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离别

 

“砰!!”急诊室的大门又再一次被一名魔医打开了。

魔医神情紧绷,脸色苍白的,断了艾理维纳斯·丽丝蝶和科斯雷·颖峰的父亲的对话。

魔医在科斯雷·颖峰的父亲耳边低语了几句后,又回到急诊室里去。

魔医走了以后,科斯雷·颖峰的父亲的脸色也稍微苍白了些。

他召集了所有在急诊室外的皇亲国戚到医院里的会议室去。

原本热烘烘的人潮一下子就消失无踪了,急诊室外只留下我和蝶俩人。

 

这个时候急诊室外笼罩了尴尬的气氛。

艾理维纳斯·丽丝蝶多次欲言又止的想对妙子云解释,但却想不出更好的开场白来跟她述说。

“银磷。”轻轻的,我唤出在『银磷之链』里的他。

“有什么事吗?”银磷乖乖的幻化出来,坐在她什么问。

“可以帮我进去急诊室里头看出了什么事了吗?”魔医突然隐秘的只对科斯雷·颖峰的父亲一人说。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好。”银磷二话不说的,悄悄在急诊室的门被护士打开的时候溜了进去。

“我也去!”

“蝶,你留下。”

*** 

尴尬的气氛再一次相隔在我和蝶之间。我知道蝶的心情现在和我是一样的,我们同样都在担心躺在急诊室里头的那个人。

但我不及她的是,我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心意,她则在几千年前就深爱着他了,爱了他千年之久。我要拿什么来跟她比。。。 。。。

“颖峰。。。是廉冰的转世吧?”我直接单刀直入的问她。语气里没有丝毫的感情,像在说着一件很普通的事一样。

“子芸,我不是要刻意隐瞒你的。其实,我是回来这里之后才发现到颖峰的出时辰和廉冰死后的七七四十九天投胎转世的时候一样,所以我暗中跑去偷看了死神的笔记。笔记上准确的记载着颖峰真的是廉冰的转世。”艾理维纳斯·丽丝蝶坐在我身边慢慢的平静的述说着。

“是吗。。。 。。。你一直要寻找的廉冰就在你眼前,我现在只是个多余的东西。”

“不,你不是,你不是任何人,你是你自己。”

“那我的前世是谁呢?”

“你用得着在意你的前世是谁吗?每个人都会有前世,难道每个人都非知道自己的前世是谁和谁誓约来生吗?子芸,每个人的相遇都是有缘份的,无缘份的话你再怎么去豪夺强取也不会有结果。”艾理维纳斯·丽丝蝶正面的看着她,严厉的说道。

“。。。”我说不出话来。蝶说的对,我何必去在意自己的前世是谁。

有缘千里能相会,我能遇见她或许也是前世寻来的福分吧!让她来告诉我,我忘了的事。。。 。。。

她的冷静,让艾理维纳斯·丽丝蝶沉沦回刚才那未说完的故事。。。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