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齿不信变家人   干妈一认哭闹止

     在卜卦的过程中,我一直都是抱着我能帮忙,就尽我所能的帮到底,所有来卜卦的人也因为知道我的这份心意,和我成了好朋友,这其中还有最后我变成他们孩子的干妈。

     我的办公室还在临沂街时,在一次秋凉的午后,于惠珠因为朋友介绍,想来找我卜卦,但因为朋友只告诉她地址没有告诉她电话,所有她就直接来到我的办公室,坐下来后,我看到大门外有一个胖胖的男的走来走去,我就问她:“外面是不是你先生?”她说:“是。”

     我说:“你先生这么铁齿。”

     她表示,她先生愿意开车载她来,但是压根不愿意进来,而且她先生一到门口,看到关公对着门口,就觉得是什么宫或是道馆之类,觉得很奇怪,我听了就说:“不会啦,你先生过十分钟后就会进来。”结果我跟于惠珠讲不到十分钟,他先生就自己走进来坐在她旁边。

     她告诉我,她的第二个孩子从八、九个月开始,一到黄昏就开始哭,而且哭一整晚,一整夜,哭得声嘶力竭,哭到吐,哭到腹泻,哭到脸都发青了,还是扯着喉咙不断哭,一直哭了五、六个月不停,到现在已经换了五个保姆,当于惠珠这样说时,我看到一个小婴儿的画面,以及一个长得很像布袋戏偶的太子,我就问她:“你的儿子鼻上有一个黑黑的胎记吗?”

她先生庄留宝也在一旁很惊讶地看着我,一副觉得我怎么知道的表情。同时我跟他们夫妇说,他们的儿子可能是三太子投胎的,很顽皮,而且很好动,会很麻烦。

他们来找我时,这个孩子是于惠珠的母亲在帮她照料,晚上一直抱着到天亮,全家人整晚轮流抱,但依然哭,搞到全家人都快疯了,他们夫妇一听这孩子哭,全身都发麻。到最后每天都不想下班,一看到天要黑了,心里恐惧不得了,因为要回家面对一个哭得很恐怖的小娃儿。

当时我也不知道哪来的直觉,我就建议他们要帮这个孩子认个干妈,于惠珠就说:“有啊!”

原来她大姐带着这个孩子去认观世音做干妈,我就说不行,一定要找个会讲话的人做干妈,而且生肖要是属龙、属牛、属鸡,也就是要长角的,这时庄留宝就问我:“鸡哪有角?”我就解释鸡有大鸡冠,也是角。只有长角的人,才能让这孩子服气。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怀这孩子时,他们夫妇刚好被人倒会负债许多,觉得再生一个孩子根本养不起,原本想去把孩子拿掉,到了妇产科医生一听他们只有一个孩子,便不帮他们做小产手术,要他们回家在想一想。

当天,我就跟他们夫妇说,找到适当的干妈,再回来找我。

然而找了快半年,都没有找到,因此于惠珠又抱着小孩来找我,她问我:“邢老师,我可不可问你,你是属什么生肖的?”

我就答:“我可不可以不讲?”

她就说不行,然而我有不能讲谎话,因此我就告诉她我属龙,她一听就说:“原来干妈就在眼前。”

当天一认完我这个干妈后,这一天晚上,这个小孩就不哭了。

这个小孩一直到小学五年级,到了晚上都会莫名其妙的怕,他妈妈就说:“打电话给干妈。”

我一接到电话就安慰他:“不要怕,已经跟关老爷上过香,关老爷到你家去了。”他一听我这样说,恐惧的情绪就渐渐消失了,才好好地入睡。

 

习性穿越六百年  美食热情成障碍

就因为卜卦我又多了一个干儿子,接着于惠珠姐姐哥哥都找我卜卦,也从卜卦变成朋友,彼此在人生的旅程上相互支持与鼓励,于是又从朋友变成像家人的情感。

这样从卜卦到认识一家人,除了于惠珠之外,还有张玉龄全家人,我会认识张玉龄是因为她在中华工程公司工作,我受她公司的下游包商苏老板之邀,去工地看风水,她因为对我好奇,于是就来找我卜卦。

她原来也不知道要问什么,只是对我充满好奇心,刚开始我觉得这个人很践,并且与人之间,筑上一道很高的城墙,她只要感受一点别人对她的敌意或是嗅到一丝伤害的味道,她就会立刻反击,因此我也不太跟她开玩笑,经过一年多,渐渐熟了后,我发现她是一个热心肠而且是个很直的人,即使对她不好的同侪,她也看对方不爽,然而对方只要有事需要帮忙,她依然会不计前嫌地助对方一臂之力,不了解的人,还以为这个人跟她是拜把的交情。

然而在和她交往的过程中,我也看到我和这个人在六百年前,是并肩作战的同袍,她对于食物的热情跟六百年前是一摸一样。六百年前,她会去山野打猎,把打猎回来的动物当作加菜的食物,有一次半夜她还猎杀一条大约粗十公分的蛇,把同袍全部叫醒,要我们帮忙处理以及烹煮,当时我还跟她说:“不能等明天吗?”她回我一句:“那就不新鲜了。”

张玉玲也表示,她什么奇特的食材做的美食都享用过,而张妈妈因为很疼孩子,加上张玉龄很爱吃生猛海鲜,所以到了假日都会买活的鱼虾螃蟹等回家来现杀煮给她以及其他的小孩享用。

由于我坚信佛法中不可造杀业的戒律,虽然这些动物,有其各自的因缘才成动物,但是我心里一直觉得张玉玲自己对美食的热情,不要牵连张妈妈因为爱子女,也跟着造杀业,而且张妈妈的脚一直都不好,我看到张妈妈因脚的不适,而造成走路缓慢与辛苦,我心里就更难过。

但我一直鼓不起勇气跟她说,一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看到各种被杀的鱼虾等海鲜,看了心里好难过,在梦中我还在想今天是超度法会吗?同时我也听到我的背后有个声音:“你转过来看我,不要看那一边!”

这个声音听起来是关老爷的声音,但是我一转身却看到观世音菩萨的脸,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又转身看着那些被杀的海鲜,这时还看到张玉玲在那些被杀的海鲜之间叫我,我就从梦中醒过来。

我醒来之后,就决定把我梦到的以及我的想法,打电话跟张玉龄说,张玉龄听完之后就欣然接受我的意见,并很委婉地跟张妈妈说,已经吃的很好了,不用还要吃活的,吃的如此的豪华,若是要买海鲜就买已经断气,不要在买活的回来现杀。

张妈妈听了也接受女儿的想法,也就不再买活的海鲜回来。

之后,张玉龄为了母亲脚的病痛,除了自己为母亲放生之外,若是遇到放生时,她只要有空,都会帮忙当司机将要放生的动物,载到适合它们的自然生态环境去放生,说也奇怪,张妈妈多年脚的病痛,也渐渐地好了。

 

询问前世恩怨   豁然开朗放下恨

因为张玉龄,我认识了她的大哥、二哥、大姐、二姐、三姐、爸爸、妈妈他们全家,每个人都来找我问事业、财运、小孩的教育以及情感。我也和她们全家人有着如家人般的感情。

张妈妈与张二姐跟我情感亲近后,她们请我帮她们看前世今生。

张妈妈想了解前世今生,是因为张爸爸从大陆回来后,张妈妈跟着张爸爸一起白手奋斗,而拥有了小规模的事业与家产,但是张妈妈为家,为孩子,为张爸爸这么辛苦,却好像得不到老伴的信任,两人老是为钱如何处理,闹得一肚子气,所有张妈妈说要搞清楚到底和张爸爸是什么因缘,两人的关系。

张二姐想要看前世今生的原因,是因为觉得张爸爸对她不公平,五个孩子除了她,张爸爸给其他四个孩子,一人一栋房子,唯独张二姐没有,而且她和张爸爸最常起口角冲突,父女俩常吵到要断绝父女关系,因此张二姐也想了解自己与张爸爸的前世因缘。

看前世因缘的那天,张大姐与张二姐陪着张妈妈一起来,我就把我的六个罗盘放在桌上,张妈妈还说,如果看完了或许可以做个决定,也许离婚了,省得这么老了彼此还不断地争吵。

我一看罗盘,我就跟张妈妈说:“您本姓不姓白!”

张妈妈很惊讶地点头称是,并告诉我,她是满族人,祖先来到汉人之地就取汉人的姓,满族人又喜欢以颜色当自己的姓氏,所以才会姓白,之后我又看了罗盘,问张妈妈说:“您原本是住在冈山,您的父亲是发疯而过世的。”

张妈妈更惊讶,她父亲是在海军教书,刚到台湾时确实是住在冈山的海军眷村,张妈妈的父亲确实是因为精神上的状况而生病过世,原本还对我有一些怀疑的张妈妈,就对我说的有关她和张爸爸的前世今生的事,能接受与相信了。

张妈妈四世前,是海中的大海龟,被捕之后,有一个男的(这个男的后来做了张妈妈前四世的父亲)将海龟救下并放回大海中,于是这只大海龟为了报恩,就转世成为这个男的女儿,因为很孝顺,所以父亲做的任何安排,身为女儿的张妈妈都接受,也因此在父亲的安排下,前二世的张妈妈以十三岁的年纪为了冲喜,嫁给一个五岁的男孩(也就是这一世的张爸爸)她就像带小弟弟一样,哄他,宠他,照顾他,然而这个小男孩到了十三岁依然过世了。

另一是,张妈妈又再度听父亲的安排,和这个小男孩再度地订亲,两人的年龄依然是相差八岁,但是这个小男孩却在十七岁时,又为了救要溺死的双胞胎哥哥,而跟哥哥一起死在水中。

当我讲到这里,我是看着张二姐跟她说:“在前世,你就是你这一世爸爸的哥哥,”当时是弟弟的张爸爸,事实上很怕水,但是看着哥哥在水中喊救命,也就奋不顾身地跳小水去救哥哥,但是哥哥却在水中骑在的弟弟的背上,两人才会一起淹死。

张妈妈听到这里,就说自己怎么这么惨,跟张爸爸结了三世的因缘,前两世都是这么的悲惨,这时张二姐却跟张妈妈说:“你应该高兴才对阿!”

接着张二姐就跟我们说,她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终于明白和父亲之间为何老是相看两不悦,她当场告诉我:“从此我要对我弟弟好一些,不要在跟他计较了!”

因为张二姐了解到前一世,她对手足的不满,从小到大沉重的心结,也就渐渐解开与放下了。

这时我跟张妈妈说,因为前两世张妈妈都大张爸爸八岁,张妈妈对张爸爸的态度,就像对小弟弟一样,总是哄骗地对待他,因此这一世张爸爸对张妈妈讲的话,有时候都有种不信任的不安全感,那种前世被骗的感觉,依然留在潜意识的深度,然而张爸爸和张妈妈的情感是很深厚的。

看前世的姻缘告一段落时,我就想到张妈妈一进来说,看完前世因缘之后想要离婚的想法,我就问张妈妈:“张妈妈那我们要不要帮您把离婚的事情办一办?”张妈妈立刻说:“年纪都这么大了,还离婚,会让人家笑话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verna 的頭像
tingverna

孤独的人

tingve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