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已死   做鬼搞怪吓死人

有一次我为了说服一个人打消她自杀的念头,足足跟她说了五个小时的电话,从凌晨说道早上五点多,将她从顶楼的阳台说到她下楼回到房间,说到她打消自杀的念头,说到她想开了,等挂电话时,我发现我不仅声音都沙哑了,因为都没喝水讲太多话,人也整个虚脱了,一回到房间躺下去,立刻就昏睡。

我发现人都有很固执的性格,一旦固执起来要沟通真的需要高度的耐性与智慧;灰灰的鬼也很固执,因为他们也曾经是人啊,但相较之下,灰灰的鬼要沟通,只要以真心相待,是不需要长达五个小时。

柯姐的弟弟柯贯道,他和太太结婚两年都没有怀孕,他们到处去拜拜偏方都没有用,我就跟他们说,不要急,他们一定会怀孕,结果真的她们怀孕了,因此柯贯道夫妇非常地感谢我,有一次柯贯道的太太就介绍她的同学,要我去看她同学的家,她同学冉梅娟是做家庭理容院,到了晚上,梅娟都听到有人走动的声音,并且也听到剪刀的声音,连续两个礼拜梅娟都无法入睡,隔天晚上,却发现剪头发的剪刀都被能坏了,有的剪刀的刀刃还被插在桌上,绿色的发卷还被剪刀从中间剪开,脸盆也被弄坏。

于是我就去梅娟的家,一看房子结构是从前门可以看到后门,而后门有对着另外一户人家的前门,这一家的前门也是对着后门,因此若是四扇门同打开,视线就可以从这一头,穿过四扇门,看到另外一头的马路,这在风水上,称之为“相串屋”,一般来说,容易具秽气,易造成精神紧张或是心脏病。我看完房子的结构之后,我就要梅娟去问她家后面的邻居,最近有什么事发生。

梅娟表示跟那户邻居不太熟,只知道是一个老太太带两个孙子,还有一个女儿,都是晚上出门,白天回来,当我正在跟梅娟说话时,老太太刚好从家中走出来,看得出是刚哭过,梅娟就去打招呼,关心地问老太太怎么了?

从老太太的口中才知道,女儿这几天都没有去上班,一直喊着要自杀,都没有办法走路了,也不去看医生,我就跟老太太说:“我去看看你女儿好不好?”

她就告诉我:“她也不开门,只有我从吃的,她会吃。”而且老太太端食物的时候,她女儿也只是开了一个门缝,把食物很快地像用抢的抢进去后,有把门关上。

我听了心里就想,怎么会这样?这时梅娟就跟老太太介绍我是一个老师,她自己也是因为房子怪怪所以才找我看一看到底如何处理,老太太听了梅娟的叙述,她告诉我们,她的房子到了晚上,好像有人拿菜刀,发出菜刀剁东西的声音,还有锅铲炒菜的声音,老太太推测,她的女儿可能是因为这样而生病,她女儿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开门,只是不断地在房内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于是我就到老太太的家,上了二楼她女儿的房门外敲门说:“小姐,我是邢老师,我已看到两个好朋友……”

我的视线可以穿透门看到房内的状况,一个灰灰的坐在化妆台的椅子上,一个站在房间的一角,两个都是女生,看起来两个都是车祸过世的,这时我把金刚冥沙洒在手上,也请老太太将孙子带到三楼的佛堂,于是我又继续说:“小姐,请把门打开,里面有两个灰灰的好朋友,他们已经往生了,不知道去哪里,我要请她们出来”

小姐就在房内跟我说:“她们很可恶,都不让我出去,只要我踏出这个门,我就会死。”

我就跟她说:“她们跟你玩得啦,她们在吓你的啦!”

她还告诉我,她肚子很饿,东西都不是她吃的,都是那两个灰灰的吃的,吃得满地,我就在门外,对着两个灰灰的女的说:“小姐,小姐,你们两个出来,我手上有金刚冥沙,我答应一定帮你们超度,”我洒金刚冥沙时,你们就往上面走,上面有佛堂,你们去求佛祖,如果有因缘就告诉我名字,这不是你们的家,她也不是你们的姐妹,老奶奶也不是你们的妈妈,这个房子也不是你们可以待的,我现在打开门,你们最好是出来,不然,我用降魔法,或许是金刚杵,你们可能就会很糟糕,但师父是慈悲的,我们会用超度法帮助你们超度。”

接着我就听到哭泣的声音,那个哭声,就好像指甲划过玻璃的声音,尖锐刺耳,充满着凄厉的哀伤,接着门就打开了,我感受到一阵很大的风力,把我撞了一下,我边念六字大明咒,边拍打手上的金刚冥沙,接着走进房内,把灯打开,一看满地的食物与东西,打翻的菜板全在地上,地都是黏湿湿的,整个房间都是饭菜馊的味道,我就看到床上老太太的女儿,整个人很瘦,看到我,哭得很伤心,她的身体被她自己咬出很深的齿印,手指头也被她自己咬破流血,后来我就跟老太太说,要她请亲戚朋友们来帮忙打扫,赶快带她女儿去医院打点滴,先煮稀饭给她女儿吃,因为她女儿太久没吃东西了,不能一下子就吃固体的东西。

我处理完老太太家里灰灰的朋友的事情,请我来的梅娟家的灰灰的朋友,也同时离开了,事后我心想,怪不得我的本能直觉是要先处理隔壁的莫名的“怪事”,这家处理好,梅娟家的怪事也就自然连带地解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