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世深仇大恨    关老爷摇头观看

民国八十三年有一天晚上我做梦,梦到外面有一团黑烟进来,在梦中我以为是着火了,我躺在床上爬不起来也叫不出声音,觉得的自己双手被黏在床上,我想要叫醒睡在我身旁的先生,也无法开口,那股黑烟感觉侵蚀了整个空间,扩散在客厅的地上、墙上,就快要扩散侵蚀到我的房间,我看到关老爷的手变得很长,挡住那股黑烟不让它继续往我的房间扩散,同时在梦中,我看到关老爷的脸充满了怒气,我就看关老爷的脸生气后被吓醒。

吓醒的时候,我看了一下表,是凌晨两点五十分。

我起床上厕所,之后站在关老爷的供桌前,跟关老爷说,可能会有一个很麻烦的案子发生。

隔天要近中午时,我正在想,中午要吃什么,那天中午一直到两点,都没有人跟我预约,刚好是一个空档,但大约十一点半,却有一个欧吉桑出现,他头发灰灰白白的而且乱七八糟,感觉他已六神无主到了极点,他拖着一个女生进来,并且口中还边说:“来了,来了,阿爸带你来!”

我一看那个女生就有问题,从父女俩的穿着看起来,家庭的经济环境应该还算不错,那个女生穿着毛衣,然后在外面穿着夏天的薄背心,两双袜子也不是一样的样式与颜色全身搭配得乱七八糟,完全可以看出这个人已经神经了,她一走进门时,我可以感受到他的抗拒,接着她就问我:“你是谁,我怎么会来这里?你是我爸爸的朋友,对不对?”

一说完就神经神经地笑起来,但一会儿又很正经地跟我说:“我们要来拜拜吗?”

她爸爸就要她坐下来,她一坐下来,就把两脚打开成一个大字型,完全跟他她娇美的声音与长相难以连在一起,一会儿她又会把两脚跨在桌上,她爸爸就很不好意思地赶紧将她的脚从桌上拿下来,从进来之后一会儿很淑女,一会儿又很流氓的样态,我心里就想,她可能是被“上身”了,可是我怎么看却看不到里面的东西,我只能看到她心脏跳得很快,脑动得很快,同时她的手也很不安地到处翻我桌上的东西,甚至翻我桌下的东西,她父亲在一旁不断地阻止他女儿说:“不要这样啦!”

她父亲告诉我,她女儿结婚的第二天,就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甚至在大马路上就脱衣服,坦胸露背地,要不然就拿钱到街上乱买衣服,结婚的第三天就被夫家送回娘家退婚了,夫家也把陪嫁的一栋房子退回给这位父亲,因为他们是热恋两个月结婚,所以当女的神经异常之后,男方就误会以为女方的家这么大方地陪嫁一栋房子,是因为女的有神经上的隐疾,但是父亲却告诉我,因为他女儿很孝顺,又很能干,帮家里赚了很多钱,他很疼爱她,所以结婚时才为他女儿准备这么厚重的嫁妆。但没想到一结婚,女儿却整个人生走了样。

我听到这里就跟父亲说:“那我们来上个香好了。”

才一讲到上香,他女儿就发出很生气的低吼声,并一直敲桌子,这时他父亲就拉住女儿的手,我就跟关老爷上香:“请关圣帝君,帮助这个女生!”

讲完我就将香抽到香炉中,才一抽上去香就熄掉了,我就想香怎么会熄掉?于是我就再点香,但这时打火机就点不着,我觉得很奇怪,突然一阵大风吹过来,我心想从哪里来的风啊?当我回头找风来的方向时,却发现坐在离我大约七米远的那个女生,正在用嘴吹熄打火机的火,我愣了一下,同时我供桌上的两个油灯也熄了。

这是我发现关老爷在皱眉头,同时摇头,我心里边想关老爷怎么会摇头,一边要打开抽屉找另一个打火机,当我正在拉抽屉时,那个女的就将我的抽屉硬推回去,我的手差一点就被夹到,当我有再度拉抽屉时,整个抽屉却滑到地上,抽屉里的东西,也散落满地,我抬头发现关老爷后面贴的那张红纸发黑。

这个女的站了起来,她爸爸很紧张地拉住她,她很气愤地用双手扯破身上的两件衣服,我就看到里面还穿了好多层衣服,这时却从他的口中发出凶悍也很粗壮的声音,以台语很愤怒地对着我吼:“你不可以管,这是你不可以管的,连帝君都不敢管,你更不可以管!”

我听完这段话,全身起鸡皮疙瘩,愣在“很凶悍也很粗壮的声音”的面前。我就反问:“她是你的冤亲债主吗,你为什么要上他的身?”

我一讲完这句话,就跟她父亲说:“阿伯,你要把她抓紧喔!”

她父亲就告诉我,她力气很大,他快要抓不住了,我看“那个女的”像一头蛮牛一般不断地扭动身体,接着“很凶悍也很愤怒的声音”又说:“我已经找了她两世……”接着这个女的开始哭泣,边讲边哭泣:“你知道吗?我很可怜,我怀孕时,“她” 把我推进井里……

 

宁不转世誓报仇   如落井中双手湿

原来两世前,这个父亲的女儿是个男的,为了别的女人,将已有身孕的太太丢入井中,当时井中水的深度,是到“她”(就是上女儿的身的魂)的腰,她就站在井中,因为没有东西吃,而被活活饿死,到了阴间找不到自己的名字;当时这个父亲的女儿,也就是两世前的丈夫,为了怕她报复,还丢了一张符咒到井中让“她”(就是上女儿身的魂)永不超生,最后还把井液填掉,我听到这里心里直发毛,心想怎么有人这么很啊!

“她”跟我说,观世音菩萨也劝她不要报仇去投胎转世,但是她跟菩萨表示,她太可怜了,怀着孩子,站在井里,吃井中的草与虫,想是否可以有机会得救,但在井中喊了十三天,依然没有人来救她,最后是被活活地饿死,因此她不要转世坚决要报仇,我听到这里,开始冒冷汗,觉得自己全身湿湿的,我问她:“一定要这样吗?”

附在身上的那个她就肯定地回答我:“对!”

回答的同时还退了我一下,我整个人跌倒在地,我爬起来时,那个女的父亲不断地跟我说:“不好意思,对不起……”

我跟父亲说:“我没有办法帮你处理,关老爷的香也点不起来,我卜个卦好了。”我就拿起半月形的筊,才一拿起来,就发现我的手掌都是水,而且水珠不断地滴到桌上,我被这个现象吓到,于是我就把筊一正一反放回供桌,我只能跟父亲说:“没办法,看缘分了,你可能要去别的地方想办法!”

父亲听到我这样说,眼泪从眼眶掉出来,问我收费多少,我说没帮上忙不受任何费用,他跟我说谢谢的同时告诉我,他在带女儿来这里时,已被骗了十几万了,当我看着他带着女儿离开后,我坐着整个人还是不断冒汗,心里难过心很痛,我心里想我有什么资格被称之为老师呢?来到这里的人,都会很快了第走出我的家门,但为什么连关老爷都摇头呢?

我想到这里,就想在上香,但香依然是点不着。

我先生回来时,我就把刚才发生的事跟他说,我先生看着我不断冒汗的样子,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问我该怎么办?我要他点三支香,但是香都点不着,我先生以为是香太潮湿了,就有从柜子中拿一整盒新的香,但新的香依然点不着,我就看着我线上说:“关老爷今天不办公。”

接着我就站起来跟我先生说,我要去上厕所,但是我才走过关老爷的供桌旁,我就已经失禁尿出来了,我被这样的状况吓了一跳,就去房间清晰干净换了衣服,躺在床上休息时,整个人就好像冰块遇热化水一样,整个身体不断出水,并且全身僵硬,都没有办法翻身,也没有力气讲话,我先生不断地帮会我擦着身体,但是我整个人从头到脚冒水的速度,让我先生不管怎么擦,整个人就像浸泡在水中一样,我先生既害怕有难过地问我:“要不要送医院?”

我用很微弱的身影跟他说:“送医院也没有用,可能要两三天。”

我也没办法进食,我先生就用吸管让我喝点水。

 

追讨两世苦中苦   放下怨恨甘愿承担

我除了不断地冒水,同时也开始昏睡,昏睡中,我感觉好像站在井中,奋力想要将盖在井上的石头搬开,但是却搬不开,整个人湿漉漉地站在井中,不断地呐喊,但是却没人来救,我就在井中一直哭,我醒来时,我先生就告诉我,我在昏睡时还不断地哭,然后我先生就扶我起来帮我换衣服,我整个人就像植物人一般,全身无法动弹,呈尿失禁的状态。三天中,我只醒了三次,在昏睡中我还梦到我不断地追我爸;到了第三天时,我依然梦到我在追我爸,接着就被一双很柔很温暖的手接住,并带着我往天上飞去,我因为这双手,而得以飞出,四周都是黑漆漆的空间,我抬头一看是观世音菩萨,我看着观世音的脸,菩萨跟我说:“这不是你有办法解决的事情,也因为你受到的这个苦,帮助她解脱了。”

菩萨一说完这句话,我就从中醒来,我先生坐在床边,握住我的手说,跟我说:“老婆,老婆,怎么办?”

我就跟我先生说,我要起来洗澡,我先生就扶着我坐起来,整个人完全好了,我先生还不相信地看着我,洗完后整个人非常舒服,好像没发生什么事一样;但事实上,我的衣服在那三天不断地换,三天来,洗衣机洗我湿掉换下来的衣服,都洗了五次,还是有一堆衣服,像小山一样,堆在洗衣篮中;整个弹簧床床垫像是泡了三天的水,只好将床垫靠立在墙上,用电风扇吹干,我和我先生先打地铺睡在地上。

我醒来的那一天那个女的就死了。

我会知道我醒来的那一天那个女的死了,是那个女的做二期的时候,她父亲打电话给我,在电话中跟我表达谢意,告诉我他女儿站在浴室的洗手盆前,洗手盆内大约只有几瓢水,她女儿整个脸却埋在水中溺毙而死;他父亲告诉我她要死的前一天晚上,大约十二点,他女儿坐在床边突然平静下来跟贴父亲说:“阿爸,你要跟邢老师说“谢谢”,要记得喔!”

但一说完这句话后,整个人又像失神疯了般,乱抓东西,他父亲原以为女儿快好了,就想去上香,但点也点不着。

再隔两周后,晚上我睡觉做梦,梦到那个女儿来敲我的铁门,她跟我说:“邢姐,我只能跟你说及分钟的话,我终于知道在井里的生活是怎样了。”

我就跟她说:“我并没有帮上你的忙,但要对怀小孩的那个女的讲,要她放下愤恨,对你来讲要了了这段因果。”

她就回答我:“你不要想没帮上我什么忙,这不是你能够解决的,这是我们两个要解决的,我还是要来跟你说谢谢,也要谢谢关老爷,你也不要怪关老爷不帮忙,这不是一般神仙可以管的,不过我终于解脱了,我要去走我的路。”

在梦中她转身走两步路,就从空间中不见了,等我醒来时,我是站在我家铁门前,这是我第一次梦游,铁门是关着的,我一看时间,是半夜两点十分。

之后我走回房里躺在床上,我就开始落泪,我觉得好辛苦喔,追一个人追了两世,为的是报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