还是喜欢对人性侵害!”

我一讲完,他就一闪不见了,这也是我第一次发现灰灰的听到自己死掉时,那种恐惧与哀伤,于是我又对着灰灰的说:“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做到我说的。”结果门就打开了,走出厕所时我已经全身是汗,李太太和她女儿吓得站在门外看着我。

李太太还告诉我,外头的太阳烈得要命,但是不知为何她们站在外面就一阵又一阵地发冷,还感受到从里面吹出一阵阴风。

回到台北后,我去承天禅寺帮那些灰灰的,以及那条街上的左邻右舍的冤亲债主,马路上的各类虫蚁等超度牌位,当我这样写时,师父觉得我写的都跟别人不一样,就问我是不是都看得到,我就说是,师父就重新拿了一大张的黄纸,要我全都写在同一张纸上,我请了两个出家的师父来家里做超度,在我们家里超度时,那十二个灰灰的都有来,他们还“呼朋引伴”多来了十个,那一天来的灰灰的,清一色都是男得灰灰的,连超度的师父都看到,师父还跟我说:“今天的功德很大,都有回向到。师父还告诉我,整个客厅都坐满了。”

 

上香发上一把火   答案分明免卜卦

做超度的那天下午,有个女的来卜卦,看到家中在念经,就问我她可不可以上香,我就说可以,结果她在点蜡烛时,她的头发烧起来了,我看了吓坏了,他就开始拍头发,连师父都停止念经,帮忙将她头发的火花拍熄,那时我很纳闷为何会如此?

当她把头上的火花熄灭之后,进到办公室卜卦,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她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比她爸爸还老,这个人是她老板,她会来找我,因为听说我很厉害,就要我帮她看他和这个情人是否有婚姻,她并不想做小的,有就是她想知道,她跟爸爸情人的老婆,什么时候去谈判会对她有利?

我听完之后,我就问她:“我想你不用问了,你是第三者,小姐,你长得这么美,有三四个都在追你,刚刚你在外面已经有案了,从来都没有人上香会去烧到头发。”

她就跟我说:“这是巧合,我头发很长,而且追我的人都没有钱。”

我就跟她说:“住在我家楼上的太太,头发长度也到屁股,来上香也从来未烧到头发啊!”

她开始发起脾气来,并对我说:“你是什么老师,我今天付钱,你居然告诉我这种答案!”

我说:“你今天可以不用付钱。”

接着她就很生气站起来走了,她走到门楼的时候,还回头跟我说:“我会叫人来砸你的店,我跟你讲!”

接着过了一个星期,那天因为我人不舒服,正在睡觉,睡到一半有人来按门铃,一个女的表示,她是没有预约的,我开门时,觉得这个女的满眼熟的,经她一说之后,我才想起来,一个礼拜前,她是陪烧到头发的那个女的一起来的,她就跟我说,她的长发朋友被车撞的很严重,昨天她去看了她,她朋友请她代来上香,她也是来问自己的感情事情,说到这她就开始哭了,她说:“我也很厉害,我跟那个男的三年了,他也是有老婆的。”

我就问她 :“你看到你的朋友,被撞得很严重,所以你很害怕?”

她就边哭边点头,并表示她看到自己的朋友,头发着火的那一刹那,她觉得是报应,接着我就说:“我真搞不懂你们现代人耶,你也不小啊,我都快大你二十岁,你不会告诉我你也爱上三十年次的?”

她就跟我说,她的那位是二十九年次,也是她的老板,她是他的秘书,她老板每个月给她十万元的生活费,我听到这之后,口中念念有词地说:“喔,主耶稣基督,喔菩萨啊!”

她就不解地问我:“老师,你到底是什么教?”

我说:“只要是勤善的都可以!”

但因为那天,我感冒很严重,一方面精神状况很差,一方面有事怕传染给她,因此我就要她改天再来卜卦。

两个星期后,她又来预约卜卦,她来的时候已豁然开朗,她告诉我她两个星期前,离开之后,她连续做梦都做到我,我在梦中跟她说做人的道理,我是带着菩萨与出家师父在梦中说服她(她是一个天主教徒),要她不要做坏事,因此十天后,他把老板情人送给她的东西以及存折,全还给他了,她来找我的时候,已经五天没跟她的阿那答见面。

那天他还带了一篮子水果谢我,还告诉我她的长头发朋友不敢来,并问我她的长头发朋友可不可再来,我就告诉她可以,并表示,我家的关老爷是很慈悲的,隔天在没有约的情况下,她跟他的长头发朋友就来我家跟关老爷上香道歉。

 

关老爷下桌跺步  驱臭改善空间品质

找到临沂街这个地方的一楼当成我的住家兼办公室,是我卜卦而认识的人介绍的,不过这里的地下一楼是做成衣设计的工作室,气味很臭,一直以为有人刚上过大号,或是有人刚放过屁,后来才知道不是。

有一天晚上睡觉时,听到有人在外面走来走去,起来看,原来是关老爷,关老爷走过来时还撞到我,关老爷跟我说:“不好意思,把你吵醒。”

我立刻说:“关老爷您太客气了。”

关老爷接着告诉我:“没办法,还是要找人来抽粪槽。”

我说:“抽后面的粪槽啊?”

关老爷说:“对啊,后面的粪槽一、二十年都没有抽过。”

我心里就在想:“有让您觉得很臭?”

当我这样想时,关老爷就回答我:“没有,没有只是觉得楼下的人很可怜。”我听了就说:“好,我去找抽粪槽的。”

讲完之后,我就去睡了,隔天醒来,就一直想跟关老爷的对话,到底是梦还是真实的?

结果我在我桌子上看到一张纸,上面写了了一个电话,我一看不是我的字迹,是类似用毛笔以左手写出来的电话号码,结果一打去,是“万通”通马桶与抽粪的专业公司,接电话的真的很专业,问了我几个问题,就判断应该是粪槽太久没有清快满出来了,还告诉我抽粪槽的管子很大,应该不会花太久的时间。于是我就跟楼下工作的老板讲,要抽粪槽的事,她的员工在一旁听了,都猛点头,她迟疑了一下问我:“你们楼上很臭吗?”

我就告诉她:“我楼上压根不臭,是关老爷受不了了,说你们楼下很臭,很关心你们。她一听,有些讶异地说:真的啊,关老爷真是神通广大.”

我就跟她说:“昨晚关老爷为了粪桶很臭,走来走去想办法解决事情,最后我就跟她说好,就想办法抽粪槽的钱一人一半。”

但大台北要晚上十点钟之后,才能抽粪槽,晚上抽粪槽来的时候,因为抽粪槽的软管长不长、短不短的,刚好在关老爷的供桌附近,因此要再接一条软管,我看软管的接缝就在关老爷的旁边,就一直很担心抽的是会崩开,我看到关老爷的五官似乎都挤皱在一块了,我就在新了跟关老爷说:“关老爷,没办法,长不长,短不短,就要在您的桌边在接一条,您要保佑,绝对不能喷出来,左边是喷到您,右边是喷到是房间门口,也可能直接喷到我的办公室,我的房子变成“屎厝”了!

我问老板娘他们有没有凸缒过,她告诉我,有,因此还得帮忙洗房子,我心里想,我的神明在这里耶!她这时,还对着我的关老爷说,请关老爷帮忙保佑,软管不要崩开。

结果打开粪槽的盖子,才发现已成了千年粪槽,硬到有如水泥地,老板就跟我说,这栋房子从盖好到现在,粪槽都没有抽过,好不容易,两个彪形大汉用很粗的铁棍挖破了一个洞,硬如水泥盖的表层就掉下去,软粪就喷出来,还喷到其中一个彪形大汉,我一看,心里想做这样的工作真是不简单,很辛苦。之后,抽粪抽了将近两个半小时。

在抽的过程,我看关老爷的身体姿势,往软管接缝的反方向倾斜,好像担心软管的接缝会崩开,我还要我先生看关老爷的姿势与表情,我先生也说,真的,关老爷也怕怕的。

后来我搬到忠孝东路半年后,又再度遇到“满粪”事件。有一天我做梦,梦到我要上厕所,但厕所的门却一直打不开,在梦中我先生也在旁边帮我的忙,由于厕所的门是喇叭锁,用铜板就可以打开了,但是在梦中就是怎么都打不开,于是我不断地敲门问:“谁在里面?”

结果一个声音说话了,它说:“我在里面!”

我一听,是马桶在说话,心想:对啊,马桶一直是在里面啊!梦中我就在门外一直笑,同时也从梦中笑醒了,我心里就想,今天一定会有事。

白天,我也同样一直在卜卦,到了下午五点、六点,我先生一打开厕所的门,突然大叫一声:“老婆……”

接着我就听到他把厕所的门用力地关了起来,我就问他什么事,他就告诉我,大便满出来了,满到地上,我跟我先生说,我们要发财了,我先生不解又恶心地问我,为何我们老是会遇到这样的事?

于是我又再度打给万通,老板就说:“喔,老师你去到哪儿,我都有生意可以做。”结果这里有五个粪槽,从来都没有抽过,总共抽满了三车,才弄干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