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再一次来临了,天空都被染成黑漆漆的颜色。星星和月亮把这片漆黑孤寂的天空,添上了宝石般的色彩。

宫内的情景依旧没人敢在入夜后的外出,全都躲在房里了。

科斯雷·颖峰临走前吩咐看守妙子云的两个人(?),正跟变成小孩后的她,大眼瞪小眼的。

“咦!怎么这几天都是你们俩来跟我玩躲猫猫了吗?上天那臭小子呢?怕了我不敢来了吗?”小妙子芸很不优雅的坐在椅上,还翘着二郎腿在晃啊晃的。

“谁要陪你玩那么幼稚的的游戏啊!”银磷看着眼前这没大没小的小孩,他最讨厌小孩了。如果不是妙子云变化成的话,他早就将她吃下锅了。(但他不吃人!)

“啊?那你就别呆在这啊,我可没那么多时间跟你谈情说爱的。”

“你。。。”

“磷,小孩就是这样的了,别惹她。”

“真是的,子芸的性格都不是这样的,为什么变成小孩后的她性格会这么差。”

“我也不知道,总之依颖峰的吩咐看好她就是了。”艾理维纳斯·丽丝蝶无力的坐在一旁休息。

从妙子云变成小孩后她就没一刻停下来。小妙子云去东她就跟到东,去西她就跟到西。小妙子云去玩危险的东西,去敲人家的房门,去玩人家的辛苦栽种的花花草草,去採人家的果实,去挖人家的墙壁,去河流玩水。。。还差点将城门上那几鐏威力无穷大炮拿来炸民宅等等。。。她都在一旁看着她,护着她,告诫她。

结果,民宅她没有炸到,反而将艾理维纳斯·丽丝蝶的头给炸了。

“再跟她玩下去,你迟早会被她炸死的。”银磷没好气的看着她那一堆被小孩的妙子云炸成杂草的头发。

“不然你跟她玩躲猫猫吧。”

“不要。”

“喂!你们俩在哪叽叽喳喳个什么啊?本小姐快闷死啦!你们都不好玩的,快叫上天那臭小子来!”小妙子云在椅上站了起来,一副高高在上的叫着他们两人。

“你要叫就叫啊?”银磷消失一半的火气又熊熊的烧回起来。

“是。” 小妙子云很肯定的回答他。

“你。。。,蝶,这里交给你吧!我没办法对着这样态度的小孩。”银磷气到头顶都冒烟了,干脆跑回项链去不管她。

“磷,别跟她计较啦!子芸,别站在椅子上,下来。”

“要我下来可以,你叫上天那个臭小子来,我就下来。”

“他不在啊。”

“啊?!!他去哪了?”乖乖听话的从椅上坐了下来,好让艾理维纳斯·丽丝蝶告诉她,他的去向。

“不知道,他没跟我说。”

“噢!我知道了,他分明是怕了我。好啊!别以为我没办法找到他。”

“你要干什么?”艾理维纳斯·丽丝蝶洞悉了她语气里的玄机,知道她要去大海捞针的找科斯雷·颖峰。

“嘻,天机不可泄漏。”小妙子云笑着突然睡着了。

原来是天亮了。。。看着女孩的身形变换会平常的妙子云,艾理维纳斯·丽丝蝶的心里百感交错。她在害怕,接下去的夜晚会有不祥的事情发生。

有谁可以告诉她,能让夜晚不来临的方法吗?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