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洋是鲨鱼精,女儿们的身上自然都有着鲨鱼类的血统。

洋的模样过了五年依然风韵犹存。

女儿们的年龄长到三岁后,就会每隔五年才会再长大一岁。

洋和曦妲为了掩人耳目,搬出了海之家,在附近购买了居酒家安安定定快快乐乐的和女儿们一起生活下去。

 

暴风雨往往都在宁静的时候突然的来袭。

雒熙,雒绫十岁那年,和洋、曦妲一起乘着小艇出海游玩。

相隔四十年,找寻了四十年的海鲨鱼群族,终于在这一次的游玩期间被洋找到了。

洋高兴的与族友分享着四十年里的经历。

还未成『精』的海鲨鱼没有感情,对洋所说的经历不为所动。

只知道洋违反了鲨鱼族的禁忌,和人类结婚生子了。

海鲨族族长一怒之下,批起无情的滔天海浪打翻了小艇,狂浪强迫的将洋带走。

曦妲紧紧抱住在怀里的雒绫,看着洋被狂浪带走,看着大女儿雒熙被狂浪冲的不知所踪。

她哭叫着,更求海鲨族族长怜惜,将洋和大女儿还回来。别将她幸福美满的家庭拆散了。。。 。。。

 

凄凉无比的哭叫声,感动不了海鲨族族长,却惊动了刚好在附近的一位妙龄女子。

见到妻离子散的情景,妙龄女子用着曦妲听不懂的语言和鲨鱼族族长对峙着。

女子强硬的将海鲨族族长批起的狂浪平息下来。

曦妲见到这位有如仙女般飘浮在海面上的妙龄女子,心里头百感交集。

她将将鲨鱼族族长无情的将他们分开的事告诉女子。

曦妲现在已经将近六十岁了,岁月带走了她的健康,再过几年或许就会到地府报道了。

遇到洋后的每一天,曦妲都感到自己是幸福的。

她没有后悔和洋结为夫妻,没后悔为他生了两个女儿,没有后悔自己会躺在他的怀抱里一天一天的老去。

她心疼洋,心疼他这么多年了依然是跟当初见到的时候一样没有被人类的岁月摧残他的美丽。

永恒的青春和美丽是每个人类都梦寐以求的。

但对洋来说是个折磨。

曦妲知道,他无时无刻都在懊恼。懊恼不能同样的让曦妲和自己一样保持着青春的模样,所以他用爱来让她度过快快乐乐的每一天。

只要能在她有生之年可以看着孩子快乐的长大,可以和洋一起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路。就可以让她无怨无悔的死去。。。。。。。

 

偏偏老天却选择在这个幸福的时刻把他们拆散了。

鲨鱼族族长不知将洋和心爱的大女儿雒熙带到那里去。

妙龄女子寻找了数天也找不到他们的踪影。想必是回了远方的大西洋去了。

失去了洋和雒熙,多年用心建立的幸福家庭一下子便夸了下来。

曦妲每天都行尸走肉的过着日子,她忘了还有一个女儿。只有十岁的小女儿雒绫是需要她照顾的,她却受不了刺激而忽视了她。

妙龄女子见她可怜,自己却帮不了她治疗心理的空缺,便在居酒家住了下来,帮她照顾还小的女儿雒绫。

 

没多久曦妲便郁郁而终了。。。。。。。

曦妲临终的前一天,像是整个人都醒了过来。

那一天她很开心,眼里充满了幸福的神采,捉着妙龄女子说了一个人和鲨鱼精的故事。她说得很精彩,很快乐,也很幸福。

妙龄女子听了有如深受同感的落下晶莹的眼泪。她知道这个故事是曦妲自己的故事,也知道这是曦妲最后一次说故事了。

妙龄女子爱莫能助,她不能扰乱人类的生死定律,只有袖手旁观的看着死神来带走曦妲的魂魄。

曦妲被死神带走前还不忘叮咛着妙龄女子帮她照顾小女儿雒绫。。。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