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关公拍桌指引处理落难神

由于我害喜蛮厉害的,人常不舒服,我先生带着我外出兜风,骑车骑着,就起到一条巷子,地上用白色的油漆写着此巷不通,但又看到有路是蜿蜒向上的,抬头往上看,就看到一个庙,于是我们还是骑车上去看小庙。

   隔了一个星期,于是我们又在去了一次,我先到后面绕了一圈,发现土地公、关公、观世音菩萨这些神像被丢到小庙后面,有的头断了、有的手断了、有的肩膀没有了、有的还被烧的黑黑的,还有的可以看出是是被摔坏的,我算了一下,总共有二十一尊被破碎的神像,我就想该怎么办?

   于是我问先生:“要不要把这些神像带下山?”

   我先生就跟我说:“带下山,我们也不懂,也不知该如何处理?”

   这时庙里也没有人,但我却听到有念佛的声音,同时还伴随着敲木鱼的声音,我仔细听了一会儿,才听出是在念大悲咒,那时我听到念佛声,有看着地上这些破碎的神像,心里就很难过,开始哭了起来,我先生看我那么伤心,那就安慰我:“没有关系啦,这些神像都坏掉了,就只能这样!”

   我边哭就边问我先生:“你有听到有人在念经吗?”

   他说:“没有啊!”

   我说:“这么明显,你怎么没听到!”

   从这个庙回去之后连续两天,我都梦到关老爷坐在一张古董大椅子上,满脸通红很生气,右手拉着他的胡子,左手不断的拍着桌子,我当时还在心里想:这时在梦中。

   从梦中醒来,是半夜两点多,上完厕所,我觉得有种很想哭的感觉,我先生问我为什么老想哭,我就跟他说,我也不清楚,只是觉得那神明很可怜。

   接着我又在梦中梦到同样的景象,不过这次我是站在关老爷的左手边,他仍然很生气地拍桌子,但边拍的时候,就边指着小庙旁的那块的,地上还发出亮光。

   我醒来后,就跟我四个朋友(都是卜卦认识的好朋友,其中一个是我的干弟),和我、我先生,又去那间小庙,去处理那些“落难神”。

   其中曾大哥看到地上这些落难神就说,一定是问明牌,不准就把这些神像毁了。而我们也不知道这庙是谁的,所以就在庙旁挖了个洞,把这些落难神全埋进去。

埋好后,我的心里变得很开朗,结果那佛声又出现了,现场总共有六个人,只有我的干弟阿树与我听到,其他四个人都骂我们,两个是神经病,阿树听到佛声,就把眼镜拿下来,擦眼泪,我就开心地问我干弟说:“你怎么了?”

   他说,他听到佛乐触景生情,他想到他的父母在他小的时候,被火车撞死的,尸首也是四分五裂,他就拿着布袋,将四分五裂的尸首找齐,捡进布袋里,他是一个完全没有信仰的人,而且个性很拽,我就安慰他:“我们今天做的这是好事,一定会有好报。”

 

同时出现两个我    看着客厅的神明

   下山的头天晚上,我梦到有人敲门,我去开门时,看到拿着拐杖,满头白发的土地公公来了,他站在门口跟我说:“我们来你家泡茶,我可以进来吗?!”

当时在梦中穿着大肚衣的我就说:“可以,可以!”

   我边说边把门打开,土地公就进来,接着就是土地婆跟在后面进来,我本准备把门关上,土地公却跟我说:“不要关,不要关,后面那个衣服比较重,走得更慢!”

   结果,我就看到穿着很多旗幡的关公踏着雄伟的舞步走进来,但当关公进来坐在客厅的榻榻米时,我就从梦中醒来,这是我想,客厅怎么这么吵,我从房间走出来,站在房门口时吓了一跳,因为我看到“我”站在的门口开门,同时我也看到坐在客厅上的土地公、土地婆、还有关老爷;土地公笑容满面地跟我挥手打招呼,我还愣了一下,觉得有些害怕。

   我为什么会看到另一个我站在大门口,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我?

   这时土地婆婆小满面,以慈祥的口吻说:“不要怕,不要怕,这是真的,你真的看到我们了,我们终于可以回天庭了,只是请个假来跟你聚一聚!”

   我又问:“那边有人吗?”

   这句话是“两个我”同时问的,我开始不觉得害拍了,反而觉得两个我同时问一句话,还满好玩的,这时我就问坐着的关老爷:“我家墙上的【论缘堂】是你写的吗?”关老爷看着我说:“没礼貌,要说(关老爷,这是你写的吗?)”

   我喔了一声,就照着他说的重复问一遍,坐着的关老爷就回答:“不是我写的!”

   接着我又问:“关老爷有很多个吗?”

   坐着的关老爷就告诉我,他是第一百七十五号,在我家墙上写字的是四十八号的关老爷。土地公接着就跟我解释,有很多土地庙,就有很多土地公,我听了,就问:“那你们都有编号喽?”土地公回答:“对啊,就像每个房子都有门牌号码一样,我们也是有号码,这个号码就代表将来我们回天庭的位阶”

   之后,我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我,正在看着我问问题,我又再问:“如果当时没有把号码写上去,那就不会有位阶,如果被砍,或被丢掉呢?”

   土地公说:“我,不要在说被砍,被丢。一般来说,都是年资到了,在请个新的代替!”

   意思就是会去雕一尊新的一模一样的,但号码依然一样的,不会有两个重复的号码。

   我又问:“还有谁要来,为何门不关起来?

   土地公说:“还有一个重要人要来。

   我有很好奇的问:“如果要【退神】,该如何处理?”

   土地公就交我如何退神:“用七张金纸,先将旧神放在旁边的桌上,将金纸点火写三个圈说:【退回天庭】,再用右脚跺一下,这个旧神自然会回去禀报,同时记得将旧神放在阳光中下连续晒三天。”

   我听了就问:“如果第一天出太阳,第二天打雷,该怎么办?”

   土地公就强调:“记得连续在阳光下晒三天!一定要【连续】晒三天,中间不可间断。”

   我就问:“我可以去上厕所吗?”

   说完,我就往厕所的地方走,我边走边回头看,站在门口的那个我,也跟在我的后面向厕所的方向走过来,我又再回头时那个我不见了。

 

香味指引方向  香铺因而开张

   上完厕所出来时,我就听到佛乐(后来我才知道是南无大慈大悲观音菩萨),接着我就看到观世音菩萨站在我家里,穿着白衣,全身发出很亮、白色的光芒,脸上表情很慈悲,当观世音菩萨进来时,原本作者的土地公、土地婆及关老爷都站起来,跟着观世音菩萨在我家客厅绕了一圈,就陆续从大门离开,最后离开的是土地公,他还回头跟我微笑挥手,他们都离开后,我发现我家的门是关上的,看着他们离开时,我虽没有哭泣的感觉,我的脸却是挂满泪水,心里觉得很幸运,我回到房间躺回床上时,就跟我老公说刚刚发生的事,我老公就说:“我们很幸运,睡觉。”

   早上起来,我的老公及他的两个弟弟,都问道很香的香味,当时门窗是关起来的,其中一个弟弟还问我:“大嫂,你在点香喔?”

   我说:“没有啊!”

   因为闻到这个香味,心里突然有个灵感,觉得这个香味是个指引,我就跟我老公说:“我们来开香铺店!”

   我老公说:“这不是我们会的阿!”

   我就说:“没关系啊!”

   过了不到两个月,我跟我先生开了意见论缘堂香铺。

   因为我梦到关公到家里,所以我就问我公公,是不是要在家里供奉一尊关公,我公公就表示,可以啊,我又问:“那关公要到哪里买?”我公公回答我:“没有人用买的,那是有要去庙里用请的!”

   我公公跟我说,要到南部有个叫南港的地方,那里有座水仙宫,是关圣君的庙,雕很多的关圣帝君,让人来请回去供奉,而且每一尊真的都有编号。

   我去水仙宫请关公时,庙里一排一排的铁架上放着一个有一个关公,我一进去,就在那么多一模一样的关公中,看到来我家的那尊,而且那尊关公也站起来,于是我就跟我公公指着站起来的那尊说:“到我家的就是那一尊!”之后就把这尊关公像请到论缘堂香铺供奉。

   开香铺时,我先生依然做房屋中介,而我则开始在香铺卜卦算命。

   香铺开幕的第一天晚上要打烊时,我又闻到一阵一阵的檀香味,晚上我梦到关老爷跟我说:“未来的事你不用担心,我都有安排,未来会有很多人请你帮忙,你这样做是对的,不用烦恼!”

   第二天醒来,我就跟我先生说,我梦到关老爷,我先生才跟我说,他一整夜都没睡,因为我讲了一正晚上的梦话,都很小声,他都听不懂我在讲什么,我听他这样说,心里想:只不过讲几句而已,怎么会一整晚都在说梦话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