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横躺肚中   强壮心跳好开心

   对我来说,生孩子是女人天生会的事,因此对于产检这样的事,没有认真地处理,然而在生两个孩子的过程里,我才发现我身体的一些特殊状况,差点让我在生产时把命给丢了。

   我怀第一个孩子时,没有去产检,因为我觉得生孩子是女人会的事,肚长大了,该生时再去医院生就好了,所以到了五个多月时,才发现小孩在肚子里是横躺的,而且脚都是侧在一边踢,踢得我很不舒服,觉得这个小孩把我的子宫拉得很长,到了第六个月,常因为肚子痛从床上爬起来,有种肚子好像要撑破的感觉,我就觉得不对劲,于是就去三重一家很有名的妇产科医生检查。

   那个谢医生一摸我的肚子,就哇了一声,问我到是在哪做得产检,我就告诉医生,在他这里做的,医生听了就说:“你只有在这里验孕啊!”

   我说:“对啊!”

   医生听完后很吃惊地跟王解释:“你这样很危险,因为你的孩子在子宫是横躺,会将你的子宫撑破!”

   接着就帮我做超音频波,我看到我孩子的样子,听到小孩强壮的心跳声,我就高兴地一直笑,医生对我的反映不解,就跟我说:“还笑,不过,这孩子很健壮。”

   问医生:“是女孩对不对?”

   医生就反问我:“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自己会看啊!”

   医生就说:“你自己会看?”

   我只好指着超音波的萤幕说:“我是看萤幕的!”

   然后医生就要我一直喝水,想要籍由憋尿的方式,设法要将胎位转正,试了两天,医生看没有办法转,就告诉我这个孩子很硬,要我下个礼拜再来试试看,可是在傍晚验血后,他就建议我最好到大医院去生产,医生跟我解释我的血压太低,而且这里的血不够,担心我失血的时候要用血,所以介绍我到妇幼生产,一去妇幼产检,帮我卡门的医生也和三重的医生是同样的反映:“哇,你去哪里产检?”

   等到妇幼检查完后,我一回到家,知道一定是剖腹产。

 

观世音送子来   夜市摆摊结善缘

   我怀老二前,先连续做了两天的梦,梦中观世音来敲我的门,抱了一个儿子,问我:“这个小孩你要不要?”

   我看了一眼观世音手上抱的孩子,我就说:“不可爱,我不要!”

观世音有从袋子里抱了另一个小孩问我:“这个呢?”

   我一看说:“好可爱,有酒窝耶!”

   观世音就跟我说:“可是这一个会很辛苦,生产时会有一点危险!”

   然后就把那个有酒窝的婴孩放到我的肚子里面,我就醒了。

   我怀老二的时,就乖乖地去给三重的谢医生产检,第三个月产检时,他就说:“你的体质可能就是如此,你的孩子都是横躺着的!”

   还问我老大的个性有没有很拗,确实如此,我老大像螃蟹一样横着走路,很拗,到了第五个月,他又建议我去妇幼看,他跟我解释,因为我的血红素和血小板都不够,这一胎怀疑我的血小板也有问题,血小板有问题会造成流血不止,当医生这样告诉我时,我就想到梦中菩萨告诉我这一胎比较困难的话。

   我怀老二到第五个月时,我又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去敲菩萨的门,菩萨在修法,侍者就跟我说,要我等两个小时,我就跟菩萨的侍者说:“不行,现在是四点,在等两个小时,我就来不及摆夜市了!”

   侍者就跟我说:“好,你去摆夜市,很多事你不用问,船到桥头自然直。”

   梦到这里,我就醒来,醒来之后就在想,我怎么会去摆夜市?第二天还是梦一样的梦,第三天,在梦中我又去敲菩萨的门,侍者就跟我说,不要问,就这样去做就对了。

   于是我就跟我先生说。我做了这个梦,梦中指示我要去摆夜市。

   那天白天卜卦非常好,但到了晚上,却没有生意,又因为我做了这个梦,因此开始找摆摊的商品,一位认识的吴师兄介绍我认识燄慧师,我就跟我先生去找燄慧师,去到那里燄慧师就要我们自己看,师父那里的东西只能用堆积如山形容,找半天,看半天,也看不到我要到东西,当我们要离开时,师父又看着我说:“下次再来!”

   这个时候我看到这个师父很不快乐,身上发出暗篮色的光,很暗很暗的篮,篮到几近于黑色的光,之后,我再去燄慧师那里补货时,看到师父又在刮痧,师父身旁围着许多灰灰的东西,师父就看着我边跟我用沙哑的声音说:“我病了两三天,完全没有声音!”

   原来师父帮忙助念,当助念完她看着亡者的脸的一刹那,吓了一大跳,师父就觉得背脊冷冷的,感觉有一些东西进来,回来的时候,脚很沉重,背也很沉重,觉得自己背了很多东西来,都没有办法睡,隔天师父就发烧了,我去的时候已是第三天,我看到门口有六、七个,屋子里有五、六个,每个灰灰的姿势都是垂头丧气,有的嘴巴是开开的,这些灰灰的看起来像是病人的感觉,师父都叫我仙姑,看到我就问我:“我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压到了?”

我就跟师父说:“你这个刮痧没有用!”

   我就把我看到的情景跟师父形容,正在刮痧的人听了我的形容,吓得刮痧板都掉在地上,刮痧的师姐就跟妄我说,她觉得师父的身影很湿,好像是一条鱼,都刮不到的感觉,才刚一帮师父刮,刮痧的师姐就不舒服。

   当时,我看到地上有一包东西,我就问师父,:“这是什么?”

   师父就回答我:“我也不知道,是西藏来的,不知道是什么粉?可以除妖魔鬼怪!”

   我就在师父桌上的香炉上将这些粉点上,这个香粉的味道非常的特别,说是香的味道,也不全然是,说是草的香味,也并非如此,我就要师父用这个燃烧的香粉,熏一熏自己的身体,并要师父跟那些灰灰的说:“我是出家人,请他们到有佛堂的地方……”

   我讲到这里,就问师父有没有佛堂,师父就告诉我五楼有,但师父就露出惊恐的表情跟我说:那些灰灰的不可以到她五楼的佛堂,她很害怕,她已经三天没有睡了,我就跟师父说,她是师父,怎么这么没有胆?

   师父就跟我说,她念佛念得还不够,要我跟那些灰灰的说去别的佛堂,我就跟那些灰灰的说,去佛光山好了,师父还反问我,佛光山那么远,那些灰灰的到得了吗?我就跟师父解释,那些灰灰的两秒钟就可以到了。

   于是就请师父在一旁持大悲咒,我则帮师父说:“一切有缘无缘的往生者,这个地方不是你们可以留的地方,希望你们到松山火车站旁佛光山讲堂去,我家有关老爷,也可以到忠孝东路善导寺!”

   当我讲完之后,全部灰灰的都消失不见了,我就跟师父说,全走了,接着师父也觉得她自己的声音没那么沙哑,喉咙没那么紧,没有堵塞得感觉,接着她拿了一包东西给我,并解释是喇嘛给她的,说是可以除妖魔鬼怪。(十年后,我去达赖喇嘛流亡政府所在地,那里有一条街叫达赖喇嘛街,我看到当时我在燄慧师那里看到的香粉,是一种很特别的东西,整条街只有这个老婆婆在卖,那家老婆婆的店同时买卖一些饼干豆类面条之类的货品,我远远地就看到她坐在店门口,而且看到店中有一个角落,一个老旧的麻袋发出金黄色的光,远远地看本以为是卖黄水晶,但明明是杂货店,不可能有黄水晶,我就打开这个麻袋,发现很香,就是当时在燄慧师那里的香粉,那个老婆婆还用很破的英文说:“Good,good,very very Good.”,我就买了一小袋约十碗一百块卢比,我买完后逛到别的地方,我跟我先生又想多买一些,觉得这种香粉可以救人,于是又在转回来找老婆婆的店,却奇怪的是,怎么找都找不到这家店。)

   后来吴师兄,又介绍我去另一家佛教文物批发的商店,我才在那里看到我想卖的小沙弥,刚开始在我的香铺店卖,卖得还不错,我先生就跟我说在三重跟二种之间有一个大的夜市,于是就买了摆夜市相关的生财用品,并花了一万元买了一台身经百战的中古箱型车,性能很好,外壳很破,停在路边,别的车也不会来撞,因为撞倒我们那辆破车,自己的车可能要大整修,摊位钱是五十元,第一天扣除本钱,只穿赚了四百五十元,我先生说真的很辛苦,做了半个月后,梦到我先生在不同的夜市摆摊子,生意非常好。

 

四头龙龟听佛乐   生子灾难待化解

   我醒来后就跟我先生到台北夜市去找摊子,挺着大肚子去问那里有空的摊子,一边找的时候,我还在心里默念:观世音菩萨既然您在指示,您就让我找到摊子,当我才念完,我就问到卖书的旁边的摊子是空的,老板娘就跟我说,这个空摊子是因为今天生病才没有出来做生意,问了我卖的东西,跟她没有冲突之后,就以六百元租给我,那天我总共卖了九千多元。

   在台北这个夜市是从星期五卖到星期天,生意非常好,星期天收摊后,往回家的路上已凌晨一点多了,我坐在车上想观世音给我指示,要到夜市摆摊一定有其用意,但是什么用意呢?

回到家入睡之后,又梦到观世音抱孩子给我,我还是在梦中选有酒窝的孩子,观世音就在梦中跟我说,这个小孩有些麻烦。

   隔天我醒来,我就想可能观世音要去广结善缘,卖佛法的录音带可以让人有机会接触佛法、佛珠、小沙弥让人看了,心情会很好,因此我就跟我先生说:“我生这个孩子会有很大灾难。”

   我先生听了就安慰问:“不要这样乱想。”

   但我还是想可能生这个孩子时我会遭遇到一些障碍。

   在台北夜市半个月后,在一个卖妈妈装的店门口,才又了愿意固定租给我的摊子,到那个时候我们才终于有固定摊位。

   第一天当八点多时,我一把摊子摆好之后,出现一个四个头四个脖子的动物,看起来不像是狗,又不像是鸭子,眼睛圆圆的,有像狗的耳朵,头壳是硬的光秃秃的,头的大小就像葡萄有这样大小,头的高度是高低不一,身影像乌龟,有一个圆圆的硬壳,四条腿,走得很慢,每天八点到八点十分就会从我的摊位前走过去,下雨天它就不会出来,它走过我的摊子都会发出脚摩擦地的声音,我第一次看到也不觉得害怕,颜色是灰灰黑黑的,但出了我没人看到。

   第二天我就问我先生有没有看到前面有四个头的动物,我先生听我这样讲,要我小声一点,免得被人家听到,会以为我是神经病,但当我第二天再看到这四个动物时,我开始觉得有点恐怖,怎么会有四个头的动物?到了第三天,又觉得它很可爱,走路像鸭子,还会发出如鸭子的声音,还在心里想,是乌龟和鸭子交配成的吗?当我这样想得时候,四个头同时转过来看着我,其中一个高度最好的头,还看着一个挑水的小沙弥,我就对它说,很可爱喔,我先生就看了我一眼,因为摊子前面没有任何人。后来我发现它根本不是在看小沙弥,而是在听我放的佛乐,那天我放的是“清静法身佛”,它出现的这三天生意都很好,但三天后就不在出现,我就在想是不是放的录音带佛乐超度它,所以它就不出现了,我自己还帮它去了一名字叫“龙龟”,后来我买到一个香炉,跟我看到的这个龙龟还满像的。我在夜市摆摊四个月,一直摆到我生产的前一个月。

 

墙上出现心经   庇佑生子难关

   原本我想第二胎就在三重的谢医生这里生,因为谢医生的医术好,人也敦厚,如果验血都没有问题,他就可以帮我接生,但是一验血,他还是跟我说,我的血小板指数非常低,并详细地询问我,我都没有感觉不舒服吃不下吗?

   我就跟谢医生讲,不会,但谢医生坚持我到妇幼去,并要我跟妇幼的医生说,我的血小板指数不到六万多,他特别强调我一定要立刻去妇幼医院检查,他跟我解释,因为我的血小板指数有持续下降的现象,担心我可能有血液方面的病变。

   于是我就去妇幼检查,到了八月份我的血小板指数仍持续下降,到快要生的时候,医生就要我提前住进医院,十月十一日准备剖腹。原本我已被推进手术房了,但一验血血小板指数已降到五万多,妇幼妇产科的主任又要护士推我回房间,因为双十节刚过,血库的血不够,他担心万一需要血,血库的血是不够用的,医生就建议我到台大生,我就转院到了台大,住了五天医院,都没有人理我,只是有人来帮我抽血。

   到了第五天,护理长就建议我出院,但要我隔天早上来挂一个李医生的门诊,李医生都是帮疑难杂症生产,并要我包个红包,于是我就出院回家,那天下午我睡觉时,梦到我的肚子破掉了,血流不止,我就捧着我的肚子,在梦中一直喊:“阿爸,阿爸,怎么办?快叫医生!”

后来就在梦中吓醒,我起来跟关老爷上香,当时家里并未供奉关公,关公是在香铺,因此我对着关老爷写的论缘堂的那面墙,手拿着两个茭,问关老爷:“我这个梦有什么意义?我这一胎该注意什么,有什么危险?”

   掷茭,一掷下去,两个茭就站立的,是面对面的站着,都没有动,动也不会倒,我看了就愣在那,我心想不知是什么意思?

   想着想着,突然间那片墙变得透明,我都能看到前外的人在上上下下楼梯,而我离那面墙很远,好像腾空离开这个房子的感觉,同时我看到透明的墙上写着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罗密多时……”

   是金色的字,在心经的字里行间,写着“我佛慈悲”,我又愣了一下,接着就回到房子的真实现场。我在心里想,我佛慈悲,表示我会过关,当我这样一想完,两个站着的茭就倒下来,我就把茭拿起来,接着回到香铺,去找结缘而来的心经,再把着小小的佛经带在身上,同时念了几次。

 

心跳一度停止   感觉卷入旋涡里

   隔天我去台大挂号,等了很久才看李医生,他开单让我住进医院,隔天又照超音波与产检,生产的前一天我做梦,梦到我的小孩生出来了,然后我看到墙上的时间是十点五十九分。

要生前医生问我,有没有打算什么时候把小孩抱出来,于是我想到我的梦,我就跟医生说,十点多不要超过十一点,于是医生就决定九点半到十点间讲我推进产房。

   生孩子那天早上我很紧张,我的眼皮一直跳,推进手术房时,因为里面冷气很强,我冷的一直发抖,李医生来的时候,表情有些凝重,他安慰我不要担心,并要我等麻醉科与血液科的医生来,我就问医生,生小孩要这么多医生在场?

   原来我的血小板指数持续下降,已经不到五万了,当准备要生时,我的躺床两边个各站了三个医生,每个人的姿势都是一样的,一手放在下巴,一手抱在自己的腰上,六个医生一副开始研究的样子,他们都在讲英文,讨论研究了半天。

   李医生就说,快十点半了,我一听十点半了,头就有点晕,我发现他们这些医生还想不出一个适当的对策帮我生产,这是我就听到麻醉科的医生讲,如果全身麻醉,小孩抱出来可能没有气,我听到这句话,我就忍不住开始哭,李医生用英文讲完一句话后,似乎其他医生也认可,我感觉这些医生准备要动手,这是我抖得更厉害,护士看到我发抖,就来安慰我,安慰我不要紧张,表示有这么多医生在场,一定会将我的小孩好好地生出来的,我就跟李医生说:“我公公在外面,这一胎是长孙,是儿子,只要把我的儿子好好生下来就好了。不要就我,只要我的儿子活着就好了。”

   其中有一个医生在一旁说:“我们要让他们两个都活着比较好,我们会尽力的。”

李医生就走到我的旁边,握着我的肩膀说:“我们一定会尽力,但是如果有万一的话,请你也不要怪我。”

   我就说:“我了解,我了解。”

   李医生又说:“有时候是会有万一,但绝对我们不愿意发生的。”

   护士在一旁跟我说:“你要坚强,你一定要看到你的小孩,你一定要把眼睛睁开好好地看你的小孩。”

   但我还是一直哭,接着我就被麻醉,渐渐地呈现半昏迷的状态,我还能从我躺的手术床顶上的镜子,看到了我的肚子被划了一刀,血都喷出来,一直流,我的耳朵一直听着医生们说话的声音,接着我就整个人昏迷了,当我再度听到声音,就是护士小姐一直叫我的名字,要我看着她,并跟我说:“你的儿子生出来了,很可爱,你的儿子是活的,还有酒窝。”

    同时我感觉到我被护士一直打嘴巴,并一直捏我的脸,边打边捏边说:“醒起来,快点啊,你醒起来,不能死啊!”

   护士一直边说,边打边拉,我的耳朵听到护士已说到哭起来了,当时我听得到,我却看到眼前是一片蓝色的天空,并感受我掉到一个旋涡中,不断地被旋涡搅进去,同时我一直叫着:“阿爸,阿爸!”

   心里还同时想,我不能被旋涡搅进去,这样我就不能看到我阿爸了。

   这时观世音菩萨出现,拉着我的双手把握从漩涡里拉起来,并像抱小孩一样将我抱在它的怀里,往天山一直飞,一直飞就看到我阿爸,我还跟我阿爸说:“我快拉到你的手了!”

   接着我就拉到我阿爸的手,这是我整个人醒过来,醒过来时,我双手是拉着护士的手,护士一看我醒过来就一直说:“醒了,醒了,醒了,你刚死掉了!”

原来我刚才我的心跳一度停了,并且不断地大量出血,但此刻已稳定了,我的肚皮尚未缝合,只是用六根大的订书针先暂时固定起来。

   在恢复室恢复时,李医生建议我要先进加护病房,并且跟我说:“你不能再生了,你再生就没命了!”

 

欢喜哭认错哭    爱深终究要别离

   当我睡着有再度醒来时,宣香姐刚好在我身旁,发现我的肚子有大量出血,它跌跌撞撞地去叫医生跟护士来,接着我有被推进手术房紧急输血,输了七包但血又流光了,又输了五包也流光了,除了我自己的血在流失,输进去的血也都输不进去。

   我睡着的时候,我梦到我参加闭关,进入一个房间,在这个闭关的房间里,不论发生任何恐怖的事,或是看到任何恐怖的景象,都不能讲话,不能有表情,不能哭,不能有嗔恨心,也不能惊叫,这是一个考验,三天考验过后,就能看到真正的光。

   当门一打开我就在黑漆漆的房间中,看到我阿爸,我看到我阿爸被两个人强行带走,我也不能讲话,也不能惊叫,也不能哭,我就在黑漆漆的房间坐下来,感觉我好像坐在石头上。触感还痛痛的,我还跟自己说,不能嫌痛,接着我就听到观世音说:“赶快念佛,赶快念佛,你要不断地观想,观想你的家人,你的小孩,观想你过去认识的人,观想你累生累世所做的坏事,观想你怨恨的人,观想你可能在过去世杀害过你的父母,观想你死去的亲人……”

   我在梦中听到这里,就忍住眼泪,跟自己说,我一定要放下。我对我过世的姐姐说,我一直很恨你,但我又不能恨你,还跟我自己说,这可能就是我姐姐跟我父母累世的业,我姐姐就是来报恩的,恩报完就要走,所以我不能恨我姐姐。

   在这个梦中,我一直想到我姐姐,我爸爸,妈妈,同时在梦中我也想到菩萨已告诉我生小孩会很辛苦,这也是我要去接受的,我一定要忍耐。在梦中还看到长角的奶奶,在远远的光亮处,跟一个师父一起走,我就在心中想,她已经学佛了,有师父带领了,同时我就在心里想,我一定要让我阿爸学佛,将来佛祖会来带领我阿爸,想到这里,看到观世音在黑漆漆的房间里点起一根蜡烛,光线很漂亮,就跟我说:“你通过考验了,你现在想做什么事情都可以!”

我就说:“我想看我阿爸,我可以哭吗?”

   观世音菩萨就说:“可以,当你苦的时候,你要记得,哭有两种情形,一种是很欢喜的哭,一种是认错地哭,那你要记得错一次后,不要在犯同样的错。”

我就说:“可是我很爱哭,我想到我爸爸就会哭!”

   观世音菩萨就说:“那是亲情没办法,你非常地爱你爸爸,你跟你父亲的缘非常好,但是你要知道,你父亲年纪已大,有一天,他就会生病,到时候就离你远去,那时,你就要放下,你要记得!”

   我就跟菩萨说:“不行,我没有孝顺我爸爸!”

   菩萨又说:“你已经够孝顺了!”

   拿道烛光慢慢地愈来愈亮,我就看到菩萨的脸,很漂亮,菩萨手中抱着三个孩子,右手两个,左手一个男孩,菩萨就把左手的男孩,给了我隔壁床的女的,我在梦中看了我邻床的女的,他是很严重的小儿麻痹,我从手术房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推回三人病房时,我被放到中间这一床,在我隔邻的真是一个要坐轮椅的女的,先生也是拄着一个拐杖,我就跟她打招呼稍微聊了一下,她就告诉我她先生是独子,她想要生儿子,但超音波却照不出来是男或是女,我就跟她说:“不要担心,你会生儿子的!”

   我出院前,她果真生了儿子并且高兴地哭了。

 

百年关公骑马探望   梦中得知父亲病了

   李医生来查房的时候,跟我说:“你不要在生了,不要给我找麻烦,你的血液状况还要在追踪,都不能凝固,我们差点被你吓死,还好是你的观世音菩萨救了你,真的是奇迹出现,我做医生的都只能说是奇迹,可是不要冒险,没有每一次都是奇迹!”

   我在医院住了五天终于脱离了陷境,我肚子的伤口经过半年都没有痊愈,常会从伤口渗血出来,而且会肚子很痛很痛,晚上都没办法好好睡。

   这期间,我回南部婆婆家坐月子,每天都梦到我婆婆家供奉的一百多年骑马的关公来探望我,关公还会骑着马从楼上下来看我,我还跟先生说:“关公可以用走的,难道一定要骑着马匹马才叫关公吗?”

   关公只是每天骑马下楼跟我笑一下,并未跟我说任何话,我还想,关公的那匹马那么高大,我婆婆家的楼梯与走廊很窄,每天晚都会仔细地观察,关公骑的那匹马经过我房间之后,到了前面要怎么将马回旋转头,再骑回楼上,我观察了几天,都想不透关公是如何将马回旋转头,因为走廊真的很窄。

   回到南部做月子的那十天,有一天晚上关公把我叫醒说:“快点起来,你家出事了!”

我还看了一下,发现这次不是骑马的关公,是我在台北香铺的关公,到了四点半,我又梦到观世音菩萨跟我说:“你爸爸生病了,他中风了。

   我听了就开始哭,但我一直等到早上八点,才打电话回家,而且眼皮跳得很离谱,一直到八点半,才被住在我家的管叔接起电话,他刚从外面回来,我要他去找我爸爸,去看我爸爸怎么样了?”

   管叔发现我爸爸在床上昏迷一直流口水,送医院检查是小中风,我爸爸血管太硬,连针都很难扎进去,说我爸都没有油,我爸的饮食一直都是煮一锅大白菜豆腐,然后就配白米饭或是馒头,每天就这样吃,一桶油可以用一整年。

   我爸中风的过程,还遇到因为看护照顾的疏失,而造成手筋断掉,然而中风之后,也是我大哥一直在身边细心地照顾长达五年“直到民国八十七年大年初二我爸爸往生”,才能让我不那么担忧,继续经营香铺的生意以及带小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