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搞不清谁是爸  一盆水解开爸是谁

想要被爱,在关系中一味地要对方付出,但一直付出爱的一方,也有累的一天。

林大姐的女儿贵是民国六十九年次,很不爱读书,民国九十年的时候,林大姐为了她女儿的事,带着她来找我,原因是贵旸交男朋友且怀孕了,但麻烦的是,她女儿交了两个男朋友,其中一个姓解,跟解男朋友住在一起,爱得要命,又吵得要死,解男友的家境不错,是做运输业的,男友的父母家人也对林大姐的女儿很好,但林大姐的女儿又另外交了一个男友,是公司的同事,姓陈。

林大姐的女儿比较爱公司的同事,想要跟解男友分手,于是到泰国去找自己的父亲,想以距离冲淡彼此感情,解男友为了挽回,就追到泰国去找贵,但贵一回到台湾却发现自己怀孕了,但却搞不清楚怀的谁的小孩。

林大姐来问我时,不断地哀叹说:“丢脸死了,也不能说给别人听,老师,你人很好,只好来说给你听,你看该怎么办啦?”那时,我转过头看着贵,她的表情是觉得她母亲干吗如此紧张,反正她肚子里的孩子终究是其中一个男朋友的,当我看着贵的时候,我脑海中出现一盆水,我就请我先生拿一个锅子装满自来水,放在我的办公桌上,这时我就跟贵说:“现在这边有一盆水,你的左手是解先生的手,右手是陈先生的手,你想一下,但不能把两只手都进去,你看着这着这盆水,有没有很渴的感觉?”她点头说有,我说:“但你不能渴,你想你最爱谁,或是你想要把哪一只手放进去?”接着她就把她的左手放进去,她的手一放进去,水中就出现纷纷的粉红颜色,连林大姐看了都说:“怎么这么漂亮?”我说:“孩子应该是解先生的。”贵听我这样说,就表示,算排卵期应该也是解先生的。但贵却表示要嫁给陈先生,她说陈先生愿意当作自己的小孩养,但当时贵是想要把小孩拿掉嫁给陈先生,我问她:“解先生要不要这个小孩?”她表示,解先生当然要,因为解先生想要跟她结婚。

 

知女儿莫若母   女儿幸福母开心

我听她这样说,我就请她生坐到外面去,她不解地问我:“我不能听喔?”我就告诉她,我想单独跟她妈妈讲一些话,她一出我的办公室,我就问林大姐:“你什么想法?”林大姐说:“这个孩子是来讨债的,很会花钱,自己赚的钱都不够用,每个月解先生还帮她还信用卡的钱。”我说:“解先生比较爱她,姓陈的只是一时好玩,若是嫁给姓陈的,很快就会离婚,姓解的娶你女儿,是姓解的倒霉。”林大姐就说:“不论谁娶到我女儿都倒霉啦!”林大姐很知道自己的女儿的个性,说到这,我又看到一个画面,就是她的女儿以前也跟女生谈恋爱,我问林大姐时,她就突然放低音量说:“真的搞不清楚她怎么回事,交女的、交男的都可以,搞不清楚她到底在干嘛!”之前林大姐都不敢讲,只觉得她们很怪,有一天晚上林大姐要找东西,进贵的房间,就看到两个女的光溜溜地在床上抱在一起睡着了。我问林大姐:“你希望她结婚?”林大姐觉得解先生不错,说到这,我就叫贵近来,我跟头说,这个孩子是解先生的,要她把孩子生下来,不要拿小孩造业,但是我告诉贵不论任何时候,她都会想要离婚,她听我这样说,便问:“那干嘛要结?”我说:“你结婚后,学习怎么做妈妈,学习如何好好过日子,把习性慢慢改掉。”我的意思是,因为有孩子,孩子什么都要花钱,因此她会慢慢改掉乱花钱、乱交朋友、看人看不准的习性,她听我这样说,就勉强其难地表示,她回去好好地想一想看。

过了两个礼拜,她就自己来找我卜卦,问我:“我真的跟陈先生没缘吗?”我就说:“从我的卦象看起来,你跟他的卦是大阻碍卦,现在他很爱你,但未来不会,可是,你真的很爱他吗?”她就用手指不断地弹我的办公桌面,说:“好像不是那么爱,爱要怎么分辨?”“我问她:“你跟解先生亲热比较愿意?”她说:“解先生比较自然,可能很久了,我比较愿意让他碰,跟姓陈的我都没有感觉。”她又告诉我,解先生很小气很爱念叨她,我却跟她解释,解先生不是小气,他一个月帮她还掉卡债四、五万元,再加上贵的爸爸又常跟她要钱,他也帮忙她出钱,这时我就跟她说,我看到她交男生又交女生的画,我告诉她既然她可以谈世俗所认定的正常感情,她向往有男朋友,又向往有性生活,又向往有钱,这都是解先生才可以她的,也是解先生愿意给她的,我就要她好好把握解先生,好好过日子,我又再度提醒她,结婚后生下小孩,要把小孩带在身边。

 

失去自由闹离婚  放下女儿回家去

在民国九十一年初结婚,刚结婚时还满开心的,但刚好遇到她先生去念夜间部,有时候有些聚会。例如在KTV,大家都抽烟,这种烟雾弥漫的场合,她先生觉得她挺个肚子,对她及小孩的健康不好,就不让她去,但不跟她先生去,不整日粘着先生,她觉得很无聊。民国九十一年底她生下一个小女孩,贵自己带了两个星期,就不耐烦,丢给妈妈林大姐带,民国九十二年我还帮她改了名字,想籍由名字的助运,让她可以稳定一些,名字刚改的时候,她的状况确实好了一阵子,但是没多久,她就外出工作,但她做的工作要经常出差,她先生就很反对,觉得已有小孩了,工作还要常出差,怎么照顾小孩?而且她是跟她主管一起出差。

林大姐因为觉得她常跟他主管出差很奇怪,于是就单独来找我卜卦,结果一卜出来是个“井卦”,我一看卦象,就跟林大姐说,这个卦象很显现,贵已陷入漩涡,自己困住自己了。贵的先生也在怀疑她跟主管不当的关系,也为此跟贵吵了好几次,要她辞掉这个工作,她先生认为贵已结婚,上班就好了,不准她出差,贵觉得先生限制她,就生气搬走,大家都不知她搬到哪去了,但之前她跟一个女孩很好,林大姐就请那个女孩联络贵,要那个女孩转告要贵回家的心意。

    有一天,林大姐就跟自己的女婿解先生去贵旸工作的公司等贵,却等不到,林大姐跟贵的主管表示,女儿在这工作,人却不见了,要报警找警察处理,但主管表示,贵没有来上班,他也没办法。

     于是我就打电话给那个女孩,跟那个女孩表示,要贵跟我联络,问我她下一步路怎么走,如果她对这个婚姻不满意,要离婚,她也要自己出面。结果我的话就真的带到了,贵就回我电话,在电话那头边哭边跟我说,她失去自由,她想要有钱,但跟她先生拿钱,她先生都会念个不停,我就在电话中跟她说,她的婚姻欠沟通,她要跟她先生拿钱,她先生也不会不给,她先生婚前就不断地帮她还信用卡的钱,也给她钱,对她也没有不好,我直接在电话中,建议她换一个工作,这个工作不好的地方是一直跟男主管出差,我直说但也不点破,她心里有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要她回头,除非她不爱她先生了,也要想一想如果离婚,小孩要归谁,我要她想一想,小孩子归她,她养得起吗?

   她却告诉我,她要离婚,她要小孩,从此与小孩,妈妈相依为命,我听到这,我就要她来找我,却回家了,我也打电话给她先生,提醒她先生贵回家后,就不要再多问什么了。

 

因为太害怕失去  关系失衡说不通

一回家,就跟她先生谈离婚的事,因为贵怪她先生在她离家这段时间,到她公司去闹,到处打电话找她,同时还说。我是站在她先生这边的,但是她先生一直解释,他只是一心要找到她,要她回家,但是贵却又拿出她公婆的问题为由理由,表示一定要离婚(解先生的父亲因为外遇,造成解先生的母亲精神病与身体状况都不佳,每次解生生的父亲从外地回家,父母亲都会起很大的争执,真的是闹到所谓鸡犬不宁),我就劝她,她要嫁给解先生前,就已知道她先生的家庭状况,她先生很孝顺,但也不能偏向父亲或母亲,父母的这种状况也是令解先生常年很为难,但贵就很紧抓着这个原因不放要离婚,于是我就建议她先生先搬回妈妈家住一段时间。

但搬回妈妈家,贵想不能没有工作,就找那个女孩一起合伙做卤菜,摊子都租好了,做了生意不好,就跟那个女孩一起来问我,她告诉我,第一个礼拜还不错,但到了第二个礼拜,就进入夏季了,卤菜就变得不好卖,所以我建议她,要搭配一些凉品一起卖。由于她跟那个女孩很易起争执,连在我面前卜卦,都会有吵起来,我就问她们,她们在做生意时也是这样吵吗?她们表示确是如此,我就说,客人会被她们吓得都不敢来买了,这时我就直说,要她们把摊子收起来,因为生意做起来真的不容易。

这期间,我曾请林大姐将贵的衣服拿来,替他们夫妇祈福,但只好了一个星期。贵的个性就是要去哪就去哪,而她先生也不敢管她,由于她先生在婚姻的关系中,没有跟贵约法三章,导致贵个性更变本加厉,婚姻要以理智去谈,去处理,但是解先生因为太爱贵,怕失去她,而不敢跟她谈,因此解先生很痛苦,变得常来找我,过去贵偶尔还会听我的,但由于知道她先生跟她妈妈都常来找我,她就觉得我说的,都是站在她先生以及她母亲的立场,是事先套好招的,我代言她母亲她先生说的话。

 

 山睽卦语预言父亲之灾   婚姻拨云五年见日

解先生曾来找我卜卦,一卜出来,我就问解先生他刚在卜的时候,心里是怎么问的?他告诉我他问的是家庭与婚姻,他卜的是一个“山睽卦”,我就解释这个卦象显现的是,他自己的父母有些状态,他一听我这样说,就告诉我,他母亲最近又不断地要他去盯他父亲,因为他母亲听别人说,又看到他父亲在街上带着女人,他母亲为了这件事,又跟他父亲在电话里激烈争吵,弄得他都快疯了,我听他这样说,就说,这个卦象并非是女祸卦,接着我就变得有些支吾地跟他说:“你们家运的货,是什么货?”他听我这样问,虽有些疑虑,但依然回答我:“就是小三通,什么货都运啊!”我问:“有没有运一些不该运的货?”他说:“没有。”我会这样问,是因为这个卦象显现不明白的卦,有不能说的现象,有重要探测,但探不到底的感觉,同时我看到画面,有人在盯他们家的货。这时我就直说,要他留意不要运不该运的货,例如  烟这类的货品,也就是不合法的货。

讲完才一个月,他父亲就带着一个女的到大陆去玩,才一进大陆,他父亲就被抓了,解先生很担心他父亲,因为他父亲有糖尿病,目前已判刑十年。

至于解先生问他跟贵的关系他卜到的是“坤离卦”,意思就是怎么做都不得要领,会被欺骗、被阻碍,有关司、火灾、盗灾,他听我这样解释,就告诉我,之前他家莫名的一场小火,差点没把家烧光了,这个卦同时也显现,要拨云见日,不是要花五个月,就是要花五年的工夫,因此我告诉他,这个婚姻他至少要等五年,但因为发生父亲的事,他也没太多心思放在自己婚姻上,只全心地将家中的生意做好,并且想办法救自己的父亲。

     在婚姻关系中,因为害怕失去,害怕被抛弃,就不断地讨好与配合对方的需要,以为如此做,对方就会在关系中尊重与看重自己的付出,但是没有想到,却换得对方情绪上与行为上张狂与骄纵,不仅索取无度,只要稍一不满其意,不顺从其需要,立刻上演出走、移情别恋的行为,害怕失去与抛弃的一方,就一次又一次地满足对方索取无度的虐人行为,最终双方都觉得不满足,产生心碎与对幸福的绝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