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往五年分开八次   女友每次受伤再回头

失恋,迫使一个人从熟悉的关系中分离,但人因习惯而不想要面对孤独的苦闷,于是一心只想要挽回对方的心,回到令自己安心的相处中。

   

    陈先生来找我时已失恋,我觉得失恋的颜色,就好像是水蓝色的布料退色之后,类似牛仔布以磨石水洗的方式,产生的那种水蓝色的状态,他是民国六十二年次属牛,之前交了一个小四岁的女朋友,交往了五年,是他当完兵后认识的,他们很快的就住在一起,住到陈先生的家,但五年期间,共分开了八次,每一次都是那个女生爱上别人。他的母亲不喜欢他的女朋友,母亲觉得他的女朋友是桃花眼,眼会放电,而且他女朋友很懒,懒到她内衣裤都是他帮她洗的,这也是他母亲不喜欢他的原因之一。他母亲是客家人,父亲是木工师傅,但身体不是很好,已没办法稳定地工作。之后,他女朋友跟他说,要搬回去跟妈妈住,但搬走之后,手机都不开,然后他就在一个KTV遇到他的女朋友,他女朋友跟他说,她是跟一堆朋友来唱歌,之后他女朋友也是一直不回电话,他就发现他女朋友爱上别人了,但结果后来他女朋友后来失恋,就回来找他疗伤,然后就这样反反复复八次,五年的时光就过了。

    陈先生讲这段过程,讲到眼眶红,都忍不住要落泪了,他表示,自己很爱她,因为她是他的第一个女朋友,陈先生跟我说,可能是因为他没有很好的成就,所以没办法给他女朋友很好的生活,陈先生曾跟他女朋友约定过,当她真的交到喜欢的人再搬离他家,否则他女朋友每次出去都受伤回来,哭得很伤心;他就在楼下等他女朋友等了好久,结果他女朋友下楼来,要他自己回去,因为他女朋友告诉她,她跟那个男的和好了,然后他就回家了,但两星期后,他女朋友又哭哭啼啼找他,告诉陈先生,那个男的爱上别人了,他听了却很高兴,因为他女朋友终于回来了。

 

痴情男为初恋问卜  期望女友心意回转

    我听到这里,问陈先生:“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他说:“老师,你不能这样讲啊!”他跟我解释,他觉得自己不够好,他在销售小朋友的教科书,虽然公司有配他一辆车,但收入中等,扣除他自己花费,以及给他女朋友、妈妈爸爸的钱,偶尔他的弟弟和妹妹还会伸手跟他拿钱(他妹妹是同性恋,都会拿他的衣服穿,他的父母不能接受这样的状况。他妹妹只要一失恋,就会跟他拿钱,他也会开着车陪他妹妹在她爱人的家里楼下,一等就是八小时,他妹妹就要等到爱人回来),他一个月一点存钱的可能都没有,从他的谈话里,我了解他对他的家人很好,是一个好孩子。

    陈先生曾来找我,是因为他女朋友,这次是第八次,真的走了,他要来问我,他女朋友可不可能再回头找他,因为这次他女朋友走最久,已离开三个月,他说要卜女朋友会不会回来的卦,我说不用卜这个卦,而要他问什么时候有新恋情,他听我这样说,毅然表示他还是要问他女朋友的事,我说:“这个女的在受伤回来,你还是会接受她。”他一听我这样说,连声说了好几个对,并说,他实在是太爱她了,我忍不住问他:“你到底爱她什么?”他说:“就是初恋情人。”我问:“那洗内裤也无所谓吗?”他说:“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也要洗衣服啊,我的衬衫都是我自己洗。”我听到这,就做了一个受不了的表情,他看我的表情,就说:“不要这样啦,我妈也很生气,所以她的内裤都不能见阳光。”他只好把女朋友的内裤挂在浴室里,用电风扇吹干。

    我还是让她问他想问的,结果卜到一个“大畜卦”,我一看就告诉他,就算这次女朋友回来了,依然还是会离开他,我跟他说,如果他娶他女朋友,他妈妈一定会疯掉,他母亲确曾跟他表明,若是他娶他女朋友,要跟他断绝母子关系。我问他:“那你爸爸呢?”他说:“我家是我妈作主,我爸常用很可怜的眼神看着我。”他还问我,是不是他的名字太俗气了,人家只要听到他的名字就会爆笑,女生因而不喜欢他,我跟他说,完全不是。

 

籍卜吐心中之苦   女友哭诉不再痴谜

    由于他第一次来跟我讲了两个小时,什么事都可以讲,因此他觉得终于有人可以毫无顾忌地讲话,于是两天后,他又来告诉我那天他讲的是国历的生日,我说,我知道啊,他就表示,否则要用生日卜卦比较准,我就表示不会,但他又坚持要来卜,卜卦的过程有跟我讲得很开心,卜完之后,再隔了两天,又打电话跟我说,他讲的出生时辰好像不对,我说,不会,年月日讲对就好了,我这样讲,他还是告诉我,他想来卜卜卦,他表示,也跟我讲一讲心里踏实许多,因此他十天内来了四次,连我先生都问我,陈先生是否天天都来,我就跟我先生说,他失恋了,需要找个人倾诉。

    之后,因为他到中部出差,隔了两个月之后,才有又来找我,这次是要来问工作的事,我一看他,发现他头上出现淡淡的粉色光芒,但又一下不见了,我问他:“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他说:“有吗?”我说:“我看到你头上冒粉红色呢?”他问:“头上会冒粉红色?”我说:“你可能会认识新的人。”他说:“现在我工作很不如意,哪有心情谈恋爱?但会不会是我救的那一个回来?差不多半年了,她应该要回来了。”我说:“她超过三个月,应该不会来了。”他说:“我想也是,第一次分这么久。”结果就在陈先生问完两个星期后,新的也来,旧的也回来,旧的是感情很不快乐,想自杀找他聊一聊,事后他告诉我,因为受我影响的关系,他就很有耐心地劝他女朋友,告诉他女朋友,她的条件不错,应要好好地活着,并且跟他女朋友说,感情是会愈谈愈好啦,鼓励她不要气馁,他女朋友听他谈话他内容,以及谈吐中所流露的态度,就跟他说,她觉得他好好喔,想要回来跟他重修旧好,但是他拒绝他女朋友,他女朋友一听他拒绝了,就哭得淅沥哗啦的,她问他,为何过去他都会说好,这次却说不好?他就告诉他女朋友,他有新的女朋友了。他女朋友虽然跟他哭了一闹了一番,但还是祝福他,

 

一面之缘助   女方主动求婚   

    他告诉我,他成功了,因为我劝她,他跟他女朋友是没有姻缘的,他终于能够把她忘掉了,但新的又有一搭没一搭,因此他又来找我卜卦,结果布卜了一个“小畜卦”,我就跟他解释,这个小阻碍的意思,可能使对方还未准备好,他一听,就告诉我,他心里也这么想。他告诉我新的女朋友小他八岁,民国七十年次的,目前辍学中,新的女朋友高中没毕业,就在泡沫红茶店工作,感情屡次失败,他是去买泡沫红茶时认识的。我听了说:“你看,你还是很帅,连买泡沫红茶都可以交到女朋友。”他是一个笑起来很腼腆可爱,长得算不错的男人。

    但交往了两个月,他再约这个女的,这个女的就不出来了,但他自己想一想,这个女孩年纪轻轻,烟瘾就很大,也觉得不合适就算了。

    到了快过旧历年的时候,他的前女友因为生病住院找他,他去看她,还借了一万元钱给他前女友。他去看她时,已能把前女友当作很好的朋友,并还劝他前女友要好好爱自己。

    到了民国九十一年清明前,有一天他就打电话给我,跟我说他朋友的女朋友爸爸被车撞,因为这个女的找不到她朋友,就找到陈先生,因此他陪她一起送她爸爸去医院。这时,他想到我,就打电话告诉我她爸爸的出生年月日,以及姓名,当他在讲那个女的爸爸地名字的时候,我已经从电话那头听到狼在嚎叫的声音,连续叫了好几次,接着我就头晕,我是第一次听这种声音,我就问他在那里,他告诉我他在医院的急诊室,用公用电话打得电话,他在电话中告诉我,医生说,女的爸爸状态很不好,那个女的爸爸要在两个小时过世了,要他跟那个女的讲,赶快要她的家人都来,因为她父亲的脾脏已破裂,肺、肝、肾脏都大量出血,因为他父亲受到了太大的撞击,我除了头昏之外,我胸部下面都很痛。(后来医生检查后,发现那个女的爸爸肝与肺都破裂了,他跟我打完电话后一个半小时,女的爸爸就被宣布死亡。)

    结果那个女的,却在她父亲去世后问他,愿不愿在它父亲百日内娶她?陈先生就为了这个状况打电话问我,在电话中语气很焦急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说:“老师,她找我结婚。”我问:“你把人家怎么了?”他说:“没怎么了,我只是载她去医院。”他告诉我,那个女的是长女,刚跟男朋友分手,家人都不知道她失恋了,因为他送她去医院,她母亲就以为是新的男朋友,就对着她女儿说:“你现在交这个喔,这个看起来比较不错。”就这样,他被误以为是这个女的男朋友,那个女的母亲就表示,要在她父亲百日内完婚。

    我说:“你们都没有开始。”他说:“对啊,我对她不认识啊,怎么搞的?我向往结婚,竟然有一个人更向往结婚,她就这么找我结婚,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我问他:“那个女的漂亮不漂亮?”他说:“很漂亮。”我说:“那就好了啊!”他说:“ 老师,我们还没有交往,我现在比较理智了。”我听了就说。我试着帮你卜一个卦看看,我就要他十五分钟后打来,结果一卜是一个“大畜卦”十五分钟之后,他又打来,我就告诉他,他不会跟那个女的结婚,他也在电话那头告诉我,他挂了电话之后一点也不快乐,那种感觉好像是被压着去结婚,他表示出了不了解之外,他看那女的弟弟妹妹都很不懂事,再加上也觉得两个人都姓陈,他母亲一定会不同意,不过最重要的关键点,他认为还是因为他不认识这个陈女生,我就跟他说,那他也要跟她讲明,因为他的爱人不是她,若是因为她三个月内要结婚,而跟她结婚,他觉得太草率了,而且他也不认识她父亲,若真的结婚,这样的选择也太唐突。

    后来他就这样跟陈女士说,她也认同,这件事也如此落幕了。

 

粉红色彩罩顶  爱情花开工作发 

    做到了民国九十二年初,他来卜要换工作得的事,但已谈好才来找我,我跟他说去新的地方,将会做得不好,果真去新的地方三个月不顺利,但旧公司又来找他,他来卜卦之后,又回到旧公司,同时我也建议他若有机会,到大陆去发展,他听了告诉我,他从来没有想过,因为他弟弟妹妹状况都不好,他父母都很失望。

    但他回到旧公司之后,他就变得很忙,整整一年都没于联络,到了民国九十三年时候,我因为到大陆,在香港转机的时,我搭机场的地铁接手机,他因为听到我讲电话的声音,而很高兴地叫我:“邢老师!”原来他要到大陆珠海,我看到他全身散发超亮的粉红色,感觉上好像整个人头,被一个无形超亮的粉红色彩虹罩在头上,我就高兴地说:“哇,你有女朋友了。”他说:“小声一点,很多人在看。”我说:“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小老婆。”他说:“好啦,好啦,老师要去哪里?”我就告诉他我要去广州,他说他要去珠海,我就问他:“那是大陆妹啰?”他很高兴地用手抓着我说:“老师说得好准,我真的到大陆来,很快乐”,因为他的公司在大陆辗转投资做文具,因此他就被掉到大陆去负责,他现在赚的钱也比较多,他跟现在的女朋友交往半年了,是大学外文系毕业,负责他公司国外事务接洽,个子也很高,他女友穿高跟鞋,就比他高了。他觉得自己会娶这个女孩。

 

年轻的时候,情感是要在经验中经历与学习,所谓“人不痴狂枉少年”,然而痴情于迷惑过了头,就曾为自己招来许多的烦恼与痛苦,这时身边实需要良师与益友的忠言与助力,才有机会在过头的痴情与迷惑中,明白在情字这条路上,自己想要过什么样的情感生活,以及想要找何种类型的伴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