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女人觉得自己条件差,会在婚姻关系中,创造何种景况?

许淑瑗来找我,是因为她跟儿子玩的时候,被儿子撞倒胸部很痛,用手去揉的时候,就发现有个硬块,因为很害怕,就来找我,问我:“是不是被儿子撞到瘀青?”我说:“不是瘀青,里面有东西,而且是不好的东西。”我看到里面有溃烂的现象,不是很完整,而是褐色的水蓝色,我就要她赶快去看医生,于是她就去检查,发现是乳腺癌第二期,于是她又来问我,我就告诉她赶快动手术,并将淋巴都切除,她第二次来问我的时候,我除了告诉他要赶快动手术之外,我还告诉她,她先生在两年后会有外遇,但因为她是一个很铁齿的人,压根都没有听进去我说的话,她觉得她先生是个很粗的人,是在建筑工地做灌水泥的工人,每天都很忙,长得又一般般,又没有钱,又没有人品,所以她认为她先生会有外遇是不可能的,虽然她表现出不相信我,但我还是提醒她。

她看完刀之后,接着就进入化疗的疗程,在这个过程,她都会打电话给我,我都会在电话中,为她打气。有时候,我也会主动打电话给她,另外若是有任何可以为她祈福的场合,我都会为他祝福。

 

公婆态度伤透心   只想离婚护儿子

化疗结束时,一年也就这样过了,接着再隔一年的年初,她先是发现她老公都半夜两三点才回家,刚开始她老公都跟她解释,是因为工地加班,但接着她老公钱都没有拿回来,到了这一年的中元普渡前,我就打电话给她,问她要不要帮她家三个人补运,她就回答我,只要她跟她儿子就好了,她先生就不用了,我在电话这头很疑惑地问她为什么,她就告诉我:“被你说中了,我老公外遇了。”她老公外遇令她非常伤心,因为她才切除了乳腺癌细胞以及经历了化疗的过程。她老公有外遇这件事,她很客气地告诉她的公婆,她先生常很晚回家,钱都不拿回家,以及都讲谎话,而且她先生还常半夜三四点,起床偷偷打电话,也有女生打电话给她先生。但有一次,她打电话要跟她婆婆讲一些事,就听到她公公在电话那头大声吼叫这些话:“有什么关系?她癌症都要死了,都要死的人,干吗计较这么多?”

因此她就想,这段婚姻真的没救了,她老公以及他的父母水准真的超低,赶快离婚算了,但当她这样想时,我刚好打电话给她,我听完她这样说之后,我就直接问她:“那,你怎么没来找我?”她不解地问我:“我老公外遇,干嘛找你?”我说:“当然找我,找我有效啊,我可以把他拉回来啊!”她问我:“老师,你真的有办法把他拉回来吗?”我说:“对啊,你跟他是正缘,且又有小孩。”我便讲电话,边看着我桌上的罗盘,我又继续说:“都是上班的小姐,在卡拉ok,都很年轻。”她说:“不用了,我已经想好了,离婚啦,算了。”

 

度母全身散金光    梦中工人赠桃木剑

我说:“不能,夫妻遇到困难,要想一想小孩,要想怎么把事情处理掉,而不是遇到困难就逃跑。”她说:“我没有遇到事情逃跑,我已经是半条命了,会不会再复发,我也不知道,我有一个小孩,小孩很可怜。”她的想法是,把儿子顾好就好了,然后赶快离婚,离开这个人,我就跟她说,不能离婚,女人离婚要再轮回六次,男人离婚要在轮回三次,在佛经上有指出,男人的业是二百五十年,女人的业是五百年,她问我:“如果他找我离婚呢?”我说:“他要在轮回三次,但他没有要找你离婚。”她就是想了一下问我:“但事情都这样了,还有救吗?”我说:“有,你来找我。”

我跟她通完电话的那天晚上,我例行地要做大礼拜,我面对度母做大礼拜时,拜到八十下,我就看到度母显相,从供桌上走下来,盘腿坐在供桌前长凳上,度母很巨大,头顶已到了我办公室的天花板,全身散发金色的光,并且微笑着,度母的身旁有两盆树,做完一百一十下,但是我的眼泪,从我看到度母,就不断地流,无法克制地不停地流。

做完大礼拜,洗完澡入睡,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个工人,我在梦中,先看到他的背影,他就坐在我家的长板凳上刨一个东西,他身旁的花盆就是我在度母身旁看到的花盆,但是粗壮的树干已被拔起来了,他就在刨木头,我就走进一点想看清楚,我走进时,这个在刨木头的工人,就拿了一把剑给我,我问:“是要给我的吗?”他说:“这是桃木剑,你需要用到它。”接着我就醒来,一看时间才十二点半,我想,我好像已睡了很久,为何才十二点半呢?上完厕所之后,我又躺回去睡,入睡之后,又进入同样一个梦境,又看到桃树已被劈成两半,于是我又走进,那个刨木头的人又拿一把剑给我,我就问他“ 你刚不是给我一把了?”他说:“对,还要给你第二把,陆陆续续你都会用到。”刨木头的人,在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穿着喇嘛的衣服“但我看不到他的头,似乎是没有头的”,肩膀很宽,手臂的肌肉就好像是一个武士的手臂。

 

空中现桃木金镇罡  胶水神奇飞面前

当天下午刚好有一个空档,我就跟我先生说,要去买八卦十轮金刚,以及想去找罗盘,我就跟我先生去万华龙山寺的一间佛具店,看到一个大罗盘,我觉得够清楚也够大,就买了,买完要走出这家店时,就看到靠近门口一个看起来古老的桶子里,插着绑着铜钱的木剑,我听到木桶里相互撞击的声音,事实上,我是先听按到木桶撞击的声音,才注意到这个木剑的,我就走过去从木桶里拿起一把木剑,一拿起来觉得温度很热略烫,这是已是十月,我还穿了一件薄外套,怎么想这把剑也没有道理有这么高的温度,那种热烫感觉,好像剑刚被烤过。

 我就问老板这是什么,老板就告诉我,这是桃木做的剑,我听到答案的同时,我眼前的空中就出现了一张黄纸,写了五个字:桃木金镇罡,于是我就拿着手中的桃木剑想去切眼前的这张黄纸,结果,这张纸就跟着我手中的桃木剑动的方向旋转,但突然我就看到老板用有些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就赶快将手中的剑插回木桶,剑一插回木桶,空中那张黄纸也跟着消失,但我往门口一看,十几个会徽的鬼魂,彼此似乎很激动交谈之后,很快速地不见了。这时我先生发现我眼白变得有些偏绿色,就问我:“怎么了?”我就说:“一堆灰灰的。”这时我又摸桶子里的桃木剑,总共有五把,五把剑都是热的,我就把五把桃木剑都买回家。

桃木剑买回来的隔天早上,我一走进我的办公室,就看到办公桌上有一张纸上画着宽九十公分,长十二公分的长方形,我就拿一张白纸,剪出这个尺寸大小,并在上面写着“桃木金镇罡”,才一些完,就听到一个男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跟我小声地说:“不对,用毛笔啦!”我一听,我就跟我的先生说,我要砚台与墨水,可是当我用笔写一张时,我又听那个男的跟我说:“不对,要用朱砂写啦!”我心里想:怎么这么麻烦?于是我又请我先生帮我买五十元的朱砂,我先生就不解地问我要干嘛,我告诉他,我要用来写字,他就问我要到哪里买,我想一想就跟他说,文具店或是中药店吧!结果我先生是在中药店买到朱砂的,我就在砚台上和朱砂,但是很难写到纸上,突然,好像有人把我放在桌上的胶水,拿起来丢到我的面前,我一看,又把胶水放回我放的地方,又继续想办法把朱砂和开,但胶水又再度地被丢到我的面前,我愣了一下,然后就把胶水倒一点在朱砂里,跟朱砂合在一起,就可以写在纸上了,我把那五个字写在纸上,写完之后,我心里想:那再来呢?

 

耳中响起铜锣声   梦中编结绑桃木剑

我才一想完,那个男的声音又说:“不是啦,朱砂写在头顶上啦!”我心里想,难道“桃”字是红色,其他四个字是都是黑色?我已不想写了,但不知哪来的一阵风,将一张未写的白纸吹飞到地上,我一看心想:一定要写喔,好吧!我就转身将纸捡起来,捡起来一看,我就看像毛笔临的临帖一般,纸上已写好五个字,但是浮在虚空中的,而“桃”的上方,是以朱砂打了三个勾,当我按照这样的方式写好照后,我就听到我的耳边响起铜锣的声音,敲了大约有二三十下,我觉得我的耳膜快被这个“锵锵锵”的声音震破了,于是我就用双手把儿朵捂起来,声音停了之后,我就把写好的纸晾干,接着我又听到难咯男声跟我说:“黄色的纸啦。”,

到了那天晚上,我终于用黄色的纸,将尺寸改成宽三公分(因为我觉得十二公分太大了,况且我当时在佛具店虚空中看到的纸也没那么宽),长九公分,共写了五张,我写完之后,就觉得很得意,将写好的纸放在关老爷的前面,接着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在编绳子,我还问梦中的人的八字,八字不同,绳子的编法不同,这个绳结是要跟桃木剑绑在一起,要挂在床头的墙上,并且剑尾要朝窗外,黄色长方形的纸是要贴在剑柄之处,我在梦中,去到不同的房子里,我还在梦中,跟自己说,我会了。

淑瑗在中元节过后一个半月来找我,我问她,她是否很痛苦,她告诉我,她只是很气而已,她真的想到她先生会有外遇,当初我跟她讲的时候,她真的不相信,因为她的个性是不迷信,也不相信算命,只是因为她妹妹不断地告诉她,我很棒,所以她才会来。

 

女色与贪心惹劫难   老公贪财祸临头

她来,我就问了她八字,将绳结与桃木剑绑在一起如何,教她拿回家中如何挂,她就问我:“我老公会不会看到,不好啊?”我想了一下,就说,没关系,我拿一张红纸在上面写着:“防小人,防口角,防是非,防阴鬼,防气煞,防盗贼,防血光,防火焰,防文书官司,防贪劫。”我边写边念出声,当我写完之后,我还听到到有人鼓掌,我心里想,我好像好几辈子都在做这样的工作,我好像愈来愈厉害了。我就要她将这写字的红纸贴在桃木剑旁,我还告诉她,她老公要是看到这张纸,她老公一定会决觉得她很棒,我还告诉她,不写防女色,写防贪劫,是因为女色与贪心有关,她一听我这样说,也觉得很不错。她还问我真的有效吗?我就很肯定地跟她说,最快十一天,最慢四个月之内有所改变,但我也不知为何会讲出这样的期限。

她回到家,就按照我的方是挂着,结果她告诉我真的很神奇,挂了之后,事情就像从泥土里窜出地面冒长的竹荀一样,一件又一件地冒出来。

     第一个礼拜过后,她老公对她的态度变得比较好,似乎有种认错的感觉,也没有那么晚回家,而且她老公还把手机关机,不接电话,不像以前将电话放在床头,将电话铃声改变成震动的,半夜起来偷接电话;到了第二个星期,她老公就跟她说,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过了一个月,她老公又跟她表示,他觉得自己很傻,把钱这样花掉;一直到第四个月,爆发一件她觉得很离谱地事。

     原来她老公偷公司的铁去卖钱,她老公并带外遇的对象去看房子,买了一个两百万的套房,但只付了订金。会被抓到,是因为公司发现铁短缺,便设置了摄影机,就将她老公偷铁的过程全录下来,公司就与她老公对质,但她老公就哭哭啼啼地说,因为老婆的乳腺癌需要用钱,淑瑗事后很感慨地跟我表示,她的病,公公的态度“人都要快死了,还这么会计较”,老公偷铁却说“老婆得乳腺癌”,她表示,癌症真好用,还可以做很多的文章。她觉得这段时间,她老公确实有些改变,因此当她老公偷铁的事曝光之后,公司为了了解状况,请淑瑗去说明,淑瑗还是帮了她老公一把,于是公司就跟她老公表明,如果有困难,就开口跟公司借,不要偷的,由于她老公不断地道歉,表明诚恳地悔意,公司就没有再追究了。

 

以往只想自己好   复合之后美满增

到了民国九十年的五月,她带她老公来问工作,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老公,她老公就是在工地做工的工人,晒得很黑,身材属于矮壮型,淑瑗虽然长得也矮小,但皮肤白净,气质看起来就是一个好妈妈及好老婆,两个人配在一起,我心里觉得淑瑗是委屈了一些。(淑瑗当初会嫁给他老公,她告诉我是被她爸爸逼的,经由介绍而认识的老公,她并不喜欢,但是她父亲觉得淑瑗的条件很差,她还要挑什么,就催她嫁给她老公,还跟淑瑗讲,若她不把握这个机会,就没有机会了,所以她就结婚了,但我也劝她,她这一世注定要跟她先生在一起,因为他们也不是恋爱的,她父亲说,这个就好,她也这么听话,也就结婚了,我要她好好地把这段婚姻走完。她听完我这样说,也表示,她对男人的要求,就是固定把钱拿回家就好了。

遇到她老公外遇时,她心里原本的打算是,反正她也不是很爱她老公,离婚算了,自己把小孩照顾好带好就好了,但是当我主动打电话给她,她从我劝她的一些话,反省到,她只是想到自己,没有想到,万一离婚了,她的病又复发,她儿子又该怎么办?以前,她不觉得夫妻一定要睡在一起,但是当外遇的时间落幕之后,她也觉得夫妻睡在一起是美好的事,也回想,不论自己可以活多久,这就是自己的老公,要好好地去照顾。

他们会来问我工作,是因为她老公的工作不是很稳定,她担心她老公的工作快没工作可做了,并当着她老公的面说:“不晓得会不会再去找女人?”我看她老公在一旁不好意思,我就跟淑瑗使了个眼色说:“男人会犯罪,没关系啦,男人会改过,比较可贵。”淑瑗就说:“我现在也不大管他,他自己过好就好了啦!”

由于她老公卜到的是“丰卦”我就跟她老公表示,他的运不会不好,只要努力工作,努力地存钱,凡是都会有生机,可以去创造,这时候淑瑗就问我,他们什么时候买房子,我就告诉他们,今年就可以买了,但是淑瑗听我这样说,就很惊讶地说:“我怎么都没有感觉要买房子?”

到了九月,我在跟她联络时,她就告诉我她跟她先生已买了房子,从淑瑗之后,我就用桃木剑处理了将近五十个的案子,从破裂的边缘又再度复合。

 

人性中有一种为了要证明自己是对的生存本性,因此当生活领域中的各个结果,不是如自己所期望地发生,就开始归咎于他人,逃避该负起的责任,这种丈夫怪太太,太太怪丈夫,公公怪媳妇,媳妇怪婆婆总总的现象于是就发生,却不知相互指责所产生的苛刻,让彼此之间失了尊敬,处在令人心碎的感情关系中,硬是坚持“我是对的”,就如中国人说的一句俗话:“同在一个屋檐下,争了理子,失了情感。”而家若不合,事业哪会兴,财富又哪会旺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