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每到六月,天气总是阴晴不定的。你可以看到早上太阳一惯如常的慢慢高升,天气热得头都会被晒焦,一到下午时分就突然转阴的,团团灰云飘在天上毫无预警的下起倾盆大雨。

早已习惯的人们没有理会这种奇怪的气象,大概是他们比较喜欢下雨的天气,气温凉凉的非常凉爽,舒适。

“下这么大雨,你有必要搭公车回家吗?”跟在身后的那位王子又要发表他的一大堆为『人』的大道理了。以一只猫的身份跟我说道理!开什么玩笑啊!

“你不用再跟我多说,我不想听,我想当个平凡人,ok?”

“但下这么大雨搭公车你不觉得很危险吗?”

“我从小就是这样搭,哪来的危险啊?”

“但你现在已长大啦!”

“拜托你不要像个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好吗?”

“噢!原来你不喜欢老太婆哦!那你一定是因为 @#×#@。。。 。。。”

我没听那位伟大的论学家发表他的大道理,将它抛在后头,看到公车来了就一劲的往里头塞,不管它有没有跟我一起挤上车,还是没跟上的,反正他怎样也能回到家的。

 

果然,我一到家就见他大摇大摆的进入我家大门。莫名其妙,它非要给我看到的吗?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我回来了!”习惯性的说。

“嗨!你回来啦!”有个人从后拥抱。

结果抱了一堆空气,因为我刚巧尊下身去脱鞋。

“你是谁?”冷冰冰地问他,连眼也没抬。

“哎哟!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我啊?我们昨天才什么,什么罢了。。。”男子娘娘调的惊叫,又娘娘调哽咽的说。

“什么?”把脱好鞋子放到鞋架上,看了放在电话旁的纸条,就头也不回的走上楼去。

“就。。。就。。。你知道的啊!”男子也跟着上楼。

“给你五分钟,在我面前消失。”

“你怎么可以这样?”男子跺了跺脚。

“你只剩下四分四十三秒。”

“你。。。”男子气红了脸。很一声便消失在空气中。

“你那惹来的猫兽啊?”

“你不是猫兽?”看着尊在面前的黑猫,发觉他真的是有事就人影(?)都不见,没事就来找碴。

“我是人,只不过变成猫方便我做事,而刚刚那位先生呢,就是猫变成人的。”

“是,真委屈你啊!魔法国王子。”与它擦身而过,回房去。

“我有名给你叫吧?怎么你老是要叫我王子?”

我忘了。”

“我充许你叫我峰啊!”

“哦!”

“对了,你刚才那样真的很危险也,抛下我一人搭公车回家。”

“哦!”

“还有那只猫兽是怎么回事?”

“啊?”

“你该不会真的昨晚跟他什么,什么吧?”

“你觉得呢?”

“要是真的话也无所谓啦!他又一表人才,又这么听话,你叫他走他就走。”

“科斯雷·颖峰你跟够和说够了没?”

“还没,不过你介意的话我会尽量说重点。”

“不必了,我只要你别再跟我就好了。”无力。。。它为什么会比我妈还要罗嗦呢~

“为什么?”

“我冲凉你也要跟吗?”说完“啪”一声将冲凉房门给关上,把他隔绝在门外。

“那我在这里说咯!你@#×#@。。。 。。。”

我的妈呀~~~它可不可以给我静下来啊!吵死人了!从早说到晚的,它说的人不累,听的人耳朵都快发麻了。

后来我忍不住去问小倩和依如,她们告诉我“他变成小猫时候才会这样,或许是怕没人注意它吧!变成人的时候就不会这样了。”可是我见过它人类的模样就只有那几次,怎会知道它便成人后的样子啊?搞不好比现在还要恐怖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