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天宫跪地祈福  耳听天乐响

   从南部回来后,我休息了一段时间,我休息了一段时间,在休息时。我第一次到行天宫,第一次看到庙中有这么多人,我一进去就有想哭的感觉,行天宫的那个炉让我感觉很温馨。庙里香火鼎盛,我点了香拜拜后,就躲在一个角落,跪下来,我一跪下来耳朵就听到天乐(后来我才从录音带中听到,原来这是吉祥写偈),被这个音乐声感动的一直掉泪,不要再有任何的灾难,并让我姐姐可以魂体聚集,我用我以后做的一切福报,让我姐姐可以离苦得乐。a

   这时有一个一只眼精已瞎的老太太,穿着藏青的衣服走过来,拿着一撮香过来,摸摸我的头,用台语跟我说:“不要伤心,这里求都求得到,神明是慈悲的,你不要哭,眼泪擦一擦。”

   我看到她感受到慈祥的温暖,他又跟我说:“桌上的糕拿去吃,若是有因缘就常常回来,只要有空,就常常来!”

   她说完转身就走了,我从她的背影发现她走路轻飘飘的,没有一般年纪很大的人走路的蹒跚沉重感,然后一转弯人就消失不见了,我本来想追过去跟她说谢谢,于是我就去文另外一个穿藏青衣的阿姨,等我形容完这个阿姨的外貌后,这个阿姨就告诉我,那个老太太已经有好多年没来了,但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看到这位老太太,就会想要她,这位阿姨还强调这位老太太年纪已经很大,非常的虔诚。

 

台风天应征工作   遇到此生伴侣

   民国七十九年三十日的那天晚上,我梦到我去应征的一个工作,在梦中听到一个声音跟我说,这个工作很重要,一定要记得去应征。总梦中醒来时不到两点,后来因口渴跑去喝水,喝完水有倒会床上睡,睡着后又开始做梦,又梦到我口渴起来喝水,看到我家的客厅墙角发亮,然后关老爷从发亮的白光墙角走出来,我还在梦中不断跟自己说:我在做梦,我在做梦……

   关老爷开口说:“是我在跟你讲话,明天台风要来,你还是要去应征工作,这个工作多你来说很重要,有关于你的后半生!”

   说完之后,关老爷又退回那发亮的光中,消失不见了;隔天,三十一日,气象报告说有台风要来,心理想昨晚在梦中,关老爷说得还真准,于是我就翻开几天前的报纸找工作,因为我学姐说,他先生在忙地产工作,赚了很多钱,虽然这几年已走下坡,但还算不错,所以看到诚征售楼小姐,就跑去应征了。跟我面试的人很讶异台风天我还来应征,我表示,卖房子没有经验,但我跟面试我的人说,我很会卖东西,面世的人听了我过往卖衣服与便当的经验,就要我隔天去上班,就这样简短的面试过程,我便在九月一日开始房屋中介的工作。

   第一天看到我的先生吴鸿儒,是在上班的第一天,我是先看到他的背影,显得十分担心且心情低落,他和我得主管是很好的朋友,当时我的主管就问我:晚上有没有空?原来是要去医院探望吴鸿儒的祖母,晚上去医院时,吴鸿儒正帮他的祖母挖大便,当时我觉得怎么有人孝顺,心里觉得跟感动。

   不过我那时看他奶奶的颜色是深咖啡色,感觉好像是一条快吃掉的地瓜,我从来没有看过人的色调是如此,感觉他奶奶的整个人很暗淡,接着看到一个画面:他奶奶从这个医院,换到另一个医院。与是我问吴鸿儒:“你奶奶在这边多久?”他回答我:“还在做检查。”

   我就说:“你有没有考虑换医院?在这个医院对你奶奶不太好,我得感觉比较敏感。”

   我的主管就接话说:“有人建议他们到长庚医院。”

   当时因我已会用手推算时辰,一算时辰也觉得换医院很不错。

   后来吴鸿儒听了我的建议,便将祖母转到林口长庚,而医疗的过程也十分顺利。

 

出外卖屋遇奇遇   祈求有缘来购屋

   在房屋中介工作时,有一个比我自身的女同事宣香,业绩很好,然而我跟她聊天时,总觉得她很不快乐有哀伤。有一次她低头工作处理文件时,我看到她的背影,就看到一个画面,小孩子在一旁很害怕。

   隔天上班时,我发现她才刚哭过,眼睛红红的,我就关心的问她:“你是不是被你先生打?”她就反问我:“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的感觉。”

   她又问:“你有第六感觉屋喔!”

   我说:“不是啦,你先生长打你吗?”

   她听完我这样说就哭了,我才跟她解释,其实我昨天就看到她先生打她的画面,她很惊讶地问我:“你要看就看得到吗?”

   我有些无奈的回答她:“好像我不想看,也会不小心就看到。”

   我就继续问她:“你婚姻过得很不快乐?”

   她说:“还好啦,我先生很难沟通,长不满意我的作法, 我不能顶嘴,我一顶嘴,她就会打我,有很多事情没办法说。你年轻,你不懂,也还没有结婚,不要影响到你的心情!”

   我说:“我能体会你很悲伤。”

   我讲完后,她边哭边说:“结婚很重要,看一个男生更重要!”

   我就问她:“他不孝顺吗?”

   她回问我:“应该不算孝顺,我公公婆婆在屏东,他很少回家看父母,也没有什么朋友,讲话很粗鲁、很凶,小孩很可怜。”

   我就问她:“你不会跟你先生打架吗?”

   她就说:“我先生很高,我哪打的过他!”我们就聊到这里。

   那天主管要我跟她一起出去实习,看她如何销售房屋,我们进去那间房子时,感觉不太好,我一进门看到一个老先生走出来,我还反射性闪开,边闪他的时候边说:“伯伯好!”

   问候完,我才发现他是灰灰的,走在我前面的宣香姐还问我:“你在说什么?”

   我只好含糊地说:“这个房子要卖多少钱?”

   宣香姐就跟我讲多少钱,当我们打开阳台的落地门进入客厅时,两人都吓了一跳,因为我们看到一张桌子上,放着水果,还有一张黑白相片,香炉还点了香,那张相片,就是我刚看到走出去的老伯伯。

   宣香姐打电话回去公司问主管,才知道这个房主过世没多久,老太太正在住院,女儿决定要搬家。

   宣香姐挂了电话,有些毛毛地问我:“会不会怕?”

   我说“不会啦!”

   她说:“我们把灯都打开,去替他们上个香,我全都发毛了!”

   我上香时,特别跟伯伯说:“我们来卖这个房子,你要保佑我们找到有缘人,我们现在给你上香。”

   这个房子即使白天进去,都觉得光线暗淡,可能是因房子窗户很少,又小,家具也很旧,我觉得那个相片挂在那里会影响看屋人的感受;到了中午,宣香姐去买便当,在其买便当前,宣香姐就跟我说,她满害怕的,因为她卖房子那么久还没有卖这种房子的经验,还好我陪她来。

   我在等宣香姐买便当回来时,就拿了张椅子坐在靠阳台的地方,坐着坐着很想打瞌睡,但没有睡着,这时有人开门,我就顺口问:“宣香姐,你买便当回来了!”

   说完我一抬头,当场傻在那。刚刚出门的老伯伯开门回来,他没看我一眼就走进房间,躺下来然后翻身侧睡,这时我的瞌睡虫全不见了,当时我想和他沟通看看,就看着墙上的相片,相片中老伯伯的眼睛就突然闭起来,我在心里想:不会吧!

   然后相片中的眼镜慢慢地睁开,我就对着相片中的伯伯问:“你有看到我吗?”在房间床上的伯伯就翻身面对我,从床上坐起来说:“对不起,对不起,没有看到你!”

   接着他从房间里走出来问我:“你怎么坐在这里呢?”

   我说:“我刚有跟你烧香,我有跟你介绍我自己,我是来卖房子!”

   老伯伯显得不解惊讶地反问:“你跟我烧香?”

   我指着相片问他:“那个是你吧!”

   他突然变得很小,从一百七十几公分,变成只到我腰的高度,我就说:“伯伯,你是灰灰的,你死掉了!”

   接着伯伯就不见了,床上没有他灰灰的身影。

   我就站到他的相片面前说:“伯伯,我是不会害怕啦,宣香姐人很好,等一下你不要吓她啦,我们只是卖房子赚一点薪水,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或是你在让我看一次,你在跟我讲!”

   那相片都没动,接着我又听到开门的声音,我就转过身来,有看到伯伯开门进来,走进房间里,一样的动作,翻身侧睡。

   那天宣香姐买便当回来,宣香姐告诉我,她卖房子卖那么久,从未遇到这样的情况,她当时是卖房子的高手,很难卖的房子,只要经由她处理,总是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卖掉。

 

遗照的脸笑了   乃房屋信心倍增

   接着又连续发报纸稿两天,但第二天也没有任何一通来询问,由于宣香姐很害怕,就坚持椅子搬到阳台,坐在进门的阳台上,中午也一起出去吃午饭,但到了下午,宣香姐打盹醒来。就悄声地跟我说她做了一个梦,梦中的的景象就跟我昨天看到老伯伯开门进来的景象是一模一样的,宣香姐觉得很害怕,就说明天不要再来了,我安慰宣香姐说:“不会啦,我们一定会把房子卖掉的!”

   她很怀疑地问我:“真的么?都没有电话!”

   我就说:“没关系,我进去跟伯伯沟通一下!”

   我就走进客厅对着的相片点香,当我点香时突然很晕,我就说:“伯伯你不要吓我,我是不害怕啦,我们宣香姐比较害怕!”这时宣香姐在阳台叫我出去,她说:“你在里面自言自语,我会更害怕!”

   我就跟宣香姐说:“不会啦!”

   我才说完这句话,等突然全暗了,宣香姐就害怕地说:“停电了!”

   我就跟伯伯说:“我该帮你的我会帮,我要带客户买这房子,因为我觉得你老婆生病住院很可怜,可能需要钱,我也没有见到你女儿,或许这个房子不该留,让有缘人来主比较好,我现在诚心诚意地跟你上香。”

   讲完之后,我就转头跟坐在阳台的宣香姐说:“我们来卜卦好不好?”

   她有些意外地问:“你会卜卦?”

   我说:“我会卜卦,你拿三个铜板。”

   于是我们就拿了三个铜板,念这房子的地址以及宣香姐的名字,问这个房子会不会卖掉?

   结果卜到“大有”卦,我一看就说:“会喔,这房子会卖掉!”

宣香姐就跟我说:“跟你出来卖房子好好喔,有伴,你又会安慰人!”

   我说:“真的啦,伯伯都在笑了!”

   宣香姐就看了客厅里的相片说:“真的耶,伯伯真的在笑!”

   宣香姐说完更害怕,就站起来快步的走到门外,站在门外说:“四点了,我们快回去吧!”

   我又再强调一遍:“真的,伯伯再笑了啦!”

   宣香姐说:“你不要吓我,快点出来啦!”

   我要宣香姐等一下,拿着两个铜板进到客厅,站在伯伯的相片前说:“伯伯,我们刚刚卜到大有卦,如果你同意我们两个把这房子卖掉,那我们明天还会登稿,伯伯,明天让客户来,让我们把房子卖掉吧!”

   我把两个铜板丢到地上,铜板在地上打了转了一下停住,出现一正一反,我再看相片,伯伯又出现笑脸。

   回去办公事,宣香姐就把相片会笑的事跟主管说,主管就问我:“明天一定要登稿吗?”

   我就斩钉截铁的回答:“要。”

   宣香姐下班后,到了晚上六点半,主管欲言又止,最后终于问我:“卖房子会不会有压力?”

   我看着主管欲言又止的表情回答:“不会啊!主管什么事啦?我不合格吗?”

   主管很快的说:“喔,你很合适啊!”

   这时主管才告诉我老伯伯如何过世的,原来老伯伯是在睡梦中过世的,我听完后就问主管:“你有没有问他女儿,她爸爸是不是侧躺过世的?”

   我的主管一听我这样问,就露出有些恐怖的眼神问我:“你怎么会问平躺还是侧躺?”主管这才告诉我,他女儿跟他说,她爸爸过世的时候,是侧躺着断气的。

   主管就跟我说,后来医生检验死因,老伯伯是心脏衰竭过世。

 

小姐看中意  怎么看都满意

   到了第三天,宣香姐在公司等电话,有人打来公司询问要看房子时再到房子的现场去,但到了下午,我就说我还是要去房子现场一趟,因为昨天我跟老伯伯说我们会去。

   那天下午好像要下雨,但雨又下不下来,天光特别灰暗,气温凉凉的,有风,下午快三点时,我到了房子那里,可是钥匙怎么开都开不开,我以为是拿错钥匙,就到楼下打电话回公司问宣香姐,但确实后,我并没有拿错,我就走回去,我先在楼下按了门铃,然后走到楼上,先敲一敲门说:“伯伯,我来了,现在我要开门了,我刚来开门开不开,我现在要进来了!”

   我一说完,钥匙一转门就开了,边走边进去说:“伯伯,你还会跟我捉迷藏喔,你家在四楼耶,我爬得很喘呢!”

   突然听到一个很大的声音说:“把灯打开!”

   我就回答:“喔!”

   于是就把灯打开,我才把灯打开就有人按门铃,我从楼上的对讲中,得知是一个女的要看房,我心里就很高兴,按了楼下大门的开关按钮,我转身对着伯伯的相片说:“是一个小姐,我还没看到她,如果你觉得这个小姐不错,你就卖她房子。”

   原来她在附近找房子,远远地看到阳台上挂的“售”字,当那位小姐走进来一边检查房子的每个角落时,我还跟她说:“这个房子的缺点只是光线不佳。”

   我还给她可以帮这个房子改善光线的装潢建议,她却表示这个房子很方正,而且很适合她们家的需要,同时她也不觉得这个房子光线太暗,我就把灯全关掉,她表示,她现在住的家比这个房子还暗,她只是希望房价再低一点,我就跟她说:“你看这个家的家具都很阳春,老太太在住院需要钱,女儿很孝顺,房价才会开的很低。”

   不过我还是和她到楼下打电话回公司问主管价格的事,主管同意可以降一些价钱,那位小姐就很高兴,但我不很放心,谨慎问她:“要不要再仔细的看一遍房子?”

   她说:“不用,我每个角落都看得很仔细。”

   我又问:“那你觉得那个墙上怎么样……”

   她不解的回答我:“墙壁漆一漆就好了。”

   我只好再问:“你觉得墙上的挂饰怎么样……”

   她就说:“我大概不会挂些什么东西,因为我婆婆跟我们住,我婆婆也有点年纪了,挂什么风景画,她都不会欣赏。”

   我就说:“客厅那个桌子会搬走。”

   这时她就以疑惑的口吻问我:“有桌子吗?”

   我说:“有一个桌子上面有放水果,你有看到吗?”

   她说:“没有桌子啊,我只看到两张椅子放在阳台,那桌子是古董的吗?”

   我说:“不是,是一个很破旧有两个抽屉的桌子。”

这时我才发现,她从进房子到出去,都没有看到客厅上挂的伯伯的相片。

       后来因为我们主管同意降价格,令那位小姐觉得很满意,因此她立刻领了现金十万元当作订金。

       而这时我卖掉的第一个房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