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执困住自我  风水愈弄愈不如意

   果真如关老爷在梦中指引我的,从三重的论缘堂香铺开始,我的生活与生命的历程就进入另一个不同的阶段,有许多的人来找我卜卦帮忙,那种状况,就好像一个医学院的实习生已被审核可毕业,可以正式看诊了,而会来找我的人都是一个传一个,找我的人也愈变愈多。

   当时有一个叫林阿姨的背着一个小孩来找我,问我卜卦多少钱,我就说:“六百元。”

   她表示她身上没那么多钱,车前还是跟别人借的,我就跟她讲没关系,这时我看到一个画面,画面上都是骨头,同时阿姨开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她的问题与困扰,她说:“要来算算看,为什么是如此不好的命?”

   而她身边的画面就好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地过去,第一幕都是骨头;第二幕,我就看到她把房子卖掉;第三幕是她跟先生吵架,我就问她:“你跟你先生不好?”

   她就很惊讶地说:“对啊,对啊,我们吵了一辈子!”

   我说:“你们都吵什么?”

   她就问我:“老师你看呢?

   我说:“可能是你不相信你老公。”

   我就说,我们来卜卦好了,卜出来的卦是坎坎卦,我就跟她解释,她都是自己困住自己,说的这里。我让她站起来,看了她肚子一下,然后问她:“你妇科是不是开过刀?”

   她回答我:“对啊,我子宫、卵巢拿掉了!”

   我就跟她解释,因为她子宫、卵巢都拿掉了,所以很没安全感,就怀疑先生有外遇,因此到处去算命,她也因为到处去算命,而花了很多钱,她以前有五栋透天厝 先是因为算命的说风水不好,就把祖先的坟挖开,把骨头挖起来晒太阳,然后再把祖先的遗骨搬到嘉义;一年后嘉义的风水又不好,又找了一个风水师,这个风水师说祖先不应该放在南方,要放在北方,于是有再度把坟挖开,花了一百多万,只好卖了第二栋房子来付这个钱。

   自从葬到北方后,她就开始全身是病,女儿也离婚,又觉得风水不好,听到这里我就跟她说:“你祖先的骨头,在也没有葬起来,全都暴露在外面。”

   她就点头一直说是,她口中说出的事情,跟我看到的画面一样,她说到后来她都不相信风水,同时也跟先生家闹得很不愉快,因为她都偷偷地把公婆的坟挖起来,栋葬西葬,其中一次卖房子的两百多万,就是为了要做好风水;后来卖第三栋房子、第四栋房子,则是为了做“生机” 所谓的“生机”就是做死人的风水没有所要的功效,就来做活人的,也就是在坟墓里的棺木,放他自己的衣服,以及剪下来的头发与指甲,之后经过这几番折腾,家里几乎全变卖光了。

   我就跟她说:“你太迷信了!”

   我跟她讲这句话时,她还愣愣地看着我,我就对她说:“真的,你都在做不对的事情,你所有的问题,都是你在困住自己,都是你的疑心病,其实也没有风水不好,真的好好想一想,是你固执的个性害了你,再加上你都不相信你先生,一直找他吵架。

   她就问我她现在该怎么办?她女儿离婚,就把孙子丢给她带,自己在工厂上班,而她跟女儿要钱,女儿都爱给不给的,我看了她的八字之后,就劝她,“其实你的手很巧,你可以做吃的,腌很多东西来卖,你慢慢做,以后不要在弄什么风水,生机也没有用,因为一切都是你个性的问题。”

   后来这位林阿姨,真的背着孙子到大市场捡花菜的头,做成菜心,一包五十元的卖,后来越卖越多,生机非常地好,后来还把菜洗好,弄得非常干净,包成一包一包的,配好料到学校去卖,很受老师的欢迎,一年内就攒了很多钱,也租了一个比较像样的房子。隔年他来找我,问我她的祖先的坟该怎么办?

   我就打个卦,建议把祖先的坟火化后,找个合适的灵骨塔安置,因此她就很努力的做小生意,终于,两年后买了两个灵骨塔,将公婆的骨灰安置妥当。

 

庙口大钟放光芒  菩萨梦中来医病

   后来林阿姨介绍一个叫张美珠的客人来找我,那时她的脸色不是很好,我发现她的肚子不太好,等卜完卦后,我就跟她说:“你肚子有长东西,可能要到大医院去检查。”

   当时是民国八十三年六月底,我跟荣总院长的秘书很熟,我就帮她安排去荣总,结果一检查,她子宫瘤长得比她的子宫还要大,因此医生要她隔周的星期一住院动手术。张珠美有家族子宫瘤的病史,而她先生的哥哥的老婆,也是最近才过世的;还没有满两个月,大伯的儿子又出车祸过世了,她因而对自己要开刀得事也很担忧。

   那个星期六关老爷要回嘉义县南港的水仙公朝圣,年年关老爷的生日前后,我们都会回去,秤之为“进香”,我就租了一部游览车,当时林阿姨就跟张珠美说:“跟我们去进香,搞不好菩萨保佑,回来就有奇迹出现!”

   我也安慰她,不要想太多,跟我们一起去进香朝圣。

等到了水仙宫后,我就发现庙门口的那个大钟发出金黄色光芒,脑中突然有个想法,我就跟张珠美说:“你去站在那个钟下面许愿,跟这个庙所有的众神禀告你的病并请众神给你力量!”

   我就跟她一起站在大钟的下方,看着她边讲边哭,之后就发现张珠美的头在发光。

   同时我也在庙门口,看到一尊一尊的关公回来,跟在一尊一尊的神明后面,是一些长相很奇怪像是动物,但说是老鼠、猪、狗,又不太像,有的像人但有尾巴,有的又像只大壁虎;有的则像电视上的外星人,这些长相奇怪的想要进庙门都进不去,就在庙门外又吼又叫又哭,当时我心里就在想,这就是可怜的畜牲吗?或是不成形的动物?(后来我在梦中有看到过两次,是关老爷在便打恶魔时,那恶魔就是那个样子。)

   从南岗水仙宫回来,是星期日的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醒的时候,是半夜两点多钟。

   我梦到观世音菩萨,我拉着张珠美一起跪在地上,跟观世音菩萨说:“这是我的朋友,她生病了,她肚子里有东西!”

   观世音菩萨就把手伸进张珠美的肚子里,把肚子里的一团肉拿出来,并没有任何的血迹,“这没有什么!”

   观世音菩萨就顺手就把这团肉丢了,我在梦中吓醒,吓醒时看时间是两点半,心里就想为何做这个梦,或许观世音菩萨对张珠美是有帮助的。

   隔天睡到十点半,被张珠美的电话吵醒,她用医院的公用电话打给我,跟我说,她昨天半夜两点半,肚子痛到几乎觉得自己快死了,我就在电话中问她:“你有没有做梦?”

   她说:“有啊,我梦到观世音菩萨,我在梦中跪着看着观世音菩萨一直哭。”我就跟她讲,我跟她做的梦,是同样的梦,并描述梦境的过程。

   后来,在开刀前,又要去照一次超音波,照了半天,医生问她是不是叫张珠美,之后医生又叫护士把她推出病房,因为她肚子里的瘤不见了。

   荣总的院长秘书“她是天主教徒”之后打电话问我:“你到底做了什么法?之前做的片子瘤子是在的,开刀前再照一次,瘤却不见了。”

   院长的秘书半开玩笑地问我:“你是不是拿去炖猪肚了?”

   医院的医生还问张珠美是否有肚子里掉出什么东西,张珠美就跟医生说去拜拜以及做梦的经过,院长的秘书接着跟我说:“妇产科医生还想要找你来挂号!”

 

为钱为情无名火  火来神仙救不了

   当时张珠美的小儿子,正值青少年期,令她伤透脑筋,我就帮她的儿子看了八字,然后跟她说,这个孩子当初应该送给人养,可能反而较好,但是现在只能让他认个干妈,张珠美就表示,因为我救了她的命,就拜托我做他儿子的干妈,虽然当时我觉得怪怪的,但还是经不起张珠美的一再请求,就答应了她。

   那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梦到早上天亮了,她带着她儿子来,但她儿子脸受伤,包扎着纱布来我家。

   隔天早上,张珠美十点多带着她的儿子来,我看到他儿子的样子就跟我梦的一模一样,他父亲还很幽默的说:“要来拜干妈,所以要改头换面一番!”

   事实上是他昨天晚上骑摩托车,最后怎么翻车的自己都不清楚,他说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在路上拉了一条线围住他。

   当时我信了在想,或许要成就一件好事,大魔就会来阻挡,然后我看到这个孩子的同时,我也看到了他旁边的一个画面,画面上是她的大哥和一个女的在一场大火中,结果他的大哥在大火中死亡,但是那个女的并没有丧生,只是画面上的那个女的,并不是我之前见过的那个女朋友。

   我看到这个画面没多久,我干儿子的大哥,就和他女朋友的朋友发生关系怀孕了,这个女孩长得很漂亮,有山地人的血统,她很爱我干儿子的大哥,我跟他们说,要他们慎重考虑,因为我看不到他们的福气缘,我也跟张珠美说:“你大儿子能负起责任吗?他们没有夫妻缘,很勉强!”

   结婚两个月后,他们就搬出去住,生了一个儿子没有多久,又怀了第二个孩子,这个女孩打电话告诉我,她先生背着一个神像,上面写着“要建庙捐款”的字,到处去捐钱行骗,我一听觉得真的是很离谱,因为拿十万募的钱,若不用在正途,是要承担很大因果的。

   张珠美的媳妇生完第二个孩子后就中风,于是她就得照顾两个孙子,媳妇的娘家则将女儿带回去照顾,后来那场大火来了,期货的原因,也是因为情。张珠美的大儿子又爱上另外一个女的,那个女的不愿意长久交往,因此张珠美的大儿子就将两人淋汽油,要同归于尽,结果一点火就把自己烧死了,送到医院两天后就过世了。

 

签筒一甩两分钟  狠心招来灾祸

      我在开香铺时,还有在使用签卦,有一次房屋中介的老同事宣香姐来找我(这时她已到保险公司来上班)跟我说他先生在南部好像另有一个女人,回来之后,都会跟她争吵,我听完之后就说那就用签筒占卜,但我跟她说,要她有心理准备,因为确定就确定,没有第二个答案。

   于是她就写她先生的名字给我,我就念了她先生的名字与宣香姐的名字,然后签筒一甩,就跳出数字八的签,我就跟她说,你们感情不会长久,将会结束。

她就以微弱与不知所措的语调问:“那该怎么办?”

   我就安慰她,要他坚强,并且我建议她再卜个卦,问离婚之后,要不要把一儿一女带在身边?她表示,她不想算,她觉得小孩当然要带在身边。而我会给她这样建议,是因为我以当时的直觉,觉得她的儿子恨心很重,若是宣香姐把他带在身边,会为宣香姐带来很多麻烦,但她的儿子怕爸爸,爸爸可以教养他,于是我就再建议宣香姐,那就卜个有关小孩未来前途的卦,她就表示先卜儿子,结果儿子卜出来是个牢狱官非卦,会因为偷盗抢而坐牢,而这将会在未来的十二年内发生。事实上,这个卦一卜出来,我也看到画面,是这个儿子在牢狱中的画面,而且这个儿子很早婚,在当兵前就结婚,而且是因为奉子成婚。(民国九十二年底,他儿子因为抢劫,而上了社会版的新闻,目前被判刑九年。)

 

做尽一切独憔悴   珠宝生意独生趣

   宣香姐也介绍她在保险公司的同事来找我卜卦,其中一个沈大姐来问自己的婚姻,当时她已三十八岁,我听了就要她不要问婚姻,她是个很海派的人,就反问我:“什么态度,叫我不要问题,你的意思是我的婚姻没着落?”我回答:“我所看到的是你不会结婚的,大姐!”

   她就爽快地叹了一口气,说:“唉,我也知道我这个样子像男人婆一样,大概也知道嫁不出去,随便问一问啦,那这样好了,问问我的家人!”

   她对她的家人都很好,对爸爸妈妈都孝顺,不过当时有一个大她两岁的男的生肖属蛇,一直对她不错,只是个性闷闷的,我还是帮她打了个卦,然后我就跟她说:“你要不要考虑这个男的?”

   她一听就说:“哎呀,我们两个人就是相看不悦。”

   我就问她:“怎么相看不悦?”

   她说:“就是不喜悦,可以跟她吃饭半小时,但他一句话都没说,也不吭气,问他好不好吃,他也笑一笑,问他要不沙茶酱,他也跟你笑一笑!那我问她:“什么时候会讲话?”她说:“买单啊!”

   我问:“你付还是他付?”

   她就理直气壮地回答我:“当然是他付,他话很少,我很爱讲话的,一天到晚呱呱呱,如果我嫁给这样的男生,我会死掉!”

   我就说:“没关系,他要讲的你都讲完了,他该讲的你也都讲了,两个这样是绝配!”这沈小姐从未谈过恋爱,我就劝她:“我觉得你错过这个因缘,有一天你会后悔。”

   结果,经过八年,她再来找我时,她非常后悔,她觉得假日都陪爸妈打牌,帮弟弟成家买房子,姐姐事业有成也移民去了,家人离她越来越远,一个人孤零零的,假日姐弟都不会主动找她相聚,但要她帮忙带小孩时,就把孩子丢给她,她好像是大家的家管,她需要他们时,她的家人却都各自有事,不能陪她,她觉得人生很灰暗、沮丧,人情也不过如此,她付出的好像也活该,她应该,我就安慰她不要这样想。

   但她觉得做人很无奈,总觉得对人家这一切是自己应该的,可怎么到了现在却突然抱怨起来?我就跟她说:“以前有个老先生跟我说,很多事情我应该要去做,很多事情我应该要去承担,也有很多像你这样的人,这是因为一个人耿直与孝顺的个性,自然而然都会去承担,自然而然就会去做,只是现在这些人突然上轨道,不需要你帮忙,你才会不习惯,所以你应该开始习惯自己一个人的生活。”

   她就问我,是不是该从保险公司退下来,做做自己的事业?我就表示可以,但它又有些犹疑,因为她觉得自己长得这么胖,声音又粗粗沙哑的。像男人婆很海派,我看她很爱戴戒指珠宝,我就建议她:“你很适合当珠宝店的老板娘。”

   她一听有点难以相信地问:“珠宝店?”

   她有一双很美的手,我就跟她说:“她的商店就在她手上,她戴得好看,别人看了喜欢,她就可以从手上拔下来卖给对方,我就帮她打个卦看看卖珠宝适不适合?结果就卜到一个丰卦,我一看就告诉她太棒了,也因为这个卦,给了她很大的信心,刚好她有一个朋友在大安路上开珠宝店,于是她就晚上在那兼差,之后就真的也在珠宝这行业赚到钱,一个人过得很自在快乐。

   后来她才告诉我,当时如果我没给她做珠宝店生意的建议,她真的有想要了断自己的念头,而如果真的去了断自己,则是因为产生恨,而不是觉得活够了,她跟我说:“还好你给我勇气活下去,当时我真的觉得自己一身肥肉,没什么好处,也没什么钱,钱帮弟弟买房子,帮大姐移民去了,帮助小朋友读书,帮朋友还债,人家跟我开口我从来没有讲一个不字,到后来我却什么都没有!”

   从她的身上,让我体验到,当一个人在失意沮丧时,给她一盏灯,她就能活得很快乐,而且在短短的四年,她又再度存到钱,买了房子。

 

缘分已到尽头 签筒决定说再见

   持续了好多年,我都是以签筒和金钱卦帮别人卜卦,一直后来我结婚怀孕,我才停下来没有用签筒。

   我停下来不用签筒,是因为生完老大后,每隔两天,那个签筒都会不见,而且我怎么都找不到,不见的都是没有数字的签,不是我写的一到五十七号,刚开始少的时候,隔两天我都会找筷子补进去,但我发现签筒的声音就变了,我就想可能签筒要休息了。

   晚上我去逛夜市的时,看到竹子做的筒字,就在心里想,是不是要换个去签筒,于是就买回去,将所有的签换到新买回来的签筒,我摇了摇签筒,结果所有签筒里的签全部飞出来,我自言自语跟新买回来的签筒说:“你叫笔筒,不叫签筒。

   过了十二天后,就少掉五支签,我就想这些签要回去了,到少到第六支的那天晚上,我正在睡时,梦中又听到签筒的摇晃,嘎啦、嘎啦的声音,把我吵醒,我以为是那位老太太出现了,但是当我走出房门时,我才发现,声音是从我卜卦办公室的签筒发出来的,我发现没有号码的五支签全部跳出来在书桌上,我就把它们绑好,跟这五支签说,如果要回去就一起回去,回到房间时,我又想再回办公室,确定自己有没有把握把那些签放好,转身要开房间门时,房门却打不开,我就想,可能是不要我看。

   第二天,我去卜卦的办公室时发现我的签筒缩小大约三分之一,于是我就自己打了一个卦,问:“是不是我应该发展我的金钱卦,不要发展签卦,可能时间到了,或许有一天若机缘,会再度地让我使用?”

   结果,我卜到一个大有卦,就是告诉我没错,而且金钱卦会让我有钱,于是我就把签筒收起来,用金钱卦时,我会看问卜者丢铜板的姿势,这是梦中的老先生教我的。

 

中风奶奶长兽角   附身怪兽折磨人

   在开香铺时,有一个未婚四十多岁的吴小姐曾经来找我算过,因为很简单,就介绍她一个朋友富小姐来算,她来的时候,跟我说她外婆中风二十年,住在安养院,最近两年,常被安养院通知,她外婆要断气了。全家人赶过去,外婆又没有事,于是这两年之间,就来来回回跑了十几趟,所有想请我去安养院看看她外婆的状况。

当时我就挺着大肚子去安养院,看到病床上的外婆,脸颊凹陷的很厉害,额头两边长出像是野兽的两个角,富小姐还跟我说,外婆中风之后牙齿全掉了,但是五年前,牙齿又长出来,长出八颗牙,而且都长出嘴唇外,像吸血鬼的样子,变得很像山猪。

   富小姐就跟我说,她们都很害怕去看外婆,因为外婆都会发出莫名奇妙的音调与声音。例如:讲话时,音调一会儿粗,一会儿细,会有三种音调。

   富小姐的妈妈表示,这三种声音都不是她外婆的声音,外婆只有在半夜发出的声音才是外婆自己的声音,并且跟富小姐的妈妈“也就是自己的女儿”说:“我很痛苦,你把我的氧气拔掉,它们在我身体上折磨我好久,在我身体上不断地摧残我!”

   但一到了白天,又会轮流发出那三种怪声音说:“你看我干什么,给我喝水!医生判断外婆是得了幻想症或是分裂症,富小姐还跟我说这几年,整个家族的男性,陆续发生意外儿过世,富小姐很害怕地说:“好像外婆再吃这个家族的子孙!”

   我去看了富小姐外婆后,就跟他说:“你们要赶快要把这件事情结束,否则会有更多不幸的事情发生!”

   接着,她外婆就看了我的大肚子,露出很好吃饥渴的眼神,我当时也不会害怕,只是在心里默念“南无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萨”,并在心里想:如果你是恶灵,你就应该离开这个老奶奶的身体,这个身体不属于你!

   然后我看到一个画面,就是三天后她们家在办丧事,于是我跟傅小姐说:“应该在三天后,你外婆就会离开!”富小姐听了,一副很难相信地问我:“真的吗!”

结果三天后的凌晨,富小姐的外婆就过世了,断气前的五分钟,还跟看护说:“这个恶魔终于要离开了,我也要走了,要我的家人不要太悲伤,这么多年辛苦他们了!”

   顾小姐时候跟我说,这十几年都没有看过外婆的脸相,是这么好看与安详,连额头上鼓出来的两个角,也消下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